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争吵
    “你现在是铁了心跟我唱反调是吧?”严博眯了眯眼,放下手里的碗筷。

    “什么叫铁了心跟你唱反调,我现在还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了?我还不能自己拿主意了?”季白见严博的神色有异,目光落在桌面上那湿漉漉的字体上,点了点头,“你是不是开始嫌弃我了,所以一直拿我的工作说事?”

    严博故意拍桌子、摔椅子,把响动弄到最大,“季白,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谁不要脸,自己心里清楚。”季白说完,蹙着眉张嘴问他怎么回事,空有嘴型没有声音。

    严博没回应,下一刻把早餐带餐盘全部扫到了地上,随后用脚碾压着从餐盘里脱落的黑色纽扣状物体。

    直到黑色纽扣状物体变成一块残骸,严博才蹙着眉,“来不及跟你解释那么多,待会儿出了这个门你要装作跟我吵过一架的样子,知道吗。”

    严博的脸色有些凝重,再者季白也不是那种无事生非的人,秉持着一贯对严博的信任,季白也没多问,点点头。

    “待会儿我会让严五跟严六跟着你去录制,别担心,一切有我。”严博亲了亲季白的额头,嘱咐道,“不管任何时候首先考虑的都是你自己的人生安全。”

    “好。”季白因着严博的话,心情有些沉重,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发生,可严博瞒的死紧,他无从得知。

    打开房门的瞬间,季白推了严博一把,愤怒的喊道,“爱过不过,别以为我没有你不行!”

    杵在门外的李秀看到一向恩爱的两人面红耳赤的争吵,整个人都懵了。

    “那行,你那么有本事,失去了我的保护我看你怎么个行法。”严博阴沉着脸,痛苦一闪而逝。

    季白不屑的冷哼,拉着呆愣中的李秀怒气冲冲地离开了酒店。

    直到上了车,呆愣中的李秀才回过神来,相比起季白的生气她要显得不可思议些,“季季哥,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该管的别管!”

    被训斥的李秀闭上了嘴巴,把装着衣服的袋子搁在季白脚边,识趣的坐在角落里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透明人。

    越想越生气的季白,抓在扶手上的手背青筋暴起,垂下头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从李秀的角度望过去,可以从季白的手看出他现在的心情,一向温和示人的季白很生气,甚至可以说到达了暴怒的程度。

    接她电话时还好好地,怎么没多久就变成这样了?难道是因为电话是她打的,所以严二少吃醋了?不能吧,她又不是第一次给季哥打电话,要吃醋也不是等到现在才吃醋啊,再者看季白的表情似乎也不是因为她的关系才导致的。

    严二少出轨了?!

    李秀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感到可笑,严二少可是圈内出了名的中看不中用,说严二少出轨那不是笑话吗。就算是会出轨,那也得有硬件可以出轨不是。

    在脑子里脑补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李秀的脸也跟彩色盘似的变换了无数种颜色,看了一眼时间估摸着差不多到了,连忙收回自己脑子里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战战兢兢地提醒道,“季季哥,目的地快到了,你的衣服”是不是该换一下了。

    收回手的季白重新抬起头,脸上依旧是熟悉的笑容,要不是刚才瞧见季白发怒的模样,她真的以为季白除了笑之外,没有其他的情绪。

    “知道了。”

    从袋子里拉出外套穿上,对其他的物件视而不见。

    见季白如此敷衍,李秀犹豫了许久,依旧没有勇气提醒季白。算了,季白心情不好,她就当做什么都看不见好了,到时候跟导演说一声就是了。

    录制的地点是精心设计过的,樊城最大的一个游乐场,包含了国内最长的过山车、云霄飞车、海盗船什么的,人多热闹,同时不可控因素也多。

    季白下车时,不自觉的拢了拢外套,整一个猥琐大叔的形象,但是在粉丝眼里不管季白是什么样的形象,都是帅裂苍穹的。

    “你怎么现在才来,我都等你老半天了。”穿着运动装的左映轩一副运动型男的形象,见季白到了,连忙上前勾肩搭背,顺便招呼着自己的助理给季白拿点吃的。“我打听过了,接下来的录制都需要耗费大量的体力,我们要趁着节目录制还没开始多补充补充。”

    从左映轩助理手里接过热气腾腾的包子,季白扯了扯脸皮,“是需要耗费体力没错,等你坐上什么云霄飞车之类的估计也吐得差不多了。”

    “卧槽!那么凶残,”左映轩抬头看了看远处高耸入云的建筑,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唾沫,包含期待地望着小口小口啃着包子的季白,再次确认道,“真的?!”

    “你觉得呢。”能来游乐场录制节目,怎么可能没有这些千篇一律的套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导演的想法,只是在原有的创意上加以改善罢了。

    吃了两个包子的季白,把剩下的递给了李秀,“你吃吧。”

    一旁的左映轩苦着脸,“那怎么办,我之前没想到这节,多吃了一点。”

    看着左映轩鼓起来的肚子,怕是不只是一点,季白恶劣的拍了拍他微凸的肚皮,说道,“自求多福吧。”

    说完,径自走开。

    察觉到今天的季白情绪有些不对劲,左映轩捂着被拍的有些疼的肚子,小声询问着正在努力啃包子的李秀,“小白今天怎么了?有点不对劲儿啊。”

    “季哥昨晚没休息好,有点起床气,等他缓缓就好了。”李秀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慌,其实心里的泪水都流成了宽面条了。

    哪里是什么起床气啊,分明就是跟严二少闹崩了心情不好,刚才在车上她一句话都不敢说,连气都不敢多喘,就怕自己哪里不小心惹到了季白。全程半小时的路程,愣是闭紧了嘴巴,还是快到的时候才小声的提醒他要换衣服。

    为什么这个时候张云川那个傻白甜不在,要是他在的话,估计季哥的心情会好一些。虽然他做事毛毛躁躁的,但是在哄人方面,她确实不如他。

    左映轩勉强接受了李秀的说法,见季白躲在一旁闭目养神,等导演一一说明游戏规则之后,季白就恢复如常了。

    原来季白还有起床气。——左映轩。

    季哥不愧是季哥,演技的真好。——李秀。

    不管两人如何感慨,导演喊录制开始时,季白神色如常的站在了镜头底下,脸上挂着的是招牌似的微笑,秒杀了一众女性工作人员,引起了一阵阵压抑的尖叫声。

    参与录制的还有任凡,宋玉致因为档期的原因并没有参与这一期的宣传。在录制节目中跟他们打擂台的是另一部电影,叫什么《你从微光来》,主演的那个也不是什么陌生人。

    “季哥,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遇上。”季子顺笑眯眯的上前,跟季白握手,“不过这次我是代表《你从微光来》可不是顾及曾经的情谊对你手下留情的哦。”

    还没开始,就被下战帖。

    “拭目以待。”

    这个宣传节目一向很受观众的欢迎,两个剧组的演员进行五轮的pk,五局三胜制,每一局胜利的那个剧组能够获取一枚徽章,最终胜利的剧组将会拥有该电视台黄金播放时间的一个宣传播放段。

    当然,哪怕失败的那一方剧组票房的销售也不会低到哪里去,故而想要参与这个录制的剧组多于过江之鲫,能够参与的剧组也是经过严格的选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