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端倪
    “什么石头不见了?!”

    “你扔掉的那块石头它不见了。”季白披着浴缸,目光落在那浴缸里,试图找出那块石头的残骸。

    严博蹙眉,有些不明所以,“扔掉了就是不见了啊。”

    “我的意思是,被你扔掉的那块石头忽然出现在浴缸里,紧接着它变成了奶白色的液体,滴落在水里形成一个漩涡,最终都进了我的身体里。”季白掀开浴袍,上上下下仔细摸索了一遍,也没有发现那消失的石头到底去了哪里。

    要不是因为季白的动作太过于正直,脸色过于严肃,严博忍不住怀疑季白是不是在引诱他,可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季白腰后的那个纹身时,下意识的拽住了季白的胳膊。

    “怎么了?!”

    猝不及防被抓了个正着的季白,整个人被压在了洗手台上,露出光洁的后背还有在白皙皮肤上异常耀眼的纹身。

    早已变成浅粉色的纹身,在奶白色不明物品的萦绕下开始变得通红,每一次完整的划过图文,纹身的颜色都会深上一分,直到红的都快滴出血来颜色又开始慢慢转淡,如此往复。

    “有什么觉得哪里不舒服?!”

    被压在冰凉洗手台上的季白,拧着眉,“我肚子疼。”

    “你别怕,我现在就送你去看医生。”说着,将季白横腰抱起,几乎是夺门而出,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让他别怕、没事的,一副被吓到的模样。

    “你别怕,没事的”

    “别怕。”

    眼看着自己衣衫不整的被严博抱出门,季白连忙出声制止,“冷静点!我只是肚子磕在洗手台上有点疼,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了。”

    停下来时,严博已经站在房门口了,只要扭开门把,他们就会以这样羞耻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冷静,冷静,冷静。”

    严博不动,低下头认真的打量着季白的脸色,询问道,“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很确定以及肯定的告诉你,没有。”纯粹就是因为正好磕到洗手台导致的肚子疼,也不能说是嗑,只是因为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肚子上,所以才觉得疼。

    迟疑的将人放在床上,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圈,“除了肚子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不舒服?比如说腰。”

    裹紧了浴袍的季白,冲着严博呲牙,“如果你昨晚不折腾的话,我哪儿哪儿都舒服。”把浴袍的带子扎紧,像防什么似的打了个死结。“那块石头溶解了之后到底去哪儿了?!”

    “跟你的纹身融为一体了。”

    状似不在意的说着,严博转身到浴室拿了一条干燥的毛巾出来,粗鲁的擦着季白的头发。他手重,好几次都搓到了季白的耳朵,莹白的耳朵被搓的生疼。

    捂着后腰的季白蹙起了眉,做了个假设,“你说,石头跟纹身是不是本来就是一体的?”要不是一体的,为什么那块石头他走哪儿跟哪儿,哪怕是被严博扔了还会忽然出现在他身边,虽然出现的方式太过于匪夷所思。

    干燥的毛巾拭去了头发上的水珠,柔顺的头发被他擦的跟稻草似的,从抽屉里面翻出吹风机插上电源,把盖在季白头上的半湿的毛巾给扔到地上,胡乱的给他撩着头发,出风口的位置离头皮还有一段距离,动作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只是,严博吹头发的架势娴熟,至于其他的手法什么的,季白不予置评,尤其是看到随着吹风机吹掉的头发之后。

    头发吹干之后,季白柔顺的头发变成了一个堪称鸡窝头的发型。

    季白抬手梳理了一下头发,干燥清爽,很是满意。

    见媳妇儿没有一丝的不满和勉强,严家二少爷也自我感慨着自己的手艺。

    “累了就先睡,我去洗个澡。”随手把吹风机丢弃,把人摁倒在被窝里,盖好被子,瞟了一眼空调遥控器上的温度显示,才起身去浴室洗漱。

    看着严博随手丢弃的吹风机跟毛巾,还有一地的衣服,微微叹了口气,掀开被子下床把吹风机收好,脏衣服、毛巾都丢进洗衣篓里,才躺了回去。

    在被窝里面的季白,闭上眼脑子就会自动浮现出那块石头的模样,石头的存在和出现一次次的刷新了他的世界观,也在不断刷新他的底线,哪怕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可是一想到那块奇异的石头右手无意识的去捂后腰上的纹身。

    因为麦麦存在而突然出现的纹身,在季白的触碰下,开始散发出独特的光芒,可惜拥有纹身的本人却一无所觉。

    等严博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季白把自己裹成了蚕宝宝缩在被子里睡着了,眉间的疲惫怎么都掩盖不了面容上的那一抹甜蜜。

    把自己收拾好的严博,听完了严五的汇报之后,简单交代了几句,悄悄翻身上床,搂着媳妇儿睡觉。

    接到老板命令的严五,立刻安排人去执行老板的吩咐,他敢保证要是明天所有的安排不到位,他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两人相拥而眠,睡得正香时,季白的手机不识趣的响了起来。

    率先醒来的严博,看到手机屏幕上李秀的名字,蹙着眉接通了电话。

    “季哥,你起来了吗?半小时之后我们要出发去录制,衣服我都带来了,正在酒店门口。”

    严博瞅了一眼在这里怀里的蚕宝宝,“一个小时之后出发。”

    “知知道了。”

    挂掉电话之后,季白也睁开了眼睛,秀气的打了个呵欠,“是李秀打过来的。”

    “嗯,说是要录制。”

    掀开暖和的被子,季白打了个寒颤,麻溜儿的从床上爬起来。

    “多睡会儿。”

    “不了,反正都醒了,而且也不能让她难做。”

    “所以?”严博紧跟其后,听到他的话挑了挑眉。

    “所以我要准备去工作了,给我家严二少赚点零花钱。”

    严博冷哼,什么话都没说,但是看他的态度,并没有同意季白现在出发。

    洗漱完的季白在饭厅坐下,看着严博给他盛早饭,早餐是他洗漱时服务员送过来的,都是季白常吃的清粥小菜。

    “吃完了去睡会儿,到点我叫你。”

    季白喝了一口白粥,“都起来了还睡回去,一会儿眼睛会肿起来的。”肿了的话上妆不仅不好看,还会影响他在粉丝面前的光辉形象。

    “超强度的工作量,未来的季影帝,你的身体真的能负荷那么大的工作量?!”严博冷冷的督了他一眼,他有不傻会不清楚他的职业所代表的工作强度跟工作量?撇开外界的舆论压力不谈,光是那日夜颠倒的作息,看到他就心疼。

    季白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都告一段落了,你还记着啊。而且今天我会准时收工回来陪你吃饭的。”

    严博冷嗤一声,“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准时收工这句话吗?别开玩笑了季白,我还没蠢到会相信你会准时收工这样的话。”出去拍戏那段时间,这人什么时候准时收工过?不是说导演加戏就是拍摄进度延迟什么的,每次都有千万种理由。

    对于这个季白真的是很无奈也很无辜,“只是偶尔几次而已,也不是天天需要赶进度啊,那都是极少数。”

    别说的他去拍戏跟夜不归宿似的,对于突发情况他也很无奈的好不好。他也想每一部戏都进展神速,每天超额完成任务,不仅是他就连剧组的工作人员都能准时下班回家,但这可能吗?!

    这社会哪儿还没有拖后腿的猪队友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