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混乱
    被呕吐物淋了个正着的任凡,又气又恼,双手无措的摊着,“你你”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艹,看我不弄死你。”哪怕是最为落魄的时候也没有享受过这样待遇的任凡,觉着身上那呕吐物的味道一直在考验他的嗅觉。那一堆黏糊糊的看不出食物原本形状的还带着刺鼻味道的东西,真的快要把他逼疯。

    然而呕吐物的主人还在干呕,哪怕胃里面空空如也,呕出来的只有胆汁也好,也无法停止那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突如其来的恶心感。

    看着骤然生变的场面,严博抬脚上前,看着不知所措的任凡,什么表情都没有,把人踹翻后,嫌恶的说道,“哪里来的臭虫。”

    被踹飞出去的任凡倒在地上,周围一片呈真空地带,原本黏在他头发上的东西散了一地,在他张嘴哀嚎时,还吃进去了一点。

    恶心到的季东挥了挥手,让人把毒气的携带者带下去。

    没一会儿,痛苦哀嚎着的任凡就被拖了下去。完了还很贴心的把他扔进了不知道多久没换过水的水池里,算是隔绝了毒气的来源。

    被踹了一脚又被扔进水池里又吞下了不少呕吐物的任凡,正扒拉着水池的边沿,疯狂的扣喉随后发出响亮而又痛苦的呕吐声。

    “心疼了?”季东看着严博的一举一动,在他身后站着的人警惕的看着他。

    严博没搭理他,季东也没再说什么,一时之间两人就僵持在这里,良久,严博才极力控制着颤抖手,轻轻地触碰在季白的腿上,心疼的脸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你”

    疼不疼?这三个字梗在了他的喉咙里,怎么都吐不出来,怎么可能不疼,身上都是血肉模糊,肉眼可见的地方还有些许没融化的盐粒,哪怕是事先做了心理准备,然而真正看到这一幕时,一切心理建设都是枉然。

    季东连忙让人隔开他与季白的距离,手上捧着一个酒杯,里面盛着酒。

    “严总别着急啊,有些账我们还得算算不是,”季东喝了一口,“今天贵客临门,确实是慢待了些,不过把我那些不成器的下属一锅端了,是不是有点过了。”季东摇曳着酒,隔着液体打量着严博。

    “滚。”严博动也不动,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听闻了严博凶残的打手们瞳孔骤缩,从他的样貌形态来看,这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善茬。

    许是属下的退却心里,又或许是被严博吼声给喝住了,脸上多少有些绷不住了。

    “严博,你要认清楚如今的形势。”

    “听不懂?”严博扭过头,眯着眼睛,看着把他团团围住的一群人,扯动着的唇角像极了从地狱而来的勾魂使者,如果他手里好有把镰刀的话就更像了。

    放下酒杯的季东眼里的杀意更浓,“我的要求很简单,一是把那天从银行里带出来的牛皮信封里的东西交给我,二是我就当着你的面儿,杀了季白。”

    一想到季南,季东眼里布满了阴郁,冲着自己的得力干将招了招手。

    “季爷。”身后的人群里走出一个人。

    “帮我死死盯着他,他一有什么轻举妄动就把绑在架子上的季白给我崩了。”

    他身后站着的男人没有多为难,点点头就退了回去。

    面对季东的威胁,严博的反应要显得镇定的多,仿佛没有把季东的话放在心里。

    一步又一步朝着伤痕累累的季白走去,无视了周遭的一切,也无视了季东的叫嚣,他的眼里只有季白,也只剩下季白了。

    “你再往前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季东没有想到严博是那么的不按常理出牌,不管他说什么甚至拿季白的命来说事都无法撼动他分毫。

    “给我开枪!开枪!”

    “季爷,这”属下有些迟疑,毕竟严博把季白整个人都遮挡住了,要是这个时候开枪的话,对象就不是季白而是严博了。

    季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怎么?老子现在说话都不管用了是吧,你们现在眼里都没有我这个当家的是吧?!”

    “不敢。”

    “既然不敢,那你们还等什么?还想老子亲自动手是不是?!”

    从季白出现到如今他就没有舒坦过一天,不管做什么都不顺,祸害就是祸害,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是祸害。

    从他那个不知好歹的母亲出现开始,他就知道他跟季南之间再无兄弟情谊可讲。为了一个女人跟他反目成仇,放弃他们的亲情,如今他的儿子也跟他一样,甚至比季南更为讨厌。他无时无刻都在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他可以等,跟季白慢慢耗,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会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季东眼底的阴郁更浓了,攥紧了拳头上浮起了青筋,脸上更是出现了疯狂的表情。

    快了,快了,快了

    只要杀了季白,一切都结束了。

    就在子弹即将打入季白体内那个瞬间,捆绑着他的绳索忽然断裂,毫无支撑的季白软趴趴的倒在了严博的怀里,浑身湿透。

    “疼。”

    严博搂着季白,不敢用力,生怕自己勒疼了他。

    可严博不晓得的是,他的每一寸肌肤跟季白的相贴都会给他带来无限的生机,与严博那双饱含心疼与愤怒的眼神相对视,缓缓的露出一抹笑容。

    一击不成准备下一轮击杀的打手,还没来得及开出第二枪,他的太阳穴里就出现了一个血洞,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这样死不瞑目。

    井然有序的冲击很快就把季东这群所谓的精兵悍将给打散,在枪战一开始时,季东就拽着身旁站着的属下挡下致命的一枪。

    “谁也不许逃,给我反击,反击!”季东嘶吼着,在开枪打死两个逃兵之后,被打散的喽啰开始聚集在季东周围,跟迅速突围而入的严博的人马相对而战。

    杂乱的枪声并没有因为季东的嘶吼而结束,相反他们的目标都集中在了严博跟季白所在的地方。

    一早就被队友保护起来的两人,得以在混乱中保全了自身。

    严博的唇微微颤抖着,小心翼翼地亲吻着季白的额头,“你身上的伤我会一笔一笔的加倍讨回来!”

    把季白交给了懂点医护知识的人,随后接过严五递过来的枪,拉开了保险丝

    枪声萦绕耳畔,像是有无数的人前仆后继的往前冲,然后瞬间被子弹贯穿身体,倒在血泊里,眼睛失去了光泽变得灰暗,然而斗争仍旧在继续

    被捆绑的手脚渐渐恢复了知觉,伤口经过了简单的处理也让他好受了许多,可内心依旧惶恐不安,耳边全是枪声,甚至看不清眼前的一切,看不清自己所处的位置,看不清在他周围守着的人是谁,看不清这一切一切,只有漫天的血红。

    直到一股浓厚的血腥气蔓延在空气里,闻着这浓厚的气息,季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原本吐得一干二净的胃里翻腾的难受。

    他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着没有当即吐出来,而且空空如也的胃里也在叫嚣着,折磨着他。

    趁乱被解救出来的季子顺,连忙跑到季白身边,查看他的伤势。顶着一张猪头似的脸,鼻青脸肿的凑到季白眼前,关切地询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上医院去看看?”

    负责季白安全的严六翻了个白眼,时不时扣下扳机,解决想要趁机浑水摸鱼的喽啰,“你来添什么乱?没看见我们如今所处的环境吗?你说要撤离就撤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