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黏人的石头
    拎着粥回到酒店的严博,刚走到房门口,就瞧见严五打开了房门,他身后是三个被捆了个严严实实的服务生。

    冲严五打了个手势,脚步不停,直接走到了隔壁房间掏出房卡打开了门。

    开门的瞬间,热气腾腾扑面而来。

    见严博关上门,姗姗来迟的警察同志正好到达了酒店。

    把粥放到桌面上的严博,热的直接光膀子,一把将蚕宝宝抱起,“吃饭!”

    艰难挪动着的季白,刚坐下就蹙起了眉,在被子里摸摸索索的好一会儿,居然摸到了一颗圆不溜丢的石头。

    “你出门的时候带石头了吗?!”

    正在盛粥的严博摇了摇头,“没有。”

    “那这个怎么会在这里?!”

    扭头一看,赫然是那块应该存放在床头柜里的石头,如今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季白身上。第二次了,在没有任何人触碰的情况下自己长腿跑到了季白身上。

    掀掉被子的季白摩挲着手里的石头,饱含疑问的眼神望着同样错愕的严博,蹙着眉,“我感觉小了点,错觉吗?!”

    盛放石头的盒子不在,他俩也无从辨别到底石头是否在变小,但是从手感上来说确实是小了点,但从外观上没什么变化。

    对于这颗比麦麦还要黏人的石头,严博拧着眉从季白手里接过,快走了两步打开了窗户扔了出去。

    看着严博的行为有些呆愣的说道,“那是我爸的遗物。”

    撇开这点不谈,那块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唯一的特点就是又白又滑。

    “我知道。”把盛好的粥放到季白手里,“吃饭。”

    抬头看了看严博的表情,再低头闻了闻鱼粥的香气,饥饿感从四肢百骸传来,让季白果断抛弃一切的杂念,捧起那晚鲜美的鱼粥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

    相比起严博跟季白的温馨,远在荔城的季东要慌乱狼狈的多,在荔城的分公司毫无征兆的被工伤局和财政局的人联合扫荡了一次,拿走了不少来不及存放好的资料。还没来得及去解决公司的事,工地上又出了事,刚盖好的顶梁断了砸伤了人,连消防大队都出动了。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的事情闹到现在才知道,”季东歇斯底里的指责,如今工地砸伤人的视频在网上已经传开了,而到现在公关部还没有做出相应的舆论疏导,“我每个月花那么多的钱请你们是来干活的不是是供祖宗的!”

    从他接手季氏集团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搞成这样。

    严博,肯定是严博,要不然他跟季白前脚离开荔城,紧接着他的公司就出事了,要是里面没有严博的手笔,他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气得跳脚又如何,坑就在哪里,跳都跳进去了,该怎么跳出来才是当下该烦恼的事情。季白已经到了樊城,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因为这些事情绊住脚,那是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

    “老板,央废了。”

    雪上加霜。

    “废物,一群废物,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做事!”季东迁怒,失声大吼。

    围着的高层如潮水般快速散去,只有常年陪伴在身侧的秘书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停留在原地。当季东的目光落在那个年轻人的脸上时,肆虐的暴怒收敛了些许,他想扯出笑容,可是刚一咧,整张脸都变得扭曲。

    最后放弃微笑的季东,看着他说,“子杰,今天这事必须处理好,要不然对我们公司将会是致命的打击。”选择荔城作为商业板块的扩张点,除了季白在这里外,他也十分看好荔城的经济发展,要不然也不会贸贸然就选择在这里下脚。

    哪怕被摆了一道,季东还是不想放弃荔城这块香饽饽,能在严家的嘴里抢下这么大的一块肥肉,他不舍得丢弃。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公司就靠你了。”哪怕是怒火中烧,季东还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脾气。

    只是在季子杰看来,那张扭曲的脸不管在哪里角度看都无比的恶心,“我知道了,董事长。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工作了。”

    挥手让他下去,宽敞的会议室里就只剩下季东还有助理两人。

    “怎么回事?!”好好的,央怎么就废了?!

    接到季东命令去接央的助理摇了摇头,激动离开不到两个小时,一对对真枪实弹的武警部队神速的端了那座底下俱乐部,连带着连重伤的央都给带走了,整个场子被端得干干净净。还没等他弄出点头绪,就接到下属的报告,说公司跟工地出事了。

    到底不是自己的势力范围,行动处处受制,不管是央还是公司的事情,一样的毫无头绪,连个嫌疑人的影子都没发现。

    脸色阴沉的季东,心底多少有了答案,一同跟央见面的除了他还有司空弘,按照他那副睚眦必报央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白瞎了他的五千万买了那么一块破石头。至于公司跟工地,应该是严博的手笔,只有他才有那么大的能力,让多个部门同时行动。

    能让他们那么急切的给他布置障碍,为的就是不让他去樊城。

    “马上安排车,去樊城。”

    虽然讶异于季东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但一向听从命令惯了的助理没有任何的质疑,像提线木偶一般下去安排。

    得知季东离开的季子杰坐在富丽堂皇的总经理办公室内,上扬的嘴角慢慢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十分渗人。

    尚且在酒店里面亲亲我我的夫夫两人,在视频里面哄睡了吵闹不已的麦麦,刚挂断电话,严博一把将媳妇儿抱起放在洗手台上,目光黏在他身上如影随形,一秒都不舍得离开。

    给媳妇儿放好水试好水温,转身正好对上季白的目光,“怎么了?!”

    季白垂下眼,灯光照在他精致的脸上,整个人都显得不真实。

    被媳妇儿勾得有些心痒,让他这个自称定力一流的男人也忍不住鼻子发痒。伸出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搓了一把,看着浴缸里面半满的热水,“我想起我还有点文件没处理完,你自己洗。”

    说出口的话,那音调下调了不止五个调。

    看着严博逃似的冲出浴室,季白的脸色有些泛红,唇角上扬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带着甜蜜的气息还有一丝丝浅浅的戏谑。

    滑下洗手台,走了两步在严博还没反应过来时,把浴室的门反锁起来,才有条不紊的开始洗澡。

    当身体滑进浴缸时,纤瘦的大腿磕到了一个圆状物体,不疼但是触感有些熟悉。从水里拿出那块熟悉的石头时,季白惊愕的嘴唇微张,眼神里充斥着惊愕还有不知所措。

    奶白色的石头在视力所见的范围内开始减少,奶白色的液体沿着他的手掌滴进水里,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奶白色的小漩涡,随着石头的溶解漩涡旋转的速度就越快,没转一圈奶白色的液体就会消失一分,最后如数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严严博!”

    石头溶解只短短的十秒时间,而溶解之后形成的液体进入到他体内的时间只短不长,等他惊慌失措的起身开门去喊人时,浴缸里除了清澈见底的洗澡水,什么都瞧不见了。

    听到媳妇儿惊慌失措的叫喊,严博飞奔而来,“怎么了?!”

    “石头不见了。”

    连忙扯下架子上的浴袍给季白披上,以免他冻着,才有空闲的精力去思考他话里的意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