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突变
    最终,红蓝两队全部的队员都乘坐上了云霄飞车,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有人跟自己同甘共苦,季白居然觉得自己乘坐这样的娱乐设施的感觉还不错。

    好不容易从惊险的高空降落,还没来得及解开防护措施,就听见导演的说话声。

    “惩罚结束了,那么我们下一环节的任务开始——”

    “——乘坐云霄飞车达到高空时,地面上还出现一个数字,将这些数字完整清晰的说出来才能通往下一个关卡,请各位队员做好升空准备。”

    “”季白。

    “”左映轩。

    “”季子顺。

    “”任凡。

    呵呵,导演真会玩。

    被折腾的五脏六腑都快移位的六人艰难的从云霄飞车上下来,各个脸色发青脚步虚浮,瘫坐在地上无力动弹。

    满足了自己恶劣基因的导演,挥挥手让他们休息一会儿,扭头跟策划商讨下一个环节的任务。

    瘫坐在季白不远处的任凡垂下头,眼神闪烁不定,随后衣服里一阵响动,抿着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显得阴沉可怕。

    突变就发生在一瞬间。

    一声枪响,把繁闹的游乐场变得混乱,不少受惊的游客纷纷抱头逃窜,就连他们所在的地方都受到了惊扰,围观的群众也开始骚乱起来,导演怕发生什么意外连忙谴人去查看。

    然而随着枪声的密集和尖叫声的临近,导演立刻终止录制,季白他们连忙从地上站起,下意识的往导演组所在的地方聚拢,然而就是那么一点距离,一群受惊吓的游客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就在那个瞬间季白被挤散了。

    被迫离开大部队的季白拧着眉,被刻意冲撞之后只能顺着他们的力道走,避免受伤。几乎是被挟持着走的季白,察觉有些不对劲,表面上看起来像是逃亡的人怎么各个都是孔武有力,那一层层呼之欲出的肱二头肌,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游乐场游玩的。

    是严博派来保护他的?!

    只是当他扭头去望时,导演慌乱的眼神正好落入季白的眼中,还没来得及思索他眼神里的含义,下一刻就被人捂住嘴鼻,呛鼻的味道刚传入他的中枢神经下一秒他就昏了过去。

    第一时间发现季白不见的除了时时刻刻关注着的导演之外,居然还有季子顺。见那群游客往他们这边冲过来时,季子顺下意识的往季白的身旁靠近,只可惜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季白被人挟持着带走了。

    跟在一旁的还有任凡那个伪君子,只是一个是被扛着,另一个是主动跟着。

    任凡是帮凶!季子顺的脑海里瞬间冒出了这么一个答案,对之前任凡的所有异常的举动就都说的通了,任凡他由始至终要针对的就是季白,那么这一切的发生跟他有没有关系?他的内心告诉他是有的,刚才还是任凡拽了季白一下才脱离了大队,也是因为季白才会被人挟持带走。

    为了一点私人恩怨,任凡连名声跟脸面都不要了?!想想以前任凡的行事作风,也不觉得大惊小怪了。

    尾随在后的季子顺,看着季白像货物一般被他们扛来扛去,他那颗小心脏被揪的生疼,要是被他们那群老顽固知道了,那可是会要了他的命。

    他们一行人的速度不仅快而且路线还是提前规划好的,专门挑没人留意的地方走,带着一众群演,浩浩荡荡的往外走,不见一丝的慌乱,井然有序的不像是逃命的人。夹在在群演当中的季子顺并不显眼,只是走到最后人群渐渐散去,季子顺就变得有些突兀,而他们最终到达的目的地是游乐场侧门。

    侧门外停放着一辆十分显眼的轿车,而这辆轿车的持有者并不陌生。

    躲躲藏藏的季子顺,在不远处的保安亭里打量着面前的一切,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自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原本想打电话求救的季子顺,手刚伸进裤兜,才发现在录制节目前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收缴了,口袋里连个钢镚都没有。

    “该死!”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他都要偷偷藏部手机,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扛着季白的彪形大汉在轿车前站定,把季白从肩膀上放下,低下头不晓得说了些什么。随后,车窗下降,露出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从缓缓下降的车窗里,季子顺看到了**oss——季东。

    在季子顺惊愕的眼神中,季东冲着他所在的方向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季东发现他了?

    然而还不等他有所行动,昏迷中的季白被带上了车,同行的还有任凡。就在他纠结要怎么跟上去时,他的头上出现了一片阴影,抬起头一看,一个彪形大汉正对着他扯着脸皮,样貌还有些熟悉。

    “我们老板说,既然来了就一起走,好歹有个伴儿。”

    说完,侧过身让他瞧见身后别有深意的季东的脸,随后跟拎小鸡崽似的把季子顺也给带上了车。

    车上还要被他认定为叛徒的任凡,见他被人扔上车眼角都不带看一眼,他脚下是被迷昏了的季白,这会儿正被任凡当踩脚凳使。白皙的脸上更是多了几个脏兮兮的鞋印,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杰作,季子顺敢打包票,要不是季东还需要季白来完成一些事,任凡才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季白。

    “发什么愣,赶紧上车!”

    身后的人一推,季子顺就势扑了上去,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任凡身上,还顺势给了他一个胳膊肘,正好下唇磕到牙齿上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与此同时也挪开了踩在季白身上的那只脚,虽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季白被踹了一脚,但重要的是结果。

    “你找死是吧。”捂着受创的下巴任凡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却没想到在季子顺被丢上车时,司机重重踩下油门,站立不稳的任凡就这样摔坐在椅子上。

    而几乎整个人都趴在季白身上的季子顺毫无影响,反而看着给故意刁难的任凡,一脸兴味。还想着仗势欺人任凡,没想到自己那么不受人待见,没有什么比被打脸更有趣的事情了。

    从椅子上爬坐起来的任凡,看着季子顺那张幸灾乐祸的脸,恼羞成怒地踹了他一脚,“笑你妹的笑。”

    无缘无故被踹了一脚的季子顺,当即挥拳狠狠揍向任凡,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好歹跟季东同一个姓,他们要对我动手还得掂量掂量,算老几啊你。”

    被打懵的任凡咬着唇,思考季子顺话里的真实性,思绪良久到底没敢动手,反而揉着被打疼的脸把账全部算在了季白头上。

    “嗤——”

    把昏迷不醒的季白扶起来,踹了任凡一脚,“给我上后面坐去。”硬是给季白挤出了一个半躺的座位。

    看管他们的彪形大汉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只要不作妖随便他们折腾。

    而且有一句话,季子顺说的很对,他最起码跟老板一样姓季,那个姓任的算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对他们指手画脚,要不是为了顾全大局谁愿意搭理他,整一给脸不要脸的货。

    不得不说,季子顺那拳打的深得人心,就连看管他们的人都没有出言指责,更不论是站出来替任凡说话了。知道自己惹人嫌,任凡捂着自己生疼的脸老老实实的窝在后边,只是时不时出现在脸上的阴狠表情显示着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