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物是人非
    确实不是说那些的时候,内里的利益纠纷可以在私底下解决,但是季白跑了那他们此次出行的初衷就泡汤了。

    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但人没了那他们就真的为了千古罪人。

    “折腾了那么久,你们也累了吧,不如跟我们回去休息!”季群看了他爹一眼,充当和事佬,笑着招呼着他们,但是态度十分强硬。“至于其他事,等你们休息好了再谈。”

    “如果我说不呢。”严博眯起了眼,一脸不善的看着季群。

    季群呲牙,他身后的忽然亮起了一道灯,将岸边的一切都照的瓦亮瓦亮,“可由不得你们说不。”

    他们被团团围住,成了瓮中之鳖。

    司空弘挑眉,有些惊讶地看着忽然出现的一群人,嗤笑出声,“还拿那些草木皆兵的玩意来吓唬我呢,真以为我看不穿你们这些小把戏啊,同一个伎俩用久了也不晓得换换。”

    无非就是利用投影制造出的人像罢了,那么多人忽然出现在这里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要真的是有那么多人,那几个老不死的脸上的神情就不会那么慌张了。这套伎俩,二十多年前他就上过一次当了,如今还用,真把他当傻子看了是吧。

    灯打在司空弘的脸上,那俊逸的五官在配上嘴边那抹邪肆的笑容,放到外面都是风靡万千少女的存在,可是在他们眼里,就等同于跟阎罗王的微笑。

    “你你是”率先认出司空弘的那位季海,颤抖着手,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如同看到撒旦降临。

    舔了舔嘴角,司空弘颇为苦恼的上前几步,把季白挡了个严实,“看来有人认出我来了呢。”

    说这话时,很明显能感受到司空弘那股嗜血的光芒,就像是一头蠢蠢欲动的狼,张着血盆大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只要他们漏出一丝的胆怯,下一刻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将他们拆吃入腹。

    “这些年你们过得不错嘛,比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发福了不少,看来这些年没有白花我妹妹的钱。”

    当年的事,不是他们不说就不代表没人知道,司空家的女儿出嫁光是嫁妆就不少,当年他被绊住了脚无法彻查,如今他有的是时间一笔一笔的账连同利息全部收回来。

    被当面指责圆润了不少的几位老人家,纷纷转变了脸色,毕竟他们的吃相非常难看,当年也是为了那些东西大闹过一场,影响极其恶劣被季丘狠狠的教训过,才老实了不少。如今被当众揭穿,他们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你们走可以,把季白给我们留下!”老人b无视他们纷纷涨红的脸,理直气壮地开口,“他是我们的少族长,怎么能跟你们一起离开。”

    听到少族长着三个字,季文跃忍不住嗤笑出声,看着眼前这些道貌岸然的长辈们,张狂的大笑出声。

    “谁在笑!有什么好笑的!”老人b黑着脸,扫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嘲笑他的目标人物。

    而嘲笑他的主人公季文跃,拍了拍于轩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松开了于轩的肩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是我笑的,你又能如何?!”

    “你是”

    “我是谁难道威叔你不清楚?”边说边摘下自己的兜帽,露出那张狰狞的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老人b,那个被季文跃称作是威叔的老人,“当年可是你欺骗我去追杀你口中那位所谓的少族长的呢,这么快就忘记了?!”

    见季文跃上前,司空弘往后退了两步,身体始终遮挡着季白,低声询问严博的意思,目光一直落在季白身上。

    “也是,毕竟威叔也老了,年纪大了嘛,记性肯定不好,”季文跃将他们的神情收归眼底,眼神里划过一抹自嘲,当年的他是有多天真相信了这群狼心狗肺的人把自己害成如此地步,不仅如此还让于轩白白等了他那么多年,“你记不住没关系,我们这些做小辈的记得就行了,为了避免你忘记,我会好心的时不时提醒一下你。”

    那个叫威叔的老人,攥紧了拳头,顶着他们不善的目光,面不改色的训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不就是不让你跟于轩成婚吗,至于你怎么污蔑我!?我早说了,于轩血统不纯,不是你的良配,偏偏你就是自甘堕落,死不悔改。”说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企图转移他们的视线。

    可惜的是,在季文跃说出那番话时,他周围的那几位下意识的远离了他,就连季丘落在他身上的眼神都变了。

    不能轻举妄动,要保持平常心、平常心。

    季威在心底默念着,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抖动,在昏暗灯光下显得十分狰狞,愣是清出了周围半米的空白地方,十分显眼。

    “你以为他们都是傻子吗,相处了那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啧啧称奇的季文跃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们,“别忘了,我可是守卫。”

    季氏的守卫,是最为忠诚的,也是每一任少族长的保镖。能让季文跃说出那样的话,哪怕他不再是守卫,哪怕他的话打了个折扣,但不可否认他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信任的。

    当年季南跟刘芙蕖的死,不是没人怀疑,只是被季东拿出来的东西堵住了嘴,在巨大的利益之下他们选择了无视,随后又传出季白失踪的消息,没多久季文跃就出去找人去了。

    这是季威的官方说法,基于对他的信任,他们都相信了他的说辞。可如今看来,处处都存在可疑,只是他们从来都没往那个方向去想。

    季威真的是派季文跃追杀季白?如果是真的,那么季南跟刘芙蕖的死是不是别有隐情?!

    细思极恐。

    他们的话季白听了进去,他动了动,低声说道,“先留下来吧。”

    “嗯?”严博拉了拉有些外滑的外套,“怎么?!”

    “总要弄清楚我父母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季白靠着他,扫了往前凑的司空弘一眼,重新把头埋进去,“我可是很记仇的。”

    特别强调自己很记仇的季白,那软糯的音调让人忍俊不禁,就连严博那张冷硬的五官都因此柔和了不少,更别提司空弘了。

    曾经的刘芙蕖也是这样跟他撒过娇,可如今物是人非,再也看不到那鲜活的笑容了。

    暂时压下脑子里的回忆录,司空弘深深地看了季白一眼,上前拍了拍季文跃的肩膀,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老头,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去休息吗,走吧。”

    跟司空弘对视了一眼,顺从的往后退了几步,把主场交给了司空弘。

    一直充当透明人的唐汉国蹙着眉,有些闹不懂他们的意图,但总归留在这里他的安全系数要更大一些,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

    惊讶于司空弘的妥协,季丘也没多说什么,示意季群把人带走,“诸位请吧。”

    “难得留下来做客,你们得安排个大院子才是,不然住不下我们那么多人。”言下之意,是他们所有人都住在一起,不需要费心再做别的安排。

    得到老爹旨意的季群点点头,领着他们往前走,但一向老实的季群的内心也不禁产生了怀疑,这真的是他一直所爱戴的氏族吗?可惜,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至于想脱离队伍的唐汉国,在严五严六的胁迫下,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