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诱饵
    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季子顺也不好做的太过,把季白扶到椅子上坐下也没有过多的动作,反而十分淡定的闭上眼休息养神。

    唯恐他们作妖的打手,见他如此安分,也不敢小觑。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除了一开始的冲突,一路上他们两人再也没有起过冲突,要不是任凡脸上还留着痕迹,他们真的怀疑刚才那一幕是假的。

    识趣就最好,免得他们动手。

    车子平稳的驶入一间废弃的仓库前,车刚停稳,季子顺很自觉的下车,顺带把季白也搀扶下来。

    “别耍花样,赶紧走!”

    推推壤壤间,季子顺架着昏迷不醒的季白一步步向前走着,直到走到仓库门口,季东才从车子下来。

    “子顺,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季东的语气里夹杂着失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

    “我确实不聪明,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娱乐圈打拼。”季子顺嬉皮笑脸地看着季东,完全不进套。

    无视他那张笑嘻嘻的脸,季东冲打手们打了个手势,“那么季叔我给你这个不聪明的人一个选择的机会,加入我或者死守着那个老家伙。”

    “哎呀,季叔你明知道侄子我最讨厌的就是选择题,”季子顺的眼睛转悠了两圈,笑嘻嘻的架着季白往里走,“你是想把我们关在哪儿来着?!”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季东挥挥手,打手们直接就把他俩带到了仓库里面,五花大绑。

    粗粝的绳索把他们的四肢勒得死紧,别说是细皮嫩肉的季白了,就连他这种皮糙肉厚的都觉得疼。

    绑完后,打手还很贴心的拍了张照片,揣着手机邀功去了。不一会儿,任凡也被带了进来,他的待遇要好些,最起码不需要被人五花大绑。

    拿到照片之后,季东让人把照片传给了严博,如今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报仇、如何折磨季白,满脑子血腥场面,严博是如何的绝望、痛苦,季白是如何的凄惨,越想越是激动,连脸上都多了几分红润。

    与季东设想的绝望不同,在接收到照片的严博要显得镇定许多,身旁站着的是严五和严六,在失去季白踪影时,两人分头带人去寻找,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季白被带走。

    “确定季白的位置没?!”

    “确定了。”严五掏出手机,屏幕上闪烁着一个红色的点,那是季白所在的位置。

    严博在季白身上安装了跟踪器,这事连季白本人都不知道,他给之前的那几出意外跟吓怕了,就怕季白需要他时没能及时出现,所以趁着他昏迷住院时把芯片植入他的皮肤里,除非特殊的设备不然发现不了。

    “查清楚那里的布防,我要确保万无一失。”严博正说着话,兜里的电话就响了。

    摸出手机一瞅,微微蹙着眉,“喂”

    “严博你这个王八蛋,你不是说会好好保护小白的么,小白人呢?!”电话那头的人很是激动,恨不得从那头冲过来把他活剥了。

    严博冷着脸,“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他没有那个美国时间跟他耗。

    “我家小白到底在哪儿!”那头的人忍不住大吼,“他是不是被季东那个瘪犊子给带走了?!”

    挥手让严五跟严六下去做准备,无视了电话那头的喧闹,他这边也是一片混乱,实在没有精力跟时间去跟他解释为什么这个问题。

    “我警告你,要是小白少了根毫毛我都不会放过你!我早就说了季东不好对付,是你信誓旦旦跟我说没问题没问题,现在好了我们是把他的场子跟砸了,可小白呢?小白呢?你到底告诉我小白人去哪儿了,我可听说了啊,小白录制节目的现场出现了枪杀案,如今现场都被封锁,小白跟他们剧组的一个叫什么顺和什么人犯的都不见了。要是知道你那么不靠谱,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你的计划。”

    司空弘握着手机的手都变青白,恨不得自己可以从手机里钻过去把严博狠狠地揍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是季子顺跟任凡?!”严博的声音变得凛冽。

    “屁话,老子刚回国没多久怎么知道是不是这两个人,”电话那头的司空弘气得脑袋都快爆炸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鸟,枪杀案就是为了绑架小白而打的掩护,这一贯就是季东的行事作风,如今他的老巢被我们端干净了,也不晓得他会在什么地方落脚。”

    严博眯了眯眼,“我知道了。”

    “你知道个屁,你知道。”

    “你带着你的人过来跟我汇合,逾时不候。”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任凡!?想起这两个字就咬牙切齿的严博,阴测测的盯着远方。

    上赶着来找死,那就别怪他手段太残忍。

    “老板”

    “跟司空弘一到,我们就出发,做好准备。”严博放下手机,收敛了外泄的情绪,其实内心的焦灼只有他自己知道。

    严六看了他一眼,垂下头,“是。”

    “我们会把夫人毫发无损的带回来的。”临走前,严六看着严博说道。

    严博点点头。

    他的心并没有因为严六的这句话有所放松,正如司空弘所说,季东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能够把底下势力发展到今日的规模也绝非善类。哪怕他今日把他的老巢端得干干净净,但季东隐藏在黑暗深处的力量同样不容小觑。

    他不敢大意也不能大意,但凡哪个环节出了错,他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而被他故意送入季东手里做诱饵的季白,也将遭受全所未有的伤害,所以他才那么迫切的想要在季白受到更大的伤害之前,把季白救出来。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十分的残忍,可是看到季东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季白,也是时候做一个了结,毕竟季白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哪怕他自己并不清楚,看不到季东落网,他不会善罢甘休。

    门外是纪律严明的部队,门内是面无表情的严博和他们的领导人,两个叉着腿相视而坐的男人,把气氛弄得十分冷肃。

    “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看着严博眼神深处压抑着的痛苦、焦躁与不安,坐在他对面的警官开口说道。

    严博与他对视一眼,拒绝得很干脆,“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官方插手不合适。”

    得到严博答复的警官点点头,“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给力帮助并不影响什么,而且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也是我们的责任。”

    “谢谢,暂时还不需要。”

    看着严博坚定的眼神,他也不勉强,临走前表示只要严博需要,他都会给予帮助。毕竟今天能够把盘踞在樊城的这颗毒瘤一举切除都是严博的功劳。

    送走了警官,严博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撑在膝盖上,想让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然而收效甚微。只要一想到季白可能遭受到的痛苦,他的理智就会离家出走,他引以为豪的冷静销声匿迹。

    被挂了电话,司空弘也没时间恼火,吩咐手下的人集合,连忙赶往严博交代的集合点。

    坐在车里的司空弘无意识的摩挲着食指,双眼无神地看着鞋尖,眼神里透着凌冽的光芒。

    二十六年了,是时候来个了结了。

    几分钟后,严博坐上了他的车,一行人跟随着手机上那闪烁着红点的地方前进。

    看见严博,司空弘冷哼一声。

    “愚蠢的人做的愚蠢决定。”

    被嘲弄的严博没有反驳,甚至对司空弘的说法很是认同,他确实很愚蠢,而他现在也在为自己这个愚蠢的行为感到内疚和自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