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单枪匹马
    被季白的唾沫喷了个正着,季东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错愕,而那夹杂着血丝的唾沫就在季东的脸上,显得异常的可笑。

    季东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拳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可是不管怎么努力看到季白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怒火却怎么都压抑不住。

    “好很好,”季东指着他,指尖颤抖,“都愣着干嘛,给我端盆水来!”

    看着季东慌乱、盛怒的模样,季白觉得身上的伤痕似乎没那么疼了。

    被绑在架子上的季白无法瞧见,他斑驳的伤势在一点点的好转,被鞭打出来的伤痕停止向外渗血,疼痛也在逐步减弱

    而疾驰在道路上的严博,不得不忍受内心的那股煎熬。

    身为计划制定者的自己都快要被自己逼疯,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对天发誓要好好保护季白,不允许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在内去伤害季白,可如今为了一个季东把他推了出去,当做诱饵。

    理智上他告诉自己这是最好的选择,然而情感上他无法认同自己的决定。

    在脑子里转了无数个念头,车子也到了目的地。

    很快,带领的人马迅速进入了布防,严博呼了一口气,冲着司空弘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把指挥权交出去,严博在司空弘异样的眼神底下,一步步往约定的地方走去。

    “放在古代,严博一定会是枭雄。”可惜了。

    严博的到来,让季东的人马一阵慌乱。

    单枪匹马,指尖夹着烟,一点都不畏惧地往前走,无视围绕他身旁那些荷枪实弹的杂牌兵,那彪悍的模样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人。

    “季东人呢?!”

    一副精英男打扮的严博在入场的瞬间就把他们给镇住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善茬,负责守门的两人心里没底,这人一开口就直呼季东的名字,该放还是该拦?

    “你是谁?!”打手指着严博,质问道。

    “找茬的。”严博叼着烟,透过烟雾瞅着他们。

    “哟,不知死活的东西,这里可不是你看热闹的地方”话还没说完,严博手一甩,左右开弓在他们脸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两人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脸,,“艹,老子废了你!”

    还没来得及发难就被人给团灭了,这样的憋屈感还是头一次尝试到也是头一回遇到这么不按规矩的角儿。

    两个打手被激怒了,正拔出枪抬起手,结果保险丝还没打开,严博抬脚直接把两人给踹飞出去,一前一后砸在那堵铁门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你算什么东西,上一个敢对老子说艹的,尸骨都不晓得上哪儿找去。”这个世界上只有季白才是唯一的例外,其他人算老几,有什么资格跟他比。

    “唔”被踹飞的两人,背部撞到铁门时发出一阵闷哼声,整个人疼的蜷缩成一团,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严博拾起地上掉落的枪,颠了颠,“这里的茬能找不?”

    倒在地上的两人还想说些什么,听到响动的其他人跑了出来,追问道,“怎么那么吵?发生了什么事?!”

    见自己人倒在地上痛苦呻吟,脸上更是被划了一道口子,而始作俑者这会儿正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塞进嘴里,慢悠悠的点燃,深吸了一口。

    “怎么?不是季东叫我来见他的吗,非要他亲自来接才能进去?!”

    跑出来查看情况的还有经常跟在季东身旁的助理,见是严博本人,连忙说道,“哪敢,多有冒犯,还请严总见谅。”招呼着人把倒在地上的打手搀扶起来,冲着对面的严博恭恭敬敬的颔首,知道是季东请来的客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对于自己受的伤只能咬碎牙齿和血吞。

    这个叫严博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角色。

    拿着名片的严博甩了甩沾染在名片上的血迹,“这个教训告诉你们,别白长了那双狗眼。”说完,直接把名片甩到了他们脸上。

    严博跟在助理的身后走了进去,铁门后是另外一个世界,灰暗、暗淡的甚至处处透露着霉味的地方。对于这里的环境和以为,严博的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径自往前走。

    见严博进去,替代门口两人守门的人赶紧联络上级,老板要找的人到了,而且还极度凶残。

    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就有人拿着金属探测器向他们靠近。

    “不好意思,麻烦先检查一下。”

    严博的眼睛微微扫视了一圈,这间仓库被划分了好几个区域,季白所在的位置他暂时还无法探知。

    金属探测器还未靠近,严博就把地上捡到的属于他们的枪扔给了助理,双手插进裤兜里,看着他们折腾。

    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并没有发现严博身上带着危险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助理,摇了摇头。

    “怎么?不相信我赤手空拳的过来?”

    再三确认严博真的赤手空拳的过来,助理笑着解释道,“严总说笑了,只是为了确保各自的安全罢了。”

    嗤——各自的安全?是为了确保季东的安全吧。

    严博不屑的微眯着眼,扫视了一圈这跟监狱似的仓库,目光像是漫无目的一般,在这里任性穿梭。

    这里是季东的隐秘据点,占地面积大,大部分都是存放物品的小隔间,只有负责看管这里的人才知道据点是在什么地方,又通往哪里。

    严博跟在他们身后走了许久,才七拐八绕的到达了目的地。

    刚走近,就听见季白发出的痛苦的嘶吼声。

    下意识僵直了背部,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强迫自己不要去在乎,可是不管他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设,在瞧见如同破娃娃一般的季白时,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正在慢慢崩裂。

    “哟,严总来了啊。”

    季东坐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任凡在季白身上泼盐水,季白脸上表现出来的痛苦深深的取悦了他。狗腿的任凡成为了单方面的施虐者,他跟季东的心理是一样的,季白越是痛苦他内心就越是痛快。

    两个不同层面的小人,在那一刻居然找到了共同的兴趣爱好。

    而陪同季白一同被绑进来的季子顺双手被捆,吊在了栏杆上,脚尖垫地,一旁还有打手在给他加料,自身尚且难保哪里还有精力去顾及季白。

    见严博不说话,脸上更是没有泄露一星半点的异样的情绪,这让季东大失所望。

    不要紧,只要季白还在他手上,他就不相信严博会眼睁睁的看着季白受折磨。

    “严总对我的这场表演还满意吗!?”说着,任凡又给季白泼了一盆盐水,他脚下还有小半包开封的盐,水里掺杂的盐甚至都没溶解,就这么泼在了季白的身上。

    听到严总二字,季白垂下的头微微抬起,瞟了他一眼,没说话。

    盐沾染在伤口里,每一下呼吸都是疼的,被捆绑的手脚开始变得冰冷,随后渐渐失去知觉。在几次的盐水攻击之后,季白连眼皮都懒得抬,嗤笑道,“任凡,你真恶心。”

    想到自己曾经跟他有过一段朝夕相处的时光,他的胃就开始翻腾,前所未有的呕吐感袭来,忍都忍不住。

    “呕——呕呕——”

    污秽的呕吐物就这样吐在了忽然走上前的想要发难的任凡身上,从头到脚散发出食物的酸腐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