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猜疑
    陪护挣扎着,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吼声,疼痛跟屈辱让她的脸变得狰狞,嘴边是被碾压的不成样子的糕点,很显然,她要是不把地上的东西吃完严博是不会挪开他那只金贵的脚。

    对她凌厉的嘶嚎听而不闻的季白,抱着麦麦心疼的用沾湿的纸巾擦拭着他脸上跟手上的脏东西,生怕漏了什么地方没看到似的,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将麦麦检查了一遍,最后在麦麦肉呼呼的胳膊里,看到了一个并不明显的印子。

    季白拿手去比划了一下,很明显是被人掐出来的形状。

    “严博!”

    看麦麦这个状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严宅那么多人就没有人发现麦麦被人虐待?!还是说看到了,却视而不见?!

    但不管怎么样,麦麦被虐待成了事实。

    严博心疼地看着坐在沙发上坐着的季白,紧张的抱着麦麦,愤怒而又不安。

    “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看见麦麦胳膊上那异常刺眼的红色印子,严博的气势变得十分骇人。

    在后院工作的刘婶,隐约听见了严博的声音,随意的擦了擦手,急急忙忙就跑向客厅。一进门就瞧见,严博满脸怒气脚下还踩着不停嚎叫的陪护,顿时一阵神清气爽。

    “二少,您回来啦。”刘婶装作什么都没瞧见,就连那近乎歇斯底里的嚎叫都充耳不闻,察觉到严博跟季白的脸色不太好,关切地询问道,“怎么了?!”

    刘婶能在严宅工作那么多年,眼力见还是有的,见陪护被教训肯定是麦麦出了什么问题,当她的眼光移到麦麦身上时,那颗心被狠狠攥住,下一刻就要呼吸停顿似的。

    “哪个黑心脏烂下水的狗东西做出来的缺德事,也不是生儿子没屁眼,”刘婶拍着大腿,心疼的看着麦麦张口就骂,那副情真意切的模样真不像是在演戏,“要是知道麦麦被这样,我说什么也不走,怎么着也要留在这里。”

    听着刘婶拍着大腿的辱骂,还有时不时因太过于激动不小心踢到看护的脚,季白那一腔怒火被搅和的也不晓得该怎么发出来了。

    从刘婶的话里得知,这个看护是伊芸临时请来的,还是隔壁孙家的远方亲戚专门从事月嫂行业的,想着既然是从事月嫂行业的在带孩子方面肯定拿手,故而请她照看几天。没想到伊芸在的时候还好,只要离了视线,那副刻薄的嘴脸就显露了出来。

    因着麦麦时常哭闹着要找季白,故而没有发现她虐待麦麦的行迹。

    要不是季白他们突然回来,被他们遇了个正着,也不晓得麦麦会被欺辱成什么样子。就算麦麦不受严博待见,但那也是相对于季白而言,在他心里媳妇儿排在第一位,紧接着是麦麦,再来就是家人。就算嫌弃也轮不到别人来替他收拾,尤其是别有用心的人,别以为白家的心思他不清楚,想当凤凰也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命。

    “拖出去。”

    无视她的叫嚣,严博挥手让严五把人拉下去处理掉。

    严五意会,不管这个看护是什么背景什么来头,送进局子里就别想那么轻易的出来了,连同她身后的白家都要倒大霉。在外人眼里母不详的麦麦,也是他们不可触碰的雷区,更别提严二少对季白护犊子似的心态。

    让季白不开心,那他们也别想开心。不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吗,那他就给她一个机会,到时候不要太感激他。

    严博的笑容,比他不小还要渗人,看着让人心慌气短,尤其是被严五拖着往外走的陪护,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们回去吧。”

    抱着明显安分不少的麦麦闷头往外走,把来不及撒出去的气闷在心里。

    严博眯了眯眼睛,媳妇儿这是把气都撒在他身上了?!

    内疚自责的刘婶惶惶不安的看着严博,压根不敢去想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戏都演完了台词也念完了,哭的眼睛都快脱框了,严博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也琢磨不透他是什么意思。

    “演完了?!”严博抽出烟,点燃。

    刘婶浑身一僵,扯了扯脸皮,“什什么演完了?!二少,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弹了弹烟灰,呼出一口烟气,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明白?!没关系,接下来你会明白的。”

    要不是有人故意纵容,谁敢动严家的人。要不是有人故意诱导,好好地怎么多了一个什么看护,就算伊芸要出门大可让黄伯照顾,哪里需要多此一举,请什么陪护。

    是不是他最近这段时间太过于好说话了,以至于他们忘记了他原本的模样。

    没一会儿,严宅里面就传出来痛彻心扉的嘶嚎声,传入别人的耳中,不寒而栗。尤其是窥探严家的白家人,纷纷脸色大变

    抱着麦麦率先离开的季白,下意识地屏蔽了身后的嘶嚎声,脚步渐渐加快,不晓得的还以为他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

    搂着麦麦的手紧了紧,二十年前的那一幕幕在他脑子里翻滚,双目赤红,脸色比起刚才还要难看了一些,那颗心像是在油锅里面反复的炸着,生疼生疼。

    忙忙碌碌的黄伯见季白苍白着脸走进屋,关切地询问道,“去接麦麦啦,怎么看上去你的脸色那么难看,发生什么事了吗?!”

    最近在忙着搭建儿童乐园的黄伯,几乎没怎么去看过麦麦,一心想着赶紧把儿童乐园搭建好把麦麦接回来。只是看到麦麦从未有过的邋遢样,黄伯恨不得在自己脸上抽上季哥大耳,怎么就想着整那些有的没的,怎么就没想着去瞅一眼麦麦。

    肯定是麦麦受欺负了,要不是季白的神色不会那么难看。

    “没事,你去忙你的吧,我先带麦麦上去洗漱。”

    “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真的没事?!”看着季白的脸色,黄伯不确定的询问。

    季白摇摇头,“没事,我先上去了。”

    护着麦麦的季白刚进屋,眼眶就红了,他离开前的麦麦还调皮捣蛋恨不得上房揭瓦呢,如今乖巧的坐在他怀里,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看着他,也不说话。一双小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衬衫,生怕他跑了似的。

    他死死的咬着唇,才忍着没当场痛哭出来。

    仰了仰头,把眼眶里面的眼泪给逼了回去,给于轩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替麦麦检查身体,放下电话就抱着麦麦进了浴室。

    脱掉脏兮兮的衣服,抱着麦麦坐在浴缸里,季白仔仔细细地帮他清洗着身上的每一道缝隙。原本胖乎乎的麦麦,瘦了不少,整个人缩水了一大圈,让季白这个当爸的心疼不已,好不容易喂出来的肉没了。

    也不晓得麦麦受了多少罪,一想到自己的离开让麦麦收到伤害,季白就自责不已。

    在他们眼里他只是傍着严博上位的小明星,能把他捧那么红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哪怕季白给严博生下了孩子,在外人眼里,麦麦也是母不详的孩子。母不详,可以做的文章很多,尤其是严家二夫人的位置,更是让所有人眼热。

    子嗣解决了,那么嫁给严博,就意味着可以过上豪门太太的富裕生活,也不需要被人指责是个不会下单的母鸡。就算严博行将就木,他的身家也必须划出一部分分给妻子,就算是一小部分也足够她们花一辈子。

    抱着这样的念头,接近严博的女人只多不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