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内讧
    期盼他们能将他拯救出去的唐汉国,殊不知他所期盼的那些人已然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管他的闲事。如何迈过这个坎,是他们目前所要应对的。

    面对季丘那张满是褶子的脸,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这个坎怕是不好过。但,不好过也要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总会有合适的理由。

    “看来我不管事的这些年,你们也没少折腾,”季丘的声音阴沉沉的,像是在宣召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你们年纪大了,这些老胳膊老腿也折腾够了,从这一刻开始所有的权利我都会收回,至于文跃说的那些话”

    季丘的表情十分凝重,连空气都变得压抑。

    “季丘,别以为你是族长都可以为所欲为,你别忘了你族长前面还得挂个代字。”季威眯了眯眼,想在权利上面做文章。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可季丘积威已久,哪里是他能够动摇的。素日里他们仗着自己的辈分折腾,季丘大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过分他也不会过多干涉。原以为他们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他们如此胆大包天,居然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就算我是代族长又如何,我说要处理你们谁敢说不!”

    他们这些年的作威作福早就弄得怨声载道,处理他们可以说是一件顺应民心的事,倚老卖老恬不知耻的人早就该收拾了。以往碍于颜面,不好多说什么,可今时不同往日。

    “还等什么?把人给我关起来!”

    在岸边围堵的人快步走了上来,无视季威他们的叫嚣,把他们扭送到了刑堂,那个被他们视为地狱的地方。活在他们淫威之下,凡事都要顺应他们的意愿,但凡发现一点不顺意的都被逮到刑堂施以刑罚。如今,也该轮到他们尝试一下刑罚的滋味了。

    押送走了那群倚老卖老的老家伙,季丘独自一人站在原地,瞭望着远方,叹息道,“阿南,你是对的。”可惜,他觉悟的太晚,平白多了两条冤魂。

    人老了,连心都软了。

    跟在季群身后的严博等人,直接入驻祠堂。住所还是季文跃提供的意见,季氏的人再怎么混蛋也不敢在祠堂里动手,所以住在那里无疑给他们提供了一丝保障。

    也没多做考虑,季群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还安排人给他们布置了简陋的住所,就地取材用布帘隔开了几个地方让他们休息。床跟被褥都是现成的,铺上就是了。

    唐汉国的床位被安排在了严五跟严六中间,司空弘看着这样的安排露出一口大白牙,“这样不错,希望你今晚能做个好梦。”说完,径自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睡觉。

    折腾了那么久,也累了。

    被困在中间的唐汉国也没多做纠缠,直接到头就睡,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于事无补,还不如好好睡上一觉养足精神应付明天的事情。

    见他睡下了,严五严六也闭上了眼睛,没敢睡熟。

    床铺好了,严博把季白放在了床上,拉过被子替他盖上,刚起身就被季白一把拽住,他眼神里的眷恋和不舍让他停驻不前。

    “我去给你找点吃的,吃完了,你好好睡一觉。”

    季白拉着他的手,抿着唇,“别离开我,严博。”

    反握着季白微凉的手,认真的点头,“不离开你,我只想给你弄点吃的,你很久没有进食了。”

    紧紧拽着严博的手,那执拗的模样像极了怕被人抛弃的孩子,严博在心底叹了口气,重新蹲下身把下巴抵在他的额头上,下巴上冒出来的胡渣硬硬的,有些扎人,可季白却能从上面感受到严博的气息。

    “我不饿。”他只想跟严博呆在一起。

    在他说完这话时,肚子适时响起了一阵轰鸣,让季白羞的无地自容。

    严博挑眉,“这就是你说的不饿?!”

    可就算是这样,季白依旧不愿松开严博的手,比起饿肚子他更加害怕他的离开。只要升起这样的念头,他的身体都忍不住的颤抖,不安就会无限放大。

    “你可不能饿着。”他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怎么能饿着。

    季白舔了舔干涩的唇瓣,轻摇着自己的头,感受着胡渣在他额头上划过的刺痛感,止不住的上瘾。

    下一瞬,严博抬起头,后脑勺被他扣住,往前一压,正好触碰到了严博的唇,下一秒那条滑腻的舌头就伸进了他来不及关闭的牙关,跟他的舌头缠绵在了一起。

    被亲的七荤八素的季白,晕乎乎的连嘴角流下了可疑的液体而不自知,直到被严博的闷笑声震醒,才红着一张脸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季白不愿放手,严博也不好勉强,正想着带着他一起去找吃的,那边的季文跃就端着热乎乎的饭菜过来了。

    清粥小菜,虽是清淡了点,但胜在热乎。

    “饿了那么久,季白也不适合吃油腻的食物,暂时委屈一下将就着吃吧。”东西还是他跟季子顺要来的,他送粥过来时,季文跃也瞧见了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季子安。

    “谢谢。”季白看着热气腾腾的粥,冲着季文跃笑笑,接了过来。

    先他一步,将托盘接过,严博搅了搅煮点有些软烂的白粥,就着小菜吃了两口,没觉得有什么不适,这才勺了一勺递到季白嘴边。

    看到这一幕,季文跃识相的离开,免得打扰他们夫夫两个恩爱。

    粥微烫,配合小菜吃起来,意外的爽口,叫嚣着的胃也得到了满足。

    在你喂我吃的过程中,季白将满满一大碗吃得干干净净,剩下的都被严博包圆了,如同平日在家里那样。

    吃饱喝足,嘴角含笑的季白窝在严博怀里,打了个呵欠,嗅着熟悉的气息,困意渐渐袭上心头。

    “睡吧,我陪着你。”严博亲了亲季白的额头,搂着他的手臂紧了紧,声音低哑暗沉的说道。

    季白轻哼一声,伴随着严博沉稳的心跳声,迷迷糊糊的开始犯困。

    在严博的怀里,连睡觉都觉得格外香甜。

    相比起季白的好眠,被迫充当柳下惠的严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能在心底里低嚎着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睡觉。

    失眠的还不止严博一人,先不提唐汉国如何的辗转难眠,在刑堂的那几位老人家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像是故意安排似的,将他们关在了同一个地方,门一关上,立马就泾渭分明。很显然,季威被孤立了,季文跃的话刺激了他们的神经,由利益而结成的同盟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人用几句话分解了。

    季威看着避他如蛇蝎的几个人,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们几个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季海瞪了他一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我们在贪财也没有丧心病狂到要害人的地步。”

    “就是。”季实

    “阿南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想要钱难道他还能不给我!?”季平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算是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了。”季海

    面对他们的谴责,季威嗤笑着,看着他们的目光带着怜悯、恼怒等复杂的情绪,“说的真好听,把自己说的跟好好先生似的,当初也不晓得是谁在分钱时大打出手,吃相不是一般的难看。”

    “季威,我们承认我们是贪财了点,可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想到要害人,”季海怒视着他,恐惧的眼神出卖了他的内心,“是你害死了季南,别想拖我们下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