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投诚
    季丘张了张嘴,压根就无法反驳严博的话。

    “那么,你有什么资本来跟我们谈论季白去留的问题。”

    要走的不是季白,而是他们这些未经允许踏入私人领地的侵入者。而如今,他们这些私自闯入私人领地的人,还理直气壮地要求季白留下来承担起生育的责任,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先不提季白是否成婚这个问题,光是为了生育这二字都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给轰出去,免得在这里碍眼。

    “可他是季氏的一份子。”季丘爬坐起来,再次强调这句话,来挽救他那频临崩溃的心理防线。

    “除了一颗精子,季氏没有给我提供过该有的生活和教育,”季白正视着他的双眼,平静的看着他,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看着他完全就是看着一个陌生人,“我的生活除了逃就是防御,因为我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

    很不巧的是,派人追杀他的一直都是他嘴里强调的季氏的一份子,好不容易逃过了死劫,却要他上赶着过来送死,脑子秀逗了?

    “其实你们一直都清楚季东的所作所为,可是呢?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阻止他的行为,也没有人主动看顾我,每日每夜都生活在恐惧中的我凭什么要帮助你们?生不出孩子那就别生了,作孽太多就不要想着救赎,那都是你们自找的!”

    如此冷酷无情的季白,严博还是第一次见到,却意外的爱死了他这副表情。

    “限你们两天之内,搬出去!”季白连敬语都不想说了,“另外,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如若不然,你们也跟着一起去监狱里面住着吧。”

    季白所表现出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强势。

    季丘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一下懵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怎么好好的岛就不是他们的了?

    不对,节奏完全被他们控制在手里,先是逼问他要交代,被他反驳之后话被动为主动,把他一步步逼入窘境,完全就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难道——

    季东在他们手里?!

    呆坐着的季丘沉吟了半晌,站了起来,拾起一旁的拐杖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丝毫看不出他是位年近古稀的老人。

    说了两天时间,严博也没有给他们准备的时间,集体从祠堂搬出来入驻了季东的豪宅,连上网后严博让人把资料扫描传真过来,打印出来后让季子顺贴在了祠堂的大门,还怕代理族长看不到似的,在他家门口也贴了好几张。

    贴出去的告示无非就是想告诉他们,现在他们居住的这个地方是别人的,你们属于侵入者无权使用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限他们两日之内搬离,否认将会采取强制手段驱离。

    当然,严博的本意是想让他们互相攀咬,完善当年的事实。季丘不说实话没关系、季威他们不说实话也没关系,只要将他们所说的一切共同点串联起来,他们距离真相也不远了。

    他不想把事件都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速战速决是他唯一的要求。

    要想获得居住权,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不说实话?没关系,反正季东还在他们手里,有的是方法让他开口,毕竟司空弘的手段他是信得过的,虽然他对他并不了解。

    司空弘的保镖没跟来,想必是留在了外面好好招呼季东呢吧。

    严博猜测的不错,被关在小黑屋里的季东正享受着特别的招待。

    “季东,别嘴硬了。”

    肿着一张猪头脸的季东,费力的抬起头,嘲笑道,“别别白费力气了,我是我不会屈服的。”

    “不屈服?”司空弘的保镖在他面前来回走动着,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不屈服好啊,真怕你说你招了,那我为你量身定做的那些刑具不就白费了。”

    说着,招手让人把东西搬进来,狭小的空间里顿时塞的满满当当的。

    “你看,这些小玩意是不是很有趣,你可要挺住了,不然白瞎了我一番功夫。”

    季东看着琳琅满目的刑具,眼神里划过一丝恐慌,“不,你不可以”

    “不可以?!这里你说了可不算,且受着吧。你该庆幸,比起小姐,你受的这点苦头还不算什么。”

    看着眼前这位十分抗拒的季东,心里也是一阵酸楚,比起当年刘芙蕖受到的伤害,他这点伤痛又算的了什么,就算老板不说他也会好好招待他,把当年小姐受过的苦一点一点的百倍偿还。

    “哦,对了,关进来那么久怕是很想知道外面的消息吧。看在你那么不屈的份上,我勉为其难的跟你说说好了,也别太激动。你在荔城的公司倒了,季氏集团被收购,当然还有族里那些跟你同仇敌忾的老家伙们也怕坚持不久了吧。”

    “”季东呆愣半晌,嘶嚎道,“你们这群王八蛋,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不管他如何叫嚣,都无法改变既定的结局。

    尚在荔城的季子杰看着这曾经辉煌过的大厦、曾经辉煌过的公司,被贴上一张张白色的封条,内心十分平和。他策划了那么多年,在他手底下忍辱负重那么多年,终于都解放了。

    不管过程如何,他终究是完成了他的托付,那么多年的忍辱负重在这一刻得到了解脱。季东倒了,季氏也倒了,距离他托付的任务还有最后一项,也该由他去完成了。

    完成之后,就彻底的放下过去,不管过去的伤痛如何的狰狞,他也要试着放下,然后去拥抱未来。

    走出季氏大门的季子杰抬起头仰望着天上的太阳,有些刺目。但灼热的阳光透过他的脸把热度传进了心底,暖洋洋的。

    “季先生,请上车!”

    被打断的季子杰也不恼,侧过头去看,“来的真够快的,怕我反悔?!”

    “怎么会,季先生的信誉我还是信得过的。”站在车旁的赫然是余成,“只是时间紧迫,迟则生变。”

    说到底就是不相信季子杰。

    不被信任的季子杰耸了耸肩膀,右腿跨进了车里,“我的时间很宝贵,麻烦贵公司的动作快些。”

    负责押送季子杰的余成欣然同意。

    在这敏感时期投诚季子杰很显然没有得到严博的信任,哪怕他在季氏内部配合他们的行动,让中信更快的收购季氏集团,可到底他姓季而且还是季东的侄子,光是这层身份就让他的信任大打折扣。

    所有合约的签署都是在车上进行的,余成主要的任务是把季子杰送到樊城,到了那边自然会有人把他送到该去的地方。

    余成也不晓得严博想要做什么,先是举报季氏紧接着是收购,在这一系列的动作里面压根就没看见他出面,全程都是他在后面操作,更奇特的是作为被收购方的季氏集团居然主动将价格压到最低,几乎可以说的上是白送。

    阴谋?就算是阴谋,他也认了,白捡一个上市公司这么大的馅饼砸到他的脑袋上,他不出手就是傻子。至于那么什么阴谋阳谋,全部都交给老板解决,他就一打工的,玩不来那些阴谋诡计。

    “我并没有恶意,不需要那么草木皆兵。”季子杰笑笑,只是那个笑容在常年不言苟笑的脸上有些狰狞,“太久没笑过了,都不会笑了。”

    抚上自己的脸,总感觉那些岁月把他的喜怒哀乐都蚕食的一干二净,连情绪都不晓得要怎么表达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