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4解决
    有了处理方案,最后那点反对意见都没了,毕竟这里已经是别人的地盘,他要怎么处理那都是别人的事,能够妥善安置那些人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要不是基于季白的安全考虑,严博压根就不想搭理这些人,更别提什么妥善安置了。他们担心的并不是没有理由,男性生子这种事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尤其是当今社会同性婚姻盛起,生育就成为了当下的难题。

    他们这些人要是曝光在社会底下,也不晓得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浪,因而他才会费这么一番心思,免得带累季白。

    季子杰离开没多久,季丘上门了。

    “我们神隐族传承了一百多年,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没想到居然会断送在我手里,”稳如泰山的季丘苦涩地看了季白一眼,“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我希望你能够善待族人,说到底都是季氏的错,跟其他人无关。”

    “我老了,黄土都埋到脖子里了,也不稀罕什么锦衣玉食,希望你能看在我年迈的份上对子安多加看顾。”从小在族内被娇养长大的季子安,没吃过什么苦头,可今时不可与往日而语,要想得到看顾,总有学会妥协。

    神隐族内大部分都是季氏的族人,也不是没有异姓,只是相对于季氏来说他们所占的比重并不大,他们事事以季氏马首是瞻,季氏犯下的罪孽,却要他们跟着埋单。

    经由季丘的讲述,季白才知晓他们都属于神隐族,对外宣称是季氏氏族,为的就是防备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族人谋取利益,祸害族群。但说到底,神隐族能走到今天,完全就是自作自受,与人无尤。

    “至于你父母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当年的事情我也是知之甚少,”季丘捧着杯子,无神地看着,“你父亲临死前抱着你过来找我,说是有事要托付给季群,我想着季群的脑子笨所以就让子杰临危受命,至于托付的内容是什么我无从得知。”

    顿了顿,季丘继续说道,“通知我已经发下去了,明天就可以搬离,被关押在刑堂的季威等人也交由你们处理,能不能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临走前,季丘的身型看上去无比的沧桑。

    季白忽然有些不忍,把一个老人逼迫成这个地步,真的好吗?!

    可转头一想,害死他父母让他饱受折磨的也正是这些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老人,想到这里他那颗柔软的心再次坚定了起来。

    坐在他身旁的严博,看着季白脸上再次变得坚定的表情,眼神里划过一丝的欣赏。

    晚饭过后,严五拿着解了密的u盘过来,在严博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挑了挑眉,“我知道了,你准备一下明天带着人连同那些东西一起送去公安局。”

    “是。”严五躬身退了下去。

    离开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窝在严博怀里的季白到现在还有一丝不真实的感觉。从头到尾,由始至终,都觉得十分的儿戏,不应该是轰轰烈烈的你死我活的么,怎么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莫名其妙的就结束了。

    “怎么觉得那么不真实呢。”

    偌大的一个神隐族说搬就搬,族人说舍弃就舍弃,该称赞他们大义灭亲还是冷酷无情。季东倒了,大仇即将得报,怎么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严博亲了亲他的眉角,安慰道,“一切有我。”

    身为神隐族的少族长,季白无形中要承担起很多的责任,只是对这些无感的季白怎么也想不到季丘摆了他一道。通知确实是传达下去了,但随着通知传达下去的还有一份告示,里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季丘卸任代理族长之职,少族人季白继任族长。得知族长让他们外出工作,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人自然是欣喜若狂,哪里还会去关心为什么离开、离开之后什么时候能回来这个问题。

    别说是外出工作了,就算季白让他们大半夜去挖坑把季威埋了都无二话,这就是族长的无上权威,简直跟传销组织的头头有的一拼。

    他们对族长的信任到底是有多盲目,杀人防火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不得不说,季白真相了。他们从小被灌输的观念就是一切以族长的命令为尊,这也是为什么季东在动手前要把季丘赶下台的原因。比起公正廉明的族长,他更加需要见钱眼开的领导人,这样才有动手的机会。

    这种教育很成功也很失败,就目前来看,季白至少不需要为了他们离开而头疼。

    大概是因为惶惶不安,季白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天刚擦亮就起来了。

    “我想麦麦了,”离开了这么多天,也不晓得那个小胖墩怎么样了,瘦了还是胖了,“我们回家吧。”

    严博点点头,攥着季白的手,领着严五还有死皮赖脸跟着的司空弘先一步离开了小岛。至于严六等人,将会带领他们去季氏安顿,当然率先被安顿的基本上都是青壮年,一群人里季威等三位老人尤其扎眼。

    他们大多都清楚,季威的罪行,当初只是碍于他们的身份跟地位敢怒不敢言,如今见他们如此落魄少不得一顿冷嘲热讽。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匆匆忙忙赶回荔城的夫夫二人,来不及回家休整,下车就往严宅走。

    两人刚到,请的陪护正坐在一旁喝茶吃点心。

    “你们是谁?这里是私人宅邸,擅闯进来我可报警啦!”被发现偷懒的陪护有些不自在的站起来,蹙着眉看着贸贸然闯进来的夫夫二人,厉声说道。

    环顾了一周,都没有发现其他人,季白拧着眉,问道,“孩子呢?!”

    “孩子?!你们是什么人?!”

    季白不搭理她,往前走了几步,嘴里喊着麦麦,一双眼睛跟雷达似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生怕自己看漏了什么地方。

    听到爸爸的声音,趴在地摊上扣东西的麦麦立马抬起头来,“拔拔拔”欣喜的声音传达到了季白的耳朵里。

    得到回应的季白,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快步往麦麦所在的方向走去。

    听到麦麦喊爸爸,那陪护立马变得惊慌起来,拦截了季白,焦急地说道,“刚才多有得罪,我不知道您是严先生,要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你”

    “给我起开!”

    季白没有耐心听她说这些有的没的,伸手用力一推,把她推到在沙发上,露出了在地摊上趴着的小胖墩。

    近乎贪婪的打量着麦麦,一张白嫩嫩的小脸蛋脏兮兮的,嘴里还有一小块黑乎乎的东西,许是因为在地上玩耍,全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跟他离开前相比,看上去瘦了点。

    “拔吃。”麦麦在地摊上抠了抠,手指上多了一些黑色的东西,正伸着小手指冲着季白喊。

    当季白的目光落在地摊上时,他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连忙上前抱起麦麦,从他嘴里抠出那块黑乎乎的东西,握着他的小手擦掉他手指上的不明物品。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扭过头,愤怒的踹了他一脚,“谁给你的狗胆,让我儿子趴在地上吃东西。”

    季白这话刚出口,严博的眼神立刻变得杀气满满,从沙发上把陪护揪起甩在地上,无视她的叫嚣,一脚踩在他背上,将桌子上那盘地点如数撒在地上,还不忘用脚碾了碾,“你既然那么喜欢让人当狗,那你就试试当狗的滋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