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1变天了
    “好几十年没人走过这条道了,”唐汉国抹了把汗,看着眼前这漫长的石梯,稍稍停下喘了口气,“破了破了点,只要走完这些楼梯就到了。”

    他说的都是事实,确实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但捷径也不是那么好走的,不说有多少人守着吧,关键是那条捷径就在祠堂后面,他们人多目标也大,再者他们本来就是偷偷回来的,不能大张旗鼓的跑到祠堂吧。

    听着他气喘吁吁的话,也没多纠结,爬就爬吧,不就是楼梯嘛,反正都走了九十九级了自然也不会在乎这一级。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走到脚都酸的一行人看着眼前没有终点的楼梯,腿都软了。

    “你们的身体素质真差,”季子安一马当先,远远把他们甩在了身后。“还有三千多级呢,按你们这样的速度要走到什么时候?”经常被他老爹揍的上蹿下跳的季子安早就把体力练出来了,虽然过程很苦逼,但是结果很感人。

    抱着季白的严博,像一台不停运转的机器,机械的迈着腿,速度并没有因为石阶的破烂而减慢,甚至于每一脚都落在了杂草上,没有落空,只是呼吸变得有些沉重。

    “你还不错嘛。”季子安伸手想去拍严博的肩膀,没想到落了空,拍在了空气上,有些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摸了摸鼻子。

    那人长得还不错,就是太不近人情了。

    剩下的路程,异常的沉默。全程只听得见沉重的呼吸声,各个都紧闭着嘴巴,那说话的力气留在爬楼梯上。

    二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位于山顶的一个天然的池子,被茂盛的树木包裹其中,形成了独特的环境优势。

    双腿发软的司空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优雅不优雅,他都快累成一条狗了。

    所谓的绿池,顾名思义就是绿色的池水,也不是纯粹的池水,还未走进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草药味,那股味道跟之前季白怀麦麦时喝得那些草药的味道是一样的,喝洗澡水?

    “别小看这个池子,我们世世代代都是靠着这池子活下来的,尤其是像于轩这样的,进去待一段时间”季子安一脸荣辱与共。

    “所以之前喝得都是洗澡水?!”严博发誓,要不是他现在抱着季白肯定会冲上去狠狠给他一拳。

    唐汉国拼命甩头,否认,“怎么可能?你真当绿见草是街边大白菜啊,给小白的那些已经是族里的存货了。”

    说着,从包里摸出几味草药,看也没看,直接扔进池子里。草药扔进去一会儿后,平静的池面像开水一般沸腾了起来,冒出好多气泡随后破裂,升起了一股股热气。

    “趁现在,把小白放进去。”草药的药力融进了池子里,探了探池水的温度,连忙让严博把人放进去。

    严博蹙着眉,有些迟疑的掀开外套把里面的季白抱起放进池水里。幸好,冒着热气的池水不烫,这才放下心来。

    犹如浮萍一样,整只猫飘在了水面上,翻腾的气泡也随着季白的进入变得热闹起来,没多久整个池子烟雾萦绕,渐渐的就看不到季白的身影了。

    严博忧心忡忡地盘坐在泥地上,双目紧盯着池水,专注的模样感染了其他人,一早就坐在地上的司空弘凑了过去,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于轩,你也下去吧。”唐汉国看着于轩被熏红的脸,眼神里迅速划过一道不可思议的光。

    听到唐汉国的话,于轩有些迟疑,下意识地把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见他还在犹豫,可是季文跃先一步将他抱起放了进去,他惊呼出声,随后怕惊扰到在池边严博,闭上了嘴。

    进去之后,池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渐渐将他推到了池中央,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泡着一只猫。

    温柔的池水冲刷着他的身体,小腹开始变得暖洋洋的,那股暖意从腹部为起点渐渐蔓延至了全身,暖的他有些昏昏欲睡。

    看着一前一后进去的两个人,这才反应过来惊讶的嘴巴微张,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指着绿池里面的人,“那那是不是”那是不是季白?是不是他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横跨一步捂住季子安的嘴,“别吵吵,你想把你爷爷引过来吗?!”那群顽固不化的老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发的。

    提及爷爷儿子,季子安点了点头,非常识趣的屈服了。在季子顺收回自己的手时,很明智的闭上了嘴巴,然而脑子却是不停的转动。

    那真的是他们找寻多年的季白?!就目前来说,能够完全转换形态的只有当年的那个人,季子顺真的找到季白了?!这才出去多久,之前不是说还不确定吗,毕竟这世界上姓季名白的人不在少数。

    从小耳濡目染的季子安,对季白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感到十分好奇,虽然传奇这个词语用得有些不合理,可是流落在外二十多年还能独善其身最终回到族里,当中肯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

    不管怎么样他都打定主意要留在这里,传说中的始祖返魂,备受爷爷推崇的季白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果然,答应唐叔的请求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明智了。

    绿池上方的烟雾越来越浓,蔓延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在池边的两人都被笼罩了进去,原本距离严博不远的严五跟严六,因为担心严博安全往前走了一小段落,紧随其后也进入了浓雾中。

    “绿池动静那么大,虽然有树木挡着,我估摸着那群老家伙肯定知道我们回来了。”唐汉国有些头疼的看着烟雾萦绕的池子,他没想到季白进入绿池后,反应居然会那么剧烈。

    季文跃沙哑的声音显得十分缥缈,明明人就站在他们身边,但声音却像是在远方传来。“那又如何。”

    好几次死里逃生,他对那些老家伙早就不抱任何的希望,自然也不会在意他们的态度。如今,对他来说,于轩才是最重要的,当初交付给他的任务他也完成了。

    抹了一把眼镜上的水雾,唐汉国蹙着眉看着越来越浓厚的雾气,没预料到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动静那么大,族里的那群老家伙肯定是知道了绿池有人,再加上季子安不见了,大概能猜到是他把人带来的,现在没有贸贸然的上来,怕是在山下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看唐汉国频频望着他,季安杰摸了摸鼻子,“你看我也没用,说什么我都不会下去的。”自讨落网这种事他才不会蠢到主动往身上揽,要是被他爹抓到了少不了一顿打,他都十六了还天天被老爹打屁股,说出去丢死个人了。

    “我让子顺陪你去。”唐汉国看着他,一脸的情真意切,“子安,不是唐叔坑你,唐叔实在是走不开啊,里面的人什么一有什么情况我好及时应对。”

    说着,主动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去打听敌方消息这么光荣而又沉重的任务我只能交给你,简单点来说,就是唐叔只信任你,所以才会把这个重任交付给你。”

    被唐汉国吹捧的季子安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唐叔你真的那么信任我?”

    “当然,你可以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这个任务交给别人我都不放心。”

    “那行,这个任务我接啦。”迫切希望得到大人肯定的季子安把刚才自己那番‘豪言壮志’给扔到了脑后,得意洋洋的冲着季子安说,“既然唐叔摆脱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你当小弟好了。”

    季子顺跟唐汉国交换了一下无奈的眼神,宠溺的摸了摸季子安的脑袋,笑道,“那就请子安大哥多多关照。”

    “谁让你摸大哥的头了,”季子安不满的看着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季子顺,“你这样没规没矩如何能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

    跟季文跃打了个手势,季子顺就领着季子安从另一条道下山,接下来的事情不适合让季子安参与进来,他还小,一向被族里人保护的很好,实在不适合参与进那些污秽的事情里。

    临走前,季子顺扭头去看了一眼烟雾萦绕的山顶,感慨道,族地的天,要变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