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闹出人命
    胡闹?他胡闹什么了?

    “之前不是告诫过你,小白的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可你倒好,把我们的话都当成耳边风,如今都闹出人”

    说到最关键的时候,严五拿着新鲜出炉的报告一溜小跑的冲了进来,正好打断了于轩的话,扬着手上的报告单,“报告出来了。”这还是他找到院长一路绿灯才能拿到的。

    于轩闭上了嘴巴,从严五手里接过报告单,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单上那一行‘hcg2124

    参考值0——10’异常的刺目。

    严博挑眉,从他手里结果报告单,蹙着眉问道,“你刚才说闹出什么?!”

    这个报告单看起来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恭喜你,闹出人命了。”

    话一出口,严博整张脸刷的一下全黑了,手里的报告单也因为震惊被他揉成了一团废纸,他可没有忘记在怀麦麦那个小兔崽子时,他遭受着怎样惨无人道的待遇,怀里抱着活色生香的媳妇儿,愣是一口都不能吃,更别提怀着兔崽子的媳妇儿被肚子里的那团肉折腾成什么样了。

    现在,此刻,于轩居然告诉他,闹出人命了!

    然而于轩接下来的话让他从第一层地狱直接下到了十八层。

    “赶紧派人把唐汉国接过来吧,季白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开始转换形态了,”于轩有些头疼,连那对时刻耸立着的耳朵也变得有气无力,“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曾经替他母亲接生过的唐汉国比我更有经验。”

    完了,像是要重点提醒严博似的,加了一句,“奉劝一句,耽误不得。”

    季白的双手隐隐有了兽爪的影子,等他完全转换之后,需要进一步检测身体状态,时刻关注他的各项指标,然而他空有一身本事却无能无力,十分挫败。

    “该死!”严博低咒一声,吩咐道,“让严六去接人,开直升飞机去。”

    见严博派人去接,于轩也不含糊,当着他的面儿给唐汉国打了个电话将季白的情况如实告知,很显然担心的不仅是于轩一人,就连唐汉国也感到揪心,在电话里面交代了一些紧急措施,得知去接他的人已经在路上,连忙去准备需要用到的东西,匆匆挂断了电话。

    而他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等待。

    严博从未觉得如此的煎熬,他握着季白的手,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变成另外一种生物,内心的自责将他淹没,而他的手也逐渐变成了毛茸茸的爪子,按一下肉垫就会伸出隐藏在毛发下面尖锐的指甲。

    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季白的脸也开始浮现出了毛发,他没有勇气去掀开已经半塌的被子,只能像个懦夫眼睁睁的看着季白变成了动物,他们嘴里所说的始祖返魂。

    那是一只猫吧,它拥有比一般的猫更为修长的身型,躯体也瘦,看起来不像是猫反而像豹子多一些,完全转换之后的季白略萌。

    严博看着床上的季白,认真思索着,居然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在他心里不管季白是什么样的形态,他喜欢的不仅仅是季白这个人更是他身体里蕴含的独特的灵魂,不管他变成猫还是狗,他严博爱的始终只有季白,唯有季白。

    时刻坚守门外的严六,敲响了房门,“老板,那边派人来说要转移。”

    闹出了那么大动静,也该警觉了。索性的是,所有人的伤口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现在转移的话也没什么大碍。

    拿起外套把昏迷不醒的季白给包裹起来抱在怀里,给严五递了一个眼神,意会的躬身下去处理。“走吧,差不多了该来人了。”

    司空弘让转移的地方,位置不扎眼,不格外留意的话压根就不会发现这里跟外面有什么区别。

    严博带着一行人化整为零,到达临时落脚点时,就只剩下严五严六、季文跃于轩六人,当然季白是被严博抱着,遮的严严实实。

    “小白呢?”刚进门,司空弘就张望着找人。

    严博没理他,严五严六装作没听见,尽责的站在他身后。

    充当透明人的季文跃抬起头来,“季东人呢?!”声音沙哑而干涩。

    于轩和季文跃是生面孔,司空弘并不会因为他们是严博带来的而放松警惕,眯着眼看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两人,眉头蹙起。

    季白不是被严博送去医院了么,怎么没看见他人,反而多了两个陌生人,更神奇的是严博怀里抱着一坨东西,那小心翼翼爱意绵绵的模样,真的让人很惊悚。

    “季文跃?!”

    混乱结束时,季子顺被司空弘带走了,这会儿正擦着药酒,听到那熟悉的声调,微微蹙着眉试探性地询问。

    “你认识?!”

    对季子顺感官还算不错的司空弘挑了挑眉,在他们脸上来回打转,尤其是季子顺惊愕的眼神,心底有了计较。

    “季东人呢?!”

    季文跃扭过头去看他,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同是也让季子顺感到十分的意外,尤其是看到他脸上拿到狰狞的疤痕时,那种意外瞬间转变成了错愕。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又是谁?!”季子顺猛然站起,把搁在地上的药酒瓶给踢倒,里面的药酒撒了一地空气里弥漫着药酒的味道,“不对,你不是死了吗?!”

    他还记得很清楚,当初是季东回来当着大家的面说他死了的。如今季文跃被毁了容又重新出现,这一现身就开口要见季东,难道?!

    对吵闹充耳不闻的严博,目不转睛地盯着怀里的猫,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是季东!是季东把你弄成这幅鬼样子的对吗?”用的虽然是疑问句,可是季子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季东被我关起来了,”司空弘笑了笑,“如果你不急着见他的话,我一会儿可以带你去参观一下我的刑讯室。”

    在他说出这话时,季文跃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眼前这个人很危险。

    感受到危险气息的季文跃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在一旁充当壁画,面对季子顺的疑问也只是摇了摇头,“以后再说。”

    “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季白在哪儿了吗?”

    这话是冲着严博去的,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但这所有人里面并不包括严博本人。

    他就像一尊雕像,就那么坐着,就外界的一切反应都无知无觉似的,眼里只有怀里那一团不明物体。

    司空弘的眼神骤然变成狂风暴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也越来越恐怖,就在他准备发难的前一刻,严博身后的严六接到了属下的通知,垂下头说了一句,“人到了。”

    只三个字,严博动了。

    “把人带进来,”严博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抱着季白的人甚至开始微微颤抖,“你不是想知道季白在哪儿吗,等那人来了你就知道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