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回季氏
    司空弘在脑海里构想了无数次重逢的画面,可是现实却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他从未想过他的外甥,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外甥,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要不是严博的神情太过于沉重且真挚,要不是他们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司空弘肯定会怀疑是不是他们联起手来耍他。

    “小白变成了一只猫,你在跟我开玩笑?!”

    严博直接无视了司空弘的质疑,双眼紧盯着正在唐汉国检查的那只猫身上,担忧的情绪溢于言表。

    “不行,小白的身体太弱了。”唐汉国的眉头皱得死紧,情况要比他预计的还要严重,转变形态之后按道理还说应该清醒了,然而季白直到现在还昏迷着,这是为了减少活动量而身体做出的一个选择,这就意味着季白的身体已经到达了预警线。

    “就算他全身的器官还在正常的运动,可是长期这样下去,光是孩子都能把他折腾死,”唐汉国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石头的大部分能量都在孩子身上,剩下的能量本来应该可以维持他的活动,可坏就坏在季白受了伤,“必须马上回去。”

    回去?在这个敏感期?

    可不回去还能有什么办法,为了季白的身体着想,这一趟不回也得回。

    严博懊恼的抹了把脸,“去安排吧,我们马上出发。”

    如果可以选择,严博绝对不想让季白回去,奈何形势比人强,不管前面是龙潭还是虎穴,他都得闯一闯。

    所有人都在为接下来的形成作安排,就算心头有无数个疑问,可是在现实面前司空弘不得不压下心里的千头万绪。

    “原则上族里是不让外人进入的”唐汉国说出这话时,得到的是严博跟司空弘冷酷的眼神,一向不畏强权的唐院长在此时此刻,萎了,“但是法律不外乎人情,可以通融的。”他敢肯定只要他说出不行这两个字时,司空弘肯定得拿着枪指着他的脑袋,然后‘砰’的一声脑浆四溢。

    在生命面前,什么原则性什么规矩那都是屁话,命都要没了还要什么原则,而且面对严博跟司空弘这样的人,在他们面前说什么原则规矩,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跟他们忧心忡忡相比,在昏迷中无知无觉的季白正做着对他而言的噩梦。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场景依旧是那个熟悉的人物依旧是那熟悉的投影,“喵”它歪了歪头,金色的瞳孔看着眼前的一切,下意识的发出喵喵喵的声音,质问着那个早就逝世多时的人。

    花海彼端的季南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在抗拒季白的到来。

    跟花海相隔着一条河的季白没有看到上次的那条船,他心里有好多疑问希望能得到季南的回答。他不晓得为什么自己会再次出现在这个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再次变成一只猫,惶恐不安的心并没有因为看到季南而减少。

    他很不喜欢这种被瞒在鼓里的感觉,更讨厌被别人掌控自己的人生,他需要答案。哪怕心里清楚,一个幻象不可能给自己答案,还是抱着试不试的心态去追逐。

    季白下了水,没有了船想要横渡这条看似并不宽敞的河流需要耗费极大的体力,然而努力向花海靠近的季白不管怎么划动自己那四条爪子,就跟停留在原地似的,怎么都到不了对岸。

    “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就在他力竭时,季南挥了挥手,把季白推回了岸边,整个都湿漉漉的毛发都黏在了一起,原本就削瘦的躯干更瘦了。

    “喵”他只想知道答案。

    “这里没有你想要的答案,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季南听懂了他的话,却拒绝回答了他的问题,甚至连脸都不愿意露,背过身去。

    “喵喵喵”我不知道正面回去,我连自己怎么来的都不晓得。

    季白有些着急,甩了甩身上的水珠,发出一连串喵叫声。

    “喵喵喵”我只是想知道那封信里表述出来的无奈是不是真的?你们的死是不是跟季东有关?

    可惜,就算季白把嗓子给叫哑了都没能把离去的季南给喊回来。看着花海彼端空无一人,季白傻眼了,着急了,一头扎进水里疯狂的划动着爪子,去追渐行渐远的季南。

    那三瓣嘴里还发出凌厉的叫声,甚至能从叫声里听出了哭意,那种歇斯底里的近乎疯狂的哭意。

    不管不顾再次下水的季白溺水了,没有了季南的帮助,力竭的他整整个人不,整只猫都沉了下去,四肢沉重划也划不动了。

    “喵”一张口,肺里面的空气就咕噜噜的往外冒变成了一个个小气泡,身体不断往下沉,好像有一双手死死地勒住他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

    严博,严博,严博救我

    随后,季白彻彻底底地昏了过去。

    抱着季白的严博正往季氏族地走,路上被睡相不老实的季白踹了好几脚,偶尔还能听见微弱的喵叫声,声音很小不仔细听的话,压根就听不出来。

    见季白如此有活力,严博的心稍稍放下了些许,没想到一向睡相颇佳的季白变成动物之后居然那么的生机勃勃?是这个成语吧,反正就是很有活力,跟麦麦有的一拼。

    提起麦麦,严博就想起在伊芸那儿的小兔崽子,要是季白真的不,不会的,他不会让麦麦成为没妈的孩子,也不会让自己成为鳏夫,季白一定会跟他白头到老的。

    感受着严二少阴晴不定的气势,在前面带路的季子顺很有压迫力,为什么提议的是唐汉国带路的却是他?!这不公平!

    可惜在强权面前,公平二字简直就是笑话,待司空弘掷地有声的‘就你了’三个字落下,季子顺觉得这一次回族之旅,他不会太好过。

    坐着快艇穿过迷雾,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一座小岛,一座春意盎然的小岛,错落有致的建筑在树木的遮挡下隐隐可见,不是现代的建筑风格更加倾向于古代建筑,古色古香。

    “我们从西边上去,那里接近绿池。”唐汉国看也不看哭丧着脸的季子顺,“我跟小安说好了,我们直接过去。”

    季白的体温开始下降,四肢也开始僵化,哪怕冒着触犯族规的危险他都要把季白送到绿池,那里有他的救命良药。

    季文跃瞟了他一眼,挤开了季子顺把快艇转了个方向,加速前进。疾驰的风把他的帽子吹得猎猎作响,露在众人外的脸莫名的俊逸。

    于轩近乎痴迷地看着他,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甚至与兜帽被风吹掉了露出那对兽耳都毫不在意。季子顺看到于轩露出的那对耳朵,心里咯噔一跳,目光在他跟季文跃身上来回打转,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目光变得惊疑不定。

    由季文跃驾驶的快艇很快就去到了小岛的西边,还未靠岸,就有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大气都不带喘一下,“快点,趁着我爷爷在教训我老爹。”

    唐汉国点点头,“跟我来。”

    一行人,在唐汉国的带领下开始了漫长的登梯之旅。

    西边确实离绿池近,一条长而陡的石梯矗立在他们面前,杂草丛生,看起来像年久失修的模样,甚至还有好些石阶因为磨损出现了断裂,倒是唐汉国他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要不是看在他如此紧张季白的份上,司空弘真的很怀疑他是不是在打击报复他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