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所谓的托付
    季子杰回到族里的时间尚早,被带到严博跟前时,季白还在睡。

    院子里的花朵竞相开放、花香四溢,丝毫没有因为气氛紧张而影响百花绽放。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季子杰想起了自己少年时期的那些无拘无束的稚嫩面孔,心情也没来由的大好,连僵硬的嘴角都柔软了不少,他很久没有过这种闲适的心情了。

    季白的这一觉回笼觉,睡到了下午三点。

    大概是因为严博就陪在身边,这段时间所有让他不安的事情跟长了脚似的统统消失了,睡眠质量直线上升,睡得格外安稳。

    睡得迷迷糊糊地季白翻了个身,伸出手去抹,没想到却扑了个空。

    季白一愣,尚存的那点睡意因身旁冷掉的位置而消散,从床上猛然坐起,环顾一周,压根就没有看到严博的身影。

    “严博?!”

    没有得到应答的季白,掀开被子下了床,赤着脚走出了房门,四周转悠了一圈,压根就没有发现严博的影子,反倒看到了卿卿我我的季文跃和于轩二人。

    刚转身,通往院子的们就被推开了。

    “醒了?!”推门而入的严博看见他,唇角微微上扬,弧度不算明显,但是对于一向面无表情的严博来说,倒是难得一见。

    只是他的目光落在他**裸的双脚上时,那微微上扬的唇角立马塌了,随即暴怒,“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是不是非得我动手教训你才长记性啊!”

    不等季白反应,严博弯腰一把将人抱起,径自往客厅的方向走。

    当着众人的面用这个姿势抱起,季白始终觉得有些不自在,更多的是羞涩,“我可以自己走的。”

    “哦。”嘴上应着,但脚下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

    听着这不走心的回答,季白知道,严博压根就没打算听从他的意见,对于抱他这件事,没得商量。

    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的季白有些无奈,严博认定的事情,几乎没有妥协过。

    走到客厅,目标很明确,把人放在沙发上,替他拍了拍沾染在脚底下的灰尘,起身去给他弄了一双棉拖鞋,搁在地上,双手扣住他的脚细细的揉捏起来。

    处于茫然状态的季白看着他,他要做什么?

    “怎么了?!”好好的,干嘛给他按摩起来了?

    严博看了他一眼,“你睡觉那会儿不是脚抽了一下吗。”

    “有吗?!”季白努力回想了一下,也没觉着自己的脚有抽筋啊。

    难道看到一向温柔的媳妇儿露出这样天真无邪的表情,眼神暗了暗,脑子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不和谐的画面,连注意力都带跑了。

    “嘶”严博的手刚好捏住了他的脚裸,那根劲被他用力一捏,跑了位。

    被季白痛呼声换回神智,严博猛然抬头去看他,“疼了?!”

    看着严博自责的脸,笑笑,“还行。”

    不等严博说话,一路尾随强迫观摩了整个过程的季子杰干咳两声,试图换回他们两人的注意力。

    在季子杰略显戏谑的目光下,季白从严博的手里收回自己的双脚,塞进棉拖鞋里面,“你是?!”

    淡定收回失去目标的双手,严博连眉头都没皱,给他倒了杯茶,“坐吧。”

    “”季白。

    “”季子杰。

    他这是用他那双摸了脚的手给他倒茶吧,严家二少爷就那么不拘小节?!

    很明显,严博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晓得是故意还是真的不拘小节。

    季子杰落座,权当瞧不见他面前的那杯茶,喜怒无形于色,不管面对谁,他都习惯了掩藏自己真实情绪。

    很显然,他对严博的做法很不满。

    “不好意思,我另外给你换一杯。”季白把那杯茶收回,重新给他倒了一杯。

    端起杯子,那金黄透亮的茶水隐约可以看见他的五官,茶水的香气透过他的鼻子传到了中枢神经,垂下眼,掩下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慢悠悠的轻啜一口。

    还是那熟悉的味道,可惜物是人非,跟他坐在一起品茶的也早也不是当年的那些人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今日来是为了完成你父亲的托付,”季子杰放下杯子,那张帅气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事实上,你父亲原本托付的对象是我的父亲,由于某些原因最后完成这项任务的是变成了我。”

    为了那所谓的托付,这些年,他都习惯了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和想法,因为他所肩负的,不允许他把其他情绪放在脸上。

    无法看清季子杰真实想法的不仅是季白,还有严博。

    两人不约而同地眯起了眼,下意识的琢磨起他话里的真实性。

    季南托付的任务并不简单,说到底就是让他潜伏在季东身边,寻找机会一举将季东歼灭,把族内整顿一番。至于季白,在可以确认他的性命无虞的前提下,不予理会。

    可以说,季南也是位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都可以不管不顾,一心就是想把季东扳倒。

    要不是季白先一步找到了严博这个靠山,怕是早就被季东给结果了。

    “季东认为你母亲插足了他们之间,所以才会对你母亲如此怨恨,而这种怨恨在你出生之后更是达到了鼎峰。”

    其实说到底,就是一出狗血的都市情感剧,季东爱上了自己的弟弟,所以千方百计的不让自己的弟弟离开他的视线内,也不允许他跟任何人有过度的亲密接触。然而,不管他怎么防备,季南还是跟外族人,也就是季白的母亲相爱了,不顾他的反对和逼迫硬是跟刘芙蕖成婚了。

    季东没用手段?!

    用了,直接把季南关了起来,强迫他跟刘芙蕖离婚,什么时候答应离婚就什么时候把他放出来。

    一向对自家大哥言听计从的季南死活不同意,他的反抗与不从,让季东怒火中烧,把所有的账都算在了刘芙蕖身上,认为是她勾引了自家弟弟。

    还没等他动手收拾刘芙蕖,季南从关押的地方偷跑出来,带着刘芙蕖搬到了外面,直到季丘派人告诉他,季东被他关押起来,直到他大婚之后才会释放。

    原以为一切都成了定局,弟控的季东也会随着时间慢慢释怀,可惜季南低估了季东瑕疵必报的性格也低估了他的隐忍和对他的感情。

    借着她的嫁妆成立了季氏集团,没多久就传出刘芙蕖有孕的消息。得知这个喜讯的季东,表面上欣喜若狂,背地里却恨得牙痒痒。

    趁着季南需要用人之际,跟大部分季氏子弟一样,入驻了季氏集团。明面上相安无事,其实背地里争权夺势,等季南反应过来时,一切都变了。

    季氏的掌权人变成了季东,族里德高望重的族长被下台,族里的事务由季威等三位长老共同处理,就在季白满月那天。

    季南再次被囚禁,刚出了月子的刘芙蕖和刚满月的季白被季东关押起来,等他再次见到刘芙蕖时,已然奄奄一息。

    临死前,她受尽折磨,而身为丈夫的季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折磨致死。

    由此,他才真正见识到了季东的丧心病狂以及对他那病态的感情。

    什么兄弟之情什么弟控,那都是为了掩盖他对季南变态的占有欲。身为兄长的季东居然深爱着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为此不惜残害弟媳、侄子,用尽一切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更让季南失望的是,季威等人明知道季东的目的,视若无睹不算还主动替他掩盖罪行,没什么比最亲、最信任的人背叛更让人绝望的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