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检查
    耳边枪声萦绕,哪怕是远离交战中心,光是听声音都能想象其中的惨烈,要想趁乱逃出去很难,尤其他们还是敌方的目标,总而言之一句话,冒头就是死。

    动乱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司空弘的加入,局面很快被控制住了。

    靠坐在墙边的季白,看着严博从逆光中走来,哪怕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沾染了血污,哪怕他的双眸里还残留着杀意,可不管严博是如何的模样,这一刻他的心脏剧烈跳动。

    一下,一下,又一下。

    季白从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如此之快,似乎下一刻就会穿过那层薄薄的胸肌暴露在人前,当着众人的面冲着那个满身煞气的男人展示属于主人的心动。

    “我们回家。”单膝跪地,将季白拦腰抱起,不顾脸上沾染的血迹,在季白苍白的唇瓣上亲了亲,柔声说道。

    轻轻的哼了一声,疲惫不堪的季白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嗅着熟悉的气息,有点昏昏欲睡。隐藏在嘲讽下的害怕与恐慌,在这一瞬间分崩离析,剩下的只有安心。

    不管他表露出来的其他面目是如何的丑陋、弑杀,但是季白能从他那双凛冽的眼神里看到潜藏着的那一抹温柔,独属于他的温柔,尽管他的温柔有些粗鲁。

    把头埋在严博脖颈间的季白,没有发现跟随着进来的司空弘那双复杂的眼神,严博看见了却视若无睹。

    坚定地迈着步伐,走到他面前,冷冷的扔下一句话,“我先带他离开。”

    苟延残喘的季东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倒在地上喘息着,望着严博他们的背影的眼神跟淬了毒似的,不甘在侵蚀着他的内心。

    他苦心经营的一切,都毁了。

    “别担心,后面还有许多有趣的笑‘玩意’在等着你呢,”司空弘用脚尖踢了踢,扯动着有些僵硬的嘴皮,“就跟你当初拥在芙蕖身上的那些小玩意一样,肯定很有趣。”

    听到芙蕖二字的季东,猛然抬眼去看他,“成王败寇,怨不得谁。”怪只怪他太过于狂妄自大,小瞧了严博高估了自己。

    混乱结束后,荷枪实弹的警察同志接管了现场,季白被严博送进了医院,而司空弘则是但是季东寻找隐秘的落脚点。

    季文跃带着于轩到达了樊城,直奔医院。

    而樊城人民医院则是对新入院的两位病人感到无语,帅的惨无人道的男人怀里抱着另外一个看不清楚样貌的男人进来,身上全是斑驳的伤口,身后还跟着一行人,有的还受了枪伤。没来得及八卦他们的来历,都忙活开了。

    至于那个帅的惨无人道的男人直接让医生开单说要住院,结果在医院开了个单间,也不让医生检查也不让护士帮忙清洗伤口,划单缴费之后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关起了病房门,门口还派了两个人把手。

    这是来医院开房了?还是在拍摄真实版的枪林弹雨?

    他们进去没多久,又冒出了两个衣着古怪的人,包得严严实实的出现在病房门口,没一会儿人就进去了。

    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看到病床上面无血色的季白时,于轩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完全可以跟他的脸色相媲美。经过处理的伤口,看上去惨不忍睹但总体还算乐观,真正让严博那么急着把于轩叫过来的原因只有一个,季白的头上出现了一对猫耳朵。

    一对跟于轩头上那对一模一样的耳朵。

    这个发现让严博揪心不已,忽然想起季白跟他提到过他在梦里梦见过自己变成动物的事情,而现在季白正在无意识的向着那个方向在转变。

    “小白正在转换形态,”于轩看着季白头上那对毛茸茸的耳朵,拧着眉,“我需要一些设备替小白检查一下身体,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晚点再说。”如果等季白完成转换,他被押送到这里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按照于轩的要求,替他要来了设备,严博全程守在季白的身旁寸步不离。

    “小白身上大部分都是皮外伤,而且愈合的速度也很快,并无大碍。”于轩看着仪器屏幕上那一团团器官造影,并没有发现没有其他问题。再者,季白的伤口愈合速度比一般人要快,隐隐有了结痂的迹象。

    只是这样的异常被他们默契的忽略了过去,直到于轩在他的腹腔里拍到了一个小小的黑影,于轩才停下了检查的动作。

    “我需要人绒毛促性腺激素检测试纸。”把仪器挂回原位的于轩停顿了一会儿,“还有一部彩超。”

    “试纸?彩超?你发现了什么?”严博把季白的衣服拉好,要不是检查需要说什么都不会让于轩去撩他的衣服。

    于轩没搭理他,而是把用完的仪器推到一边,把严五推进来的彩超机插上电,然后看着他手里那张小小的试纸,皱着眉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急糊涂了,小白还在睡用不了这个,只能抽血了。”

    在严博凛冽的眼神底下,于轩手法十分稳当的在季白的手腕里抽出了一管血,晃了晃递到严五手里,“让医院加快处理,我希望一个小时之内能看到报告,如果不愿意你们也可以采取点非常手段。”他要的是结果,过程如何他不管。

    严五点了点头,“知道了。”

    全程保持缄默的严博握着季白有些冰凉的手,看着他那双非人类的耳朵,渐渐抿了起嘴。他记得当时说起于轩这些特性时,季白脸上的表情十分抗拒,要是他醒过来看见自己的耳朵变成这样会不会

    就在严博胡思乱想时,于轩已经熟练的掀开被子在季白的腹部上抹上一层晶莹的稠状物,圆润的检测器在季白平坦的肚皮上来回游走,再往下点被裤头遮挡住的地方还有一道刀口,那是生麦麦时留下的。

    望着屏幕里熟悉的生物构造,于轩有些担忧地看着季白,这才生下麦麦多久怎么就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就在严博拿着纸巾替季白擦拭腹部的液体时,季白的腰忽然动了一下,随即出现了一条修长的尾巴,颜色跟上面毛发的纹路跟那对耳朵十分相似。

    严博的瞳孔缩了一下,拿着纸巾的手还被那条忽然出现的尾巴拍了一下,吓得差点把纸巾扔在季白身上。

    “那块石头是不是融入小白身体里了?”相比起季文跃的茫然,于轩知道的东西显然更多,甚至还知晓石头的用处,“不需要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我并没有比你早知道多少。”

    对上严博质问的眼神,于轩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他也是无辜的好不。

    要不是唐汉国主动告诉他,直到现在他还被蒙在鼓里,对自己身体变异这事也有了合理的解释,心里的接受度瞬间提到了最高,三个字概况,释怀了。

    “那块石头是小白的伴生石,当年小白出生的时候被季南藏了起来,他才能安然无恙的在家呆在父母身边,咳,虽然他享受温馨的家庭时光并不长”

    说什么季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始祖返魂,可是没有那块石头,不管季白转换之后多完美都好,族里那群老怪物对他始终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要不然也不会对季东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那块石头本就是季白身体的一部分,也算是补全了季白身体欠缺的能量,姑且称作是能量吧。

    按道理来说,石头回到了季白的身体里,把他之前生产时身体上的欠缺都补全了,可坏就坏在他的肚子里那一团肉,原本属于季白的能量大部分都被他肚子里的那团肉给吸收了,因此也造成了季白的昏迷。

    “至于季白肚子里的,我需要拿到验血报告才能告诉你答案,虽然我心里猜测的**不离十。”于轩带着谴责的目光看着严博,“你也太胡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