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毁灭
    节目录制开始之际,所有的队员都换成了统一的服饰,怕冷的季白只是脱掉了外面的那件外套,相比起别人的短袖衫,他要显得出众些。

    许是李秀跟导演通过气,知道季白怕冷,也没有多说什么,挥手示意工作人员准备开始录制。

    节目并没有主持人,全程都是导演在控制整个局面。

    “欢迎各位来到我们节目的录制现场,我们今天邀请到的两个剧组,分别是《火玫瑰》跟《你从微光来》,参与录制的都是两个剧组的主要演员,鉴于双方都是男士,所以我们今天的玩法想较于往期的节目有了很大的改动”

    “两个剧组分为蓝队跟红队闲话不多说,请两个队伍前来领取任务卡。”

    季子顺所在的队伍是蓝队,季白是红队,任务卡是左映轩去领的,领回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把任凡摒除在外,跟季白低头研究起来。

    还没开始,就内斗了。

    相比起红队的内斗,蓝队要和谐的多,拿到任务卡的季子顺干脆就朗声念了出来。

    ——请红蓝两队队员前往弹簧床所在地,所有队友率先达到目的地的队伍拥有一项特权。

    十分的简洁明了,多余的字都没有。到达目的地之后该如何?那项特权又是什么?毫无头绪。

    完全不给时间红队考虑,在读完任务卡的那一刻,蓝队全员已经出发了。弹簧床的地点离他们所在的位置大概是3公里,一路跑过去也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从他们内斗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已经失去先机。

    充当透明人的任凡扯了扯嘴角讽刺道,“这个时候还内斗,脑子有坑。”

    “你”

    一向跟任凡不对付的左映轩反应比较大,引起了工作人员的关注,季白连忙拉住他,笑着对任凡说道,“赶紧出发吧,要不然真的落后了。”

    完了,率先拽着左映轩的手大步向前,压低了声音说道,“现在是在录制现场,周围都是眼睛,就算再怎么讨厌他你也要装出哥俩好的模样。”

    电影还没播出就爆出男二跟男配不合的丑闻,光是这点就足够他喝一壶的,真以为李子健是好相与的,这刚进影视圈就给李导来这么一出,真的不想在电影圈发展了?

    左映轩也明白这个道理,到底是心有不甘,谁要任凡找了一个大靠山,就连宋玉致都的步步退让。要实力没实力,要演技没演技,真的不知道充当他靠山的那个人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居然能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去捧他,真是瞎了狗眼。

    “我知道的。”他又不是傻,只是气不过罢了。

    如今是拼演技的时代,演戏是他的老本行,在观众面前演兄弟情深,就算恶心的都快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他都能咬牙撑下去,权当是锻炼演技。

    3公里的路程不远,早早出发的蓝队不出意料的率先到达,而红队三人则是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出现在蓝队面前。哪怕面对失利,依旧是笑眯眯的,站在一旁等待导演宣布游戏规则。

    “第一关,蹦床拍照,顾名思义所有队员都必须在蹦床上跳跃翻转,在音乐声停止时出现在相框里人数最多的队伍获胜。而率先到达的蓝队可以获得一项特权,那就是——威亚。”

    威亚的威名一出,蓝队哀鸿遍野,这个所谓的特权并不是他们想要的优势。他们的拍的这部电影都是现代题材,并不需要使用威亚,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待会儿该有多狼狈。

    相比起蓝队的哀嚎,任凡的表情要诡异些,似乎有些不甘又似乎有些恐慌,两种情绪在他的眼神里相互交缠着,连带着脸色都有些可怕。

    全程控制的导演也察觉到了任凡的异常,跟策划交换了一下眼神,特意去嘱咐任凡的跟拍摄像去留意任凡,免得出什么乱子。

    察觉到任凡不对劲的不止导演还有季白这个当事人,在以后的每一项任务里面,他都似有若无的想让季白脱离队伍,一而再再而三的下套,都被季白轻而易举地避开了。

    气急败坏的任凡双手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地拉起衣领擦汗。

    “可恶。”季东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要是在他回来之前还没有将季白解决,他会有怎样的下场真的不敢去想。

    任凡在录制现场频频受挫,季东也好不到哪里去,去樊城的路上接二连三的收到据点被捣毁的消息,堪称是樊城土皇帝的季东气得灵魂都快出窍了。一向顺风顺水贯了的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可以说他在樊城的势力在一天之内,近乎被毁。

    年纪半百季东蝇营狗苟了大半辈子,眼看着自己半辈子的心血被毁于一旦,哪里能接受这样的打击,一口老血梗在心头就差没得心肌梗塞。可惜,他的身体健壮的很,别说是心肌梗塞,就连受到沉重打击而晕倒的可能性都没有。

    “查!马上给我查,到底是谁干的!老子要把他碎尸万段!”季东像一头困斗之兽,在方寸之地发出痛苦的哀鸣,可悲的是他连伤害自己的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助理传达了季东的命令,可谁的心底都明白,他们在樊城的势力几乎被清扫,在这样的时刻要想找到那人是谁,很难。尤其是如今的弟兄猛然遭受这样的打击,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替他找凶手,光是自己身上那身骚都不晓得能不能洗清。

    在自己的地盘自己的老巢,被人搞成这样,居然没有丝毫的头绪。

    相比起季东的惨痛,樊城警方今天乐的跟过年似的,盘踞在樊城最大的恶势力几乎被他们清扫干净,压在他们心里那一座大山终于搬走了。更为可喜的是,中央直接空降了以为领导下来主持了这次的剿黑任务,不出三小时,友方大获全胜,敌方丢盔弃甲,压抑许久的那股鸟气终于吐出来了。

    被严博委以重任坐镇后方的司空弘看着手里刚刚拿到手里的资料,下意识的吞了吞唾沫,“我怎么有种自找麻烦的既视感呢。”

    跟着严博一起去围剿季东势力的人里面绝大部分都是他从国外带回来的人手,反倒是严博只身一人领着人民公仆就这么去了。反倒是他这个势力主被留在了后方,美曰其名是体谅他年老体弱,不适合参与那些血腥行动。

    保镖就站在司空弘身边,拧着眉,一言不发。

    “他不会砖头就把我一道给灭了吧?”司空弘的眉头紧蹙,他就说了严博不是什么善茬结果倒好,自己上赶着把把柄递到人家手里,他傻了吧。

    他就说严博那小子怎么一大早就亲自登门卖乖,合着在这里等着他呢。

    “他不会做这样的蠢事。”保镖沉默了半晌,选择了这么一个比较靠谱的说法,因为他也不晓得严博会不会顺手把他们也做了。

    “也是。”司空弘随手把资料递给了保镖,“我们暂时也算是自己人,严博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内讧。”毕竟,主角很快就要登场了,自相残杀什么的都要留到解决了主角之后。

    保镖点点头,接过资料看也不看,直接收好。

    他心里清楚,司空弘最清楚这问题的可能性,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就将自己的势力暂时交给严博,只是他习惯了在人前装作一副畜生无害的模样罢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