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故技重施
    见于轩熟练的拿着探听器在麦麦身上摆弄着,季白跟高茜云的神色有些紧张,眼巴巴地瞅着他,生怕下一刻从他嘴里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好笑的看着紧张兮兮的两人,于轩笑了笑,“没什么大问题,你们不用那么紧张。”

    收回手里的听诊器,刚抬起头不期然跟一双担忧自责的眼睛对上。

    “麦麦的内脏都没有问题,我看他最近个子长了点,看上去是瘦了实际上是长高了。”摸了摸麦麦的小短腿,用手掌比划了一下,确实去之前见他高了点。

    抱起冲着他伸手的麦麦,季白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在一旁偷听的黄伯也放下心来,转身回去给麦麦弄蛋羹。

    得知麦麦没事,高茜云放下心来,“任凡在网上散播流言,你有什么打算?!”

    之前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寻找季白上,如今本尊回来了,接下来就要为网上那些不实的消息做出应对。被动挨打可不是他们一贯的作风,尤其开揍的人还是一向不待见的贱人,有时候高茜云很佩服他的抗揍,在作死的大道上狂奔不止。

    知晓任凡人品的季白大概也晓得高茜云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麦麦遇到这样的事他想陪在麦麦身边呆上一段时间,再加上他身上有伤,严博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他出去抛头露面。

    “联系一下季子顺,这种事第三者开口永远比当事人更有说服力。”季白捏了捏麦麦的小胖手,面不改色的说道。

    高茜云了然,把这事记下,很有眼力见的询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束假期?!”

    知晓季白这会儿不愿意外出工作也没有勉强,毕竟在她眼里季白刚死里逃生,又遇上麦麦身体不适,别说是工作了就连休养他都没那个心思,更别提主动出面为自己澄清了。

    摇摇头,季白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事情,不提即将面对的那个狂蜂浪蝶,光是麦麦他就放心不下。对于麦麦,他的内心是愧疚的,因着自己的工作性质,没有办法留在他身边陪着他长大,原以为把他交给伊芸会得到更好的照顾,没想到

    是他错了,哪怕伊芸对他再好也总有疏忽的时候,以后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带着麦麦,无论是多远都好。

    再者,神隐族的事情哪怕不需要他费心去处理,可到底是养育他父亲的氏族,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不理会,尤其是得知他们都能以男性之躯孕育生命,这让季白很有危机感。如若真的把这群人的存在公诸于众,那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当红艺人季白系神隐族人

    季白怀孕生子

    男性怀孕生子季白

    诸如此类的新闻肯定刷爆了各大新闻平台,届时不仅成为民众谈论的话题中心,更是研究院的研究对象。随着同性婚姻政策的实施,夏国的生育率直线下降,解决同性生殖这个难题也成为了当前医学需要攻克的项目。

    他不喜欢过着被人当成研究对象的生活,也不想让他们遭受无妄之灾连累他。季白承认自己很自私,也不想强迫自己成为那种拥有高尚情怀的人,为了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有些残酷的事实也必须让他们知晓,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高茜云了然,不在季白什么时候结束假期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一边逗弄着麦麦一边让季白发个小视频,好让白鸽粉们安心,免得她们一群人轰炸她的微博。

    经过于轩的艺术加工之后,按照高茜云的意思提前录制了小视频,状似无意一般露出了手臂上斑驳的鞭痕,脸色更是雪白雪白的,嘴唇都是青白一片,看上去风吹就倒。

    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可脸上表现出来的却不像他嘴里说的那般无事,甚至对任凡泼脏水的行为没有任何的解释,就当做对那些事毫不知情,一副安心养伤的模样。

    视频拍完了,高茜云厚着脸皮留下来蹭了一顿饭,还没来得及跟季子顺联系,就接到李秀的电话说是季子顺率先发难,在网上跟任凡撕起逼来。

    挂断电话,登上微博一看,原本对任凡一片赞誉的微博跟变了天似的,声讨任凡的人数渐渐增多,跟拥簇他的人形成了对立阵营,在微博底下各种痛毁极抵、带水带浆的相互对喷,堪称凶案现场。更狠的是,季子顺转发了任凡的微博,每转发一条都有理有据的进行辩驳,所有人看的一愣一愣的。

    见局势有所变化,高茜云趁热打铁,直接将刚才录制的小视频挂了上去——

    “非常感谢各位粉丝对季白的关爱,只是目前小白的身体不适尚需休养一段时间,具体的行程安排会在他身体恢复之后决定,附上小白的最新视频——”

    视频里的季白脸色青白,露出的手腕上斑驳的痕迹,眼神依旧是温温和和的,毫无血色的唇瓣微启,“非常感谢这段时间以来的关心和爱护,我很好,只是身体抱恙没有精力为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我会努力康复的。”

    视频一出,骂战暂时休止,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涌入高茜云的微博,尤其是日日担惊受怕的白鸽粉们,更是在群里欣喜雀跃的奔相走告告诉大家季白回来了这个好消息。可是当她们点开视频时,那颗欣喜雀跃的心又跌入了万丈深渊。

    季白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从露出的手腕就可以看出他吃了多少苦头。

    我是季白的手:嗷嗷嗷嗷啊我家小白受伤了!看起来好严重。

    儿砸我是你妈:光是露出手腕就那么恐怖,那儿砸身上的伤也不会轻到哪里去。

    母上大人:脸色那么难看,也不晓得高姐有没有好好照顾小白,担心

    很快群里就刷起了担心二字,恨不得从手里这旁钻到那旁,亲自去瞅瞅季白的伤势。可惜在发完视频之后的高茜云直接下了线,完全没有理会评论区铺天盖地的追问,还有拥簇任凡的那些人疯狂的叫嚣。

    什么演戏什么作假,都是一家之辞,无非就是觉得季白是在借着自己的伤势为自己洗白。

    可到底是谁蒙骗了谁,就目前来说,尚且没有定论,在任凡口中的主要嫌疑人季白压根就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大多数人在看了季子顺的言论之后,不禁对任凡的话产生了怀疑。

    事情真的跟任凡描述的那样?!

    如果真的是那样,为什么他能轻而易举地被解救出来,除了呛了几口水,身上多处红肿之外,啥事都没有,反观季白呢?光是手腕上的伤痕就十分骇人,不难想像衣服掩盖下的躯体上还有多少这样的伤痕,跟天天卖惨的任凡不同,人家压根就没有提过自己的伤势,重点强调的词汇只是‘身体不适’四个字。

    不是他们深爱阴谋论,只是贵圈太乱,为了冒头争取资源什么手段什么冤假错案没有,不知真相不知水深的圈外人不晓得,但他们在圈内摸爬滚打的人还不晓得怎么回事那就真的白混了。

    按照季白一向的风评,这事绝大部分都是任凡凭空捏造出来的,目的也很简单,他跟季白有仇。

    手段算不上高明,但确实有效,如若季白一直不出现更甚着惨死在外,那么任凡的一家之辞就成为了所谓的真相,再往深处细想,那日的绑架事件,他是否参与其中?!

    细思极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