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陈年旧事
    刘芙蕖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要不是季东用季白的性命来威胁他,或许在她离开的那个瞬间,季南也忍不住要跟着去。

    忍辱负重的季南在生命最后的几天时间里,费尽心力的为尚在襁褓中的季白筹谋,直到最后季白被劫走,他在不甘中死去。

    惊讶于季东对季南的情感,“那可是**啊。”季白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季东跟季南一母同胞,哪怕生父不是同一个人,那也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他是怎么都想不到,季东居然会爱上自己的亲弟弟,看季子杰讲述的神情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季东年近五十仍旧未婚,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在某种角度来说,季东那句需要季白也不是空穴来风,毕竟偌大的季氏集团需要继承人。而身为掌权人的季东不成婚也没有子嗣,也没有要在族里挑选继承人的念头,流落在外的季白成为了选择。

    在他没有识破真相前,季东是真的想把季氏集团留给季白继承的,可惜造化弄人。

    “在银行那个保险箱是我留的,里面的东西也是我亲手放进去,所以你们不用觉得惊奇,”季南再怎么未雨绸缪也没有精明到能算计到他的未来,“我在网上看到季白时就知道,一切都会按着他既定的轨道去走。”

    季东会为他当年做下的那些事付出代价只是他的报应要来的晚一些。

    没有谁能够在触犯法律之后,永远逍遥法外。

    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代价。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那些所谓的遗物是你准备的?!”

    面对季白的质疑,季子杰定定的看着他,摇了摇头,“我只是在合适的时间里把它放在合适的位置上。”

    至于里面是什么,他不清楚。

    好奇心害死猫,该知道的他总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他也不会主动去寻求答案。他很惜命,自寻死路这种事他才不会上赶着找死。

    严博瞅了他一眼,“季先生难道回来一次,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吧。”

    这是变相软禁?!

    可就算这样季子杰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他跟季东的关系注定了在这条道路上备受猜疑。

    “确实,”不在意的笑笑,离开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枚u盘搁在桌面上,站起身来冲着季文跃点点头,“这是给你的礼物。”说完,抬脚、推门离开。

    众说纷纭,让季白有些头疼,说了那么多无非只有一点,他父母的死跟季东有关,被关押的那几位老人是帮凶,里应外合谋取了原本属于他的财产还企图杀害他掩盖罪行。

    一个为了爱情一个为了财富,两人不谋而合,在季南欣喜于子嗣时,把毫无防备之心的季南打了个措手不及,进而导致家破人亡。

    “你怎么看?!”

    季白这话问的是旁观多时的季文跃,不是说他有多信任季文跃而是在彷徨之下选择了他,鉴于他之前的表现,在目前来说还是值得被信任的。

    “不是假话。”季文跃蹙着眉,有些压抑一向都是独善其身的季子杰居然会帮助季南,毕竟当年他可是义无反顾的加入了季东的队伍,让好些人大跌眼镜。

    季子杰的加入让季东更是得意洋洋,毕竟被族里称赞的天才人物居然愿意屈尊到他麾下,这让季东得意了很长时间。

    只是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季子杰居然是季南的人,在长达二十六年里,季东居然没有发现他最为信任的侄子是个叛徒。

    不得不称赞季子杰精湛的演技,不仅连族里人就连季东都骗了过去。

    “季子杰是季丘的大孙子,为人公正廉明,在进驻季氏之前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族长,当年他才11岁。”

    尚属少年的季子杰能够在一群青壮年里脱颖而出,以此可以说明他的能力究竟有多出众,要不是他先一步进入了季氏集团任职,或许就不会发生当年的那些事。季文跃可以理解他义无反顾帮助季南的原因,在他内心一直都觉得季南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

    从少年到青年,即将步入中年的季子杰,总算是完成了季南的托付,弥补了他内心的愧疚。

    “也是不容易。”季白没来由的感慨道。

    按照季文跃的讲述,应当是人中龙凤的季子杰甘心在季氏集团打了那么多年酱油,为的就是当初应承的承诺,季南的人格魅力真的有那么大?!

    不是季南的人格魅力大,季子杰之所以会留在季氏帮助季南,极大部分的原因是来自季丘。原本季丘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季群去的,奈何他没有那个心计也没有那个能力,别说是潜伏了就连日常的工作都胜任不了,逼于无奈之下只能让他顶上。

    “如果季子杰的话可信,那么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

    严博拿起桌面上的u盘,让严五处理,给季白倒了杯水润润嗓子,当然这次他没忘去洗个手,顺便端了点水果塞进季白手里。

    “由始至终,季东对你的单方面辱骂都是由你母亲那个角色出发的,由此可见他对你母亲的成见有多深,”见季白戳了一块苹果,严博就着他的手一口吞下,没两下就吞吃入腹了,“但对于你父亲,他一直都觉得是受了你母亲的蛊惑。”

    季子杰的说辞就能解释为什么季东那么厌恶刘芙蕖,甚至连季白都恨上了。比起季南,季白的容貌更倾向于刘芙蕖,因而在发现季白的行踪时才会如此的穷追猛打,尤其是在看到季白如此受人追捧的情况下,更为刺激了季东那条敏感的神经。

    季文跃在于轩请求的眼神里,叹了口气,“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族里的人?!”

    “注意你的措辞,我跟这个氏族没什么关系,”季白摇了摇头,提醒道。

    “可是就这么放人他们不管的话,他们会”于轩蹙着眉,一脸不认同的看着季白,“就算如今的社会可以接纳男男婚姻,但对于男性生子还是很抗拒的,如果把这些年都赶出去,要是被发现他们都能以男性的躯体受孕,那么”

    剩下的话不用于轩多说,季白都能猜出什么样的结果。就好比他而言,要不是因为严博的保密措施做得好,从怀孕到生产都是在玫瑰庄园里,怕是会被人抓取研究院好好研究一下身体的结构吧。

    哪怕季白再怎么厌恶这里的一切,但是要他把这些人都推出去送死,也非他所愿。只是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他们,他又不甘心,怎么处置这些人就成为让人头大的问题。

    瞅见媳妇儿脸上闪过的不忍,严博在心底叹了口气,他家的傻媳妇儿就是那么善良,“这事我来处理,你不用操心。”

    在他面前这些都不是问题,收购季氏的目的也是为了处理这些人的去留,他不是季东更不是季子杰,会善良大方到无条件的任由他们这群吸血鬼在他身上吸血。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劳动改造,不是想要钱吗?可以,只要肯努力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工资奖金福利大大的有。

    要名,那更简单了,送去天玄量身打造,唱歌演戏综艺三选一,只要你有能力想多红就给你多红。至于安全问题就更不是问题了,那么多壮汉拉去训练改造,黑西装往上一套,妥妥的就是保镖风范。

    这些人不就很好的处理掉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