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看诊
    季白喜欢在严博面前装无知不代表真的无知,严博的身价及家世注定了他‘繁花似锦’哪怕他无意于这些莺莺燕燕。

    他无意不代表落花无意,以后这样的事情还多着呢。

    就算如今有了麦麦这个子嗣,她们的行事作风也不会有所收敛,说句难听的,能被称之为母不详的孩子,要不就是母亲不受待见的私生子要不就是试管婴儿,后者还好,就前者而言意味着她们大有可为。

    既然严博能有个母不详的孩子,那就意味着那些在上流圈子里流传的严二少不行是虚假新闻。最开始的谣言是从严家传出来的,她们怀疑严二少为了躲避不胜烦扰的花蝴蝶才出此下策,不可否认在传出那些谣言后,围绕在他身旁的女人确实少了很多。

    但,这些都是暂时的。

    如今不都蜂拥而上了么,甚至连麦麦都不放过。

    看着怀里独自玩得欢乐的麦麦,季白对严博的怨气值直线飙升,幸好麦麦没事,要不然哼,有他好受的。

    无辜被迁怒的严博不晓得回家之后要面临着什么,这会儿正跟闻讯而来的高茜云大眼瞪小眼,说什么都不让她去见季白。

    送走了跟屁虫司空弘,转眼又来了跟屁虫的属下,他只想跟媳妇儿两人好好呆着怎么就那么难呢?!

    “他受惊过度,需要休息。”

    自从被严博当场逮住的高茜云干脆破罐子破摔,斜了他一眼,“这跟我去见他并无冲突。”除了确认季白的健康状况以外,还有些事需要跟他商量。

    “他很好。”严博咬牙。

    “好不好,你说了不算。”

    “你现在是无所畏惧了?!”严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下一片冰冷。

    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高茜云有些紧张地看着严博,不晓得该怎么反驳也没有勇气反驳。

    在严博的注视下,高茜云愣是出了一身汗,身上汗津津的十分不舒服,什么叫如坐针毡这就是!

    硬着头皮迎视,跟他那双审视的双眼对上,高茜云腿都软了。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需要我教你吧。”

    严博的话一出口,高茜云拼命点起头来生怕晚了就被他咔嚓掉似的,冷不丁的听到他松口,那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抬起虚软的腿拔腿就跑。

    “老板。”

    把人安顿好的严六跟高茜云擦身而过,有些诧异地看着她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再看看不远处一脸狞笑的老板,严六收敛了外泄的情绪,绷紧了皮。

    八卦什么时候都能八,但是被老板发配边疆那就是有命没时间八。

    “都安排妥当了,只是季子杰强烈要求不进季氏。现下,在下榻的酒店住着。”

    按照他的话来说,在季氏呆了二十多年都没休息一天,趁着如今天下太平,又有人约束族人,正好给自己放个假,来个心灵旅行,归期不定。

    严博沉吟了半晌,“随他去吧。”

    就算他本人所说的,在季氏呆了那么多年,要是相反早就反了,不需要等到他出手就凭着他在季氏的威望,早就可以自立为王,哪里需要那么折腾。

    而且,季子杰都把季氏拱手相送,他要是没有点表示也不好,做生意讲究礼尚往来。别说是他想出去旅游了,就算他要他掏钱请他去都无二话。

    “这合适吗?!”

    毕竟所有人都安排在季氏集团,让季子杰独自一人离开,是不是不太合适。

    “需要他时,他自然会出现。”

    既然严博下了决定,严六也不好多说什么,刚才那话算是逾越了。

    烟不离手的严博,从容的站起身来,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思绪,可是他身上浓厚的烟草味出卖了他内心的烦躁。

    从严博那儿出来的高茜云,擦了擦身上黏腻的汗水,呼了口气,一边感慨着严博的气势越来越骇人一边往后山走。

    要不是司空弘回来给她发了信息,她还不晓得季白回到了荔城。

    当初在荔城录制,季白跟任凡、季子顺同时失踪,至今除了任凡他们二人的下落不明。录制暂停,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的寻找中。从枪战到艺人失踪,短短的五分钟的时间里,他们三人的行踪像是被人可以掩盖了似的,毫无踪影。

    两天后,任凡被人从仓库外的水池里带出,在仓库内部发现了枪战的痕迹,从半吊在空中的刑具里面采集到了季白的dna,当然还有季子顺的。

    失踪的三名艺人在那样的地方被找到,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闻风而动的狗仔队包围了医院,清醒过来的任凡接受了采访,明里暗里都在示意记者季白、季子顺二人凶多吉少,神色哀戚的讲述着他们三人失踪后的悲惨经历,要多惊险有多惊险、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完全将他自己塑造成了小可怜。

    小可怜任凡在塑造自己形象的同时还不忘在季白他们二人身上踩在两脚,完了还跺了跺,生怕自己挖的坑不牢靠。

    新闻出炉,不出意外的占据了热门。恬不知耻的任凡借此一跃成为了微博红人,天天在微博上卖惨引得粉丝纷纷称赞他的励志心态,还给他取了一个‘阳光王子’的爱称。

    如此惺惺作态,别提多恶心了。只是苦于没有季白的下落,高茜云只能咬紧牙关,忍受各方的嘲笑和猜疑。如今正主回来了,她倒是要看看任凡那个贱人这下要如何蹦跶。

    不知死活的狗东西,那点小伎俩忽悠一下天真无邪的小姑娘还行,要想骗过她可没那么容易。就他跟季白的恩怨说上三天三夜都没完,什么季白陷害他不成反被抓,真相到底是什么他自己最清楚,想要颠倒黑白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她高茜云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在心里吐槽了好一会儿,高茜云这才走到了严博家门口,大门敞开,黄伯正在客厅里招呼着客人。

    “季白呢?!”

    坐在沙发上的于轩扭过头,正好跟高茜云对上,微微皱着眉,别开了头。

    “”高茜云。

    见她进门,黄伯连忙招呼,笑吟吟的给她倒了杯茶,“小白在楼上给麦麦洗澡呢。”

    提起麦麦,黄伯的脸上有些不自在,放下茶点,躬身退了下去。

    而在楼上从浴室里洗漱完成的父子俩,这会儿一个站着一个躺着在玩亲亲呢。

    熟练的替麦麦穿上衣服,看着儿子脸上大朵大朵的笑容,季白的心情跟着明朗起来,手指在他的咯吱窝挠了两下,再一次瞧见麦麦笑的露出几颗小米牙,这才心满意足的抱着麦麦下楼。

    瞅见黄伯脸上的自责,季白在心底叹了口气,“黄伯,麦麦饿了,你去弄点吃的过来。”

    下了楼,就看见高茜云跟于轩坐在沙发上,气氛十分诡异。

    没急着询问高茜云此次前来的目的,抱着麦麦的季白在于轩身旁坐下,“麦麦这几天发生了点事,我不放心所以让你过来看看。”

    纵使麦麦的身上没有什么痕迹,季白担心的是他内脏会不会有什么损伤,毕竟这些天麦麦都在那个女人的眼皮底下生活,受了什么委屈他也没办法说出口,麦麦还小连话都不怎么会说,这也是她为什么有恃无恐的原因。

    “别担心,我看麦麦的状态不错,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于轩点点头,从随身携带的诊疗箱里拿出听诊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