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变化
    说得越多,季子顺对这里就越是厌恶,看待季丘的眼神就越是陌生,他对这个养育他的地方充满失望。

    “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季丘冷静下来之后,把茶几上的狼藉收拾干净,重新给自己倒了杯茶,“反正这里离绿池那么近,我自己亲自上去看看,也不费什么功夫。”

    看着稳如泰山的季丘,季子顺也不着急,呼了口气,“您去吧,我就不送您了。”光是严五严六都够他喝一壶的,就他这幅老胳膊老腿,不是他小看他,而是他老人家的体格跟人家的没法比,“我怕您有去无回。”

    “”季丘。

    他这是被恐吓了吧。

    可是看季子顺的表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而且他一直在强调严这个姓氏,严家的人也在上面?不无可能,他的孩子姓严,那么他的伴侣也就是严家人,如果真的是严家人那么事情会变得更加棘手。

    “你个不成器的东西,连未来媳妇都被别人抢走了,你还有心情喝茶!”

    正在喝茶润嗓子的季子顺被季丘突如其来的话给吓了一跳,疯狂的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咳咳呃”

    他没出现幻听吧?什么未来媳妇儿?他什么时候有媳妇儿了?!

    “你没听错,季白就是当初给你定的未来媳妇儿,不然凭你这个弱鸡为什么会选上守卫。”季丘一脸嫌弃的看着季子顺的小身板,“当初那么多人里面唯独让你去也是因为这个。”

    当了将近三十年单身狗的季子顺,还是第一次听说自己有个什么未婚妻,“族长你也不能为了得到他的消息造我谣,我单身了那么多年也没听谁说过我有未婚妻什么的。”

    季子顺一脸惊愕地看着季丘,眼神里满是难以置信,压根就不相信季丘说的是真的,这么多年都没提过,现在才提起,用心险恶。“就算有,我也不会承认的!”

    “你是没有未婚妻,但是你有未婚夫。”季丘笑了笑,在这里男男结婚那都是很正常的事,可以说传宗接代靠的也是男人。

    季子顺费力堆起笑容,“族长,你想知道什么?!”

    够狠!要是被严博那个醋坛子知道季白曾经被代表有过他这么一个未婚对象,他真的有理说不清了到时候,按照他的性子他还能看得见明天的太阳?

    不得不说,季丘这招够狠。

    “好吧,您也别开口,我主动交代,”季子顺伸出手摆在他面前,也不让他开口,“季白怀孕了,唐叔检查出来的。但是他现在的情况不好,季东把他抓住了,是严家人把他解救出来的,要不是逼不得已谁会愿意回来。”

    像是没有听到季子顺话里的嘲讽,季丘捧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脸上的神情变得复杂。

    “外公,季文跃也回来了。”季子顺一提到这三个字,脸色也有些难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可是看他那个表情也不会善了的。”

    季文跃是上一任守卫,相比较他而言,季文跃更得人心,毕竟人们往往崇拜的是拥有强大实力的人。就他那身手,季子顺也是羡慕的紧。

    当然,他没有说的是,季文跃那个青梅竹马的医生,好像也怀孕了。

    良久,季丘才缓缓的叹了口气,“一步错,步步错。罢了,你走吧。”

    季丘那满是褶子的脸都散发出暮气沉沉,那佝偻的身型比往常更显得矮小,活在他记忆里的那个老人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成了第二个人,一个陌生的老人。他不觉得时时刻刻为氏族打算是一件错事,唯一错的是他选错了方法。

    血脉是需要传承,但也要讲究方法,除了问题不是在自身上找原因,而是想方设法的去掠夺去侵害,这样的得来的传承又如何能长久。

    就季子顺跟季丘打擂台时,在绿池里的季白正缓缓睁开眼睛。

    从那个令人窒息的梦境里醒来,眼前是迷蒙的烟雾,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他不是在河里么?应该是在河里吧,只是周围的一切被遮挡了起来,能见度不到十米,浓重的草药味冲击着他的嗅觉,熏得他头晕脑胀,四肢更是被坠上了千斤铁似的,沉甸甸的让他无法动弹。

    他昏迷之前不是跟严博在一起的么?那他人去哪儿了?他到底是清醒还是昏睡着?!

    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些问题,就像是卡壳的磁带,不断的发出‘嘶嘶’的声音。

    鼻尖是浓重的草药味,味道有些熟悉,相比起以往,如今这股味道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混杂了草药味的河水诱发了他内心深处的不安,那张发馊发硬的被子,永无止境的谩骂,和那些恶心的嘴脸交缠着织出一个茧子,把他紧紧的包裹在里面,成为了他青少年时期的噩梦。

    跟严博在一起之后,内心深处的那些不安渐渐少了,属于他青少年时期的那个噩梦似乎从来都不存在似的,每天都活在严博的为他建造的港湾里面,偶尔伊芸为难一下他,相比于以前的生活,他是真的很幸福。

    浮在水面上季白,无神地望着那一片经久不散的雾气,隐藏在心底里的负面情绪侵袭着他的内心。

    “喵”严博,严博你在哪里?!

    季白的不安让他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腹部突如其来的疼痛更是让他蜷缩成一个小虾米,眼前阵阵发黑,疼痛一**袭来,最终把他拉入了黑暗的深渊。

    相隔季白不远的于轩听到了那微弱的喵叫声,刚睁眼就看见季白下沉的速度更快了,没一会儿就露出一颗毛绒绒脑袋,余下的身体如数被淹没在水里,双眼紧闭满脸痛苦的模样,池水也因为季白变得沸腾起来,渐渐把他推到了岸边。

    岸边的浓雾慢慢向池中央聚集,被推到岸边时,于轩几乎是坐在水里抬头就能看见严博那双凛冽的眼睛。

    “你怎么回来了?!”季文跃蹙着眉,把他从水里拉了出来。

    神奇的一幕就在那一刻发生,沾染在他衣服上的水珠像是能感应似的,在于轩离开水池的那个瞬间,如数从他的衣服里脱离出来,回到了水里。

    习以为常的于轩站在季文跃身边,看着中间那团凝如实质的烟雾,“他需要你。”

    季白情绪的波动导致了绿池的不平稳,如果不能安抚有些失控的季白,后果不堪设想。被季白主控的绿池开始排斥一切的外物,像一个茧子把季白死死的包裹在里面,自己不出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池水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聚拢烟雾的形态也渐渐发生变化,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白色蚕茧,不断的缠绕、旋转,越裹越紧。

    “他在不安,而这种不安正在摧毁他的心理防线。”

    严博没说话,直接一跃而下,池水一下又一下的冲刷着他那身昂贵无比的手工定制西装,在抗拒他的接近,他的每一个步伐都变得有些沉重而艰难。

    媳妇儿需要他,这个念头支撑着他前进。

    从未觉得他跟季白的距离那么遥远,明明季白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可外界的一切都要阻碍他的前进,阻碍他跟季白相遇。

    “喵”

    季白微弱的叫声,让严博精神一振,,整个人冲着那团白雾扎了进去。里面灰蒙蒙一片,能见度很低,严博只能根据自己的听觉去分辨季白的位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