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录制
    扮猪吃老虎这一招,是司空弘最喜欢用的招数,老板是越来越会装了。

    在心里感叹着的保镖,脸上倒是不露声色。

    “我外甥的眼光不是一般的好。”司空弘开始感慨。

    忽然想起某些传闻的保镖,眉角微跳,也没多纠结,直接把严博的底儿给揭了,“咳,我听说严家二少爷,不行!”

    “听说?不行?什么意思?”

    见老板一脸深究,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把自己打听到的事情告诉了司空弘。

    “靠!严博这鳖孙子居然中看不中用,这不是要我外甥守活寡吗?!不行,绝对不行,什么玩意儿,明知道自己有那方面的缺陷还来招惹小白,几个意思??!”司空弘一听到严博有那方面的生理缺陷问题,顿时坐不住了。

    就算他跟季白的感情不深厚,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季白被严博那个鳖孙给坑了,趁着他们现在的感情不算深厚,他说什么都要将季白从严博的身边带离。

    跟在严博身边那么久了,季白肯定有所察觉,时至今日没有离开严博肯定是因为严博那个无耻之徒胁迫了他。

    在脑海里脑补了无数季白受虐的情节,司空弘说什么也坐不住了。

    “小白的录制现场离这里有多远?!”

    既然严博不让季白跟他见面,那么他就背着严博自己去好了。反正严博也没有打算让季白跟他相认,要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的拒绝他的请求,山不来就我,我就山。

    知晓老板打算的保镖并没有同意他这次的出行,反而拧着眉,不赞同的说道,“现在外来乱糟糟的,我们这样贸贸然的出去,难免不会给季东的人认出来,而且”

    司空弘挑了挑眉,“而且什么?!”

    “而且我怕他们跟踪我们见到了小少爷,到时候人多眼杂起了冲突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护你们周全。”很不中听的实话,就算要被老板责罚他也不改口,生怕自家老板他任性起来不管不顾,这里可不是他们的地盘,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

    哪怕老板有自保之力,可是季白没有。混乱之中,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以不变应百变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况且,严博也派了好些人在暗中保护季白,按照严博的性子,不可能不做足安全措施的。

    对于保镖的劝阻,司空弘也没生气,属下能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能想到,只是回国那么久都没有见到季白一面,难免有些焦灼,尤其是得知他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罢了,反正都等了二十六年,也不介意再等多几天,当务之急还是要清扫季东的势力,也不晓得严博处理的怎么样了。

    被所有人惦念的严博,这会儿正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捆绑在一起神色各异的人,恐慌的额、不安的、愤怒的交织在一起,特别的赏心悦目。

    “带下去。”

    不等严博发话,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就让人把这些不法份子全部扣押回去,剩下的人开始搜集罪证,一系列的行动快准狠完全不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很多证据也没来得及转移,直接就给抓了个正着,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要不是事先有人通风报信,严博还真的不晓得季东在樊城的势力那么大,看成樊城的土皇帝,怪不得他会那么的肆无忌惮,还故意把宣传活动的地点整到自己的老巢。嗤——真以为他严博是吃素的,就算樊城不是他的地盘,但是他有共同敌人的朋友。

    在严博他们四处扫荡时,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藏在角落里面,自以为隐秘的通风报信。

    跟在严博左右的负责人正想去逮人,却被严博拦住了。

    “主角都还没登场,不着急。”

    与严博的淡定沉稳相比,季东要狂躁的多,尤其是接到最新的消息发现自己的势力被清扫的一干二净,各种藏匿的**被翻了出来,完全没有给他时间反应。

    之前还跟他称兄道弟的那群伪君子,打电话各个都不接,生怕跟他牵扯到任何的关系。嗤,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之前冲他要好处时那卑躬屈膝的嘴脸不要太难看。现在他只是暂时落难而已,就忙着跟他撇清关系,等他东山再起时,就知道他季东的厉害。

    得知罪魁祸首是严博时,季东的怒气瞬间达到了顶峰,握在他手里的手机扭曲变形,失去了作用,而手的主人的脸更是扭曲的可怕,这还是他担任季东助理以来见他最为生气的一起。无疑,严博的做法让季东完全黑化,虽说他本来就不白。

    “严博!!!”硬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两个字包含了季东的愤怒,攥着手机的手在颤抖着,下一刻手机脱离了他的手心掷了出去,伤痕累累。

    季东的眼神里电闪雷鸣,骇的助理连大气都不敢喘,背上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给任凡打电话。”既然严博不让他好过,那他也别想好过,严博最在意的不就是他那个侄子吗,他要让严博尝尝亲眼看到自己心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而无能为力的感受。

    助理拼命点着头生怕季东看不见似的,从任凡那里得知地点之后,司机很识趣的拐弯抄小路,趁着季东的怒气还没爆发之前,赶到任凡所告知的游乐场。

    殊不知危险降临的季白,正傻乎乎的坐在云霄飞车的位置上,整个人都被吓傻了似的。

    原来是任务失败而接受的惩罚,从来都不畏高的季白忽然有了一阵脚软的感觉,尤其是坐在云霄飞车的座位上时,真的恨不得自己畏高。

    “左哥,你就是个bug。”撇开任凡不谈,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左映轩居然是个游戏黑洞,不管你前面多么的成功只要到了他那里,那就是前功尽弃,而他的这次惩罚全都是拜他所赐。

    被当众指责的左映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双手做讨饶状,捏着嗓子说,“小白哥哥,人家不是故意的。”

    一脸心如死灰的季白瞪了他一眼,“别用那种娘们唧唧的声音跟我说话,在我改变想要跟你绝交的念头之前。”

    在自己的嘴巴前面做拉链状的左映轩闭上了嘴,这世上哪里有完美的人存在,成为游戏bug那都是老天爷对他颜值和演技的‘惩罚’。只是让他意外的是,从头到尾就跟隐形人似的任凡,居然在这个时候发难。

    谁都不傻,任谁都看得出来每次任务进行到最后都是任凡在捣乱。

    他是故意的。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相比于红队的愁云惨淡万里凝,蓝队那边要显得喜庆一些,尤其是对方有一个故意捣乱的队友,让他们视线夺得了两胜的好成绩。

    就在云霄飞车即将开启前,季子顺主动要求乘坐云霄飞车。

    “导演,我长那么大了还没坐过这样的游戏设施,也算上我一个呗。”脸上虽然是笑眯眯的,但是人已经坐了进去,就连保护措施都穿戴完整了。而且他选的位置就在任凡跟季白的中间,硬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任凡挤到一旁的位置上,还冲着他笑笑。

    “”导演。

    人都坐进去了,还有给导演选择的机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