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找茬
    被议论的主角季白,这会儿正抱着麦麦掏出手机登上了自己的微博,登入时差点被粉丝的留言给挤到死机,幸好手机的质量不错。

    忽略陌生人的私信,季白点开了两个熟悉的id,大概瞄了一眼都是一些担忧他的话,回了‘谢谢关心,我很好’一句,十分高冷的下了线。

    很临幸的两位‘爱妃’嚎叫着在群里刷起了屏,跟其他爱豆们分享了季白给她们的回复,哪怕心里清楚季白只是安慰她们,可是得到爱豆私底下的回复,心底还是高兴的,内心的担忧也减少了些许。

    爱豆能够回来,真好!爱豆受了伤还要安慰她们,真不愧是她们的偶像

    让所有粉丝热泪盈眶的爱豆本人,这会儿正靠着团子抱着儿子,在地毯上玩呢。

    像是要弥补麦麦似的,不顾自己的伤势,愣是陪着精力旺盛的麦麦玩了三个小时,从积木到多诺米骨牌再到玩具车,最后是早教视频,差点没累瘫。

    被父子俩遗忘的严博,正跟司空弘一起商量着什么,两人神色严峻,时不时争论些什么,面红耳赤就差没有撸起袖子大打一场。

    季威、季平跟季实三人被严六送进了局子,还特意跑了一趟让人好好关照,可以说他们三人别想活着走出来。剩下的人统一被安排进了季氏看管了起来,由季子杰暂时带领安排工作,目前还出不了什么大乱子,身为关键人物的季东尚在司空弘手里,严博此次前来为的就是季东这个人。

    “人在我手里,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看着他,严博的双眸里燃起了火苗。

    说那么多也只是预热,目的为了什么彼此都很清楚,要是让他的目的达成,他就要时时刻刻面对眼前这个面目可憎的老男人。

    一想到,家里本来就有个小兔崽子时时刻刻霸占着他媳妇儿,未来还有一个小鬼即将到来,严博的肺都快气炸了。

    坐在严博对面的司空弘看着严博那张跟锅底有的一拼的,有些洋洋得意的端着杯子喝了口茶,他料定了严博无法拒绝,不管站在什么角度来说,都阻止不了他要让季白认祖归宗的决心。

    无论出于什么角度去衡量,对季白对严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严博顶多也就是在此时为难一下他罢了。

    给严博倒了杯茶败败火,看着他逐渐平静下来的脸,招呼道,“喝口茶润润嗓子。”

    严博难得的翻了翻白眼,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你放心在处理完这些事之后我才会去见他,无须担心。”他对季白的担忧并不比他少,在没有解决后顾之忧前,他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季白。

    严博淡淡的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话。

    “至于季白的身体能不用唐汉国就别用了,于轩的医术还可以,暂时先将就,回头再找找。”这话说的很直白,他不希望也不想他有机会接近季白。

    事出反常即为妖,那种见利忘义、见缝插针的小人还是少招惹为妙。

    活了那么多年,也见多了跟唐汉国一种类型的人,尤其是这些年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很多事情都看开了。都是经历过人生起起落落的人,再加上失去亲人的打击,所有的一切在遇见季白之后都无足轻重。对严博的排斥和不喜也在他对季白眼神里无法掩饰的幸福中消散了。

    “嗯。”就算他不说,也不打算继续雇佣唐汉国了。

    他是喜欢聪明人,可不代表他喜欢把那点小聪明放在他身上的人,尤其这个人还企图伤害过他在乎的人,没有处理他已经很宽宏大量了,要不是看在他之前那么尽心尽力的份上,季威等人的结局就是他的下场。

    “至于季东,他的事你别沾手。”望着严博的眼神十分坚定,压根就不给严博询问的机会也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严博看着与季白气质相差无几的司空弘毫无形象的盘坐在椅子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用正眼瞧过他一眼,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松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既然司空弘不说,严博也没有带下去的必要。

    刚挥别了司空弘,刚回到家,余成就上门找人了。离开了那么久,他办公桌上的文件堆积成山,甚至连电话都打不通,联络不到人的余成只能硬着头发顶上,如今正主回来了,把文件都打包好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更为尴尬的是,他刚进门就听见了自家老板跟他母亲理论的叫嚣声。

    “够了,说那么多无非就是在袒护他。”伊芸捏着手提包,气得牙痒痒。

    跟严广航出差回来就听见佣人说刘婶被废了,连带着那个请来的看护都被送进了局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好歹也知会她一声,结果倒好一声不吭,等她回到梅园被人堵在门口当众指责了一番,才知晓到底为何。虽说她当众怼了回去,到底丢了面子,这次怒气冲冲的跑过来要公道。

    得知伊芸进门的季白,干脆就抱着儿子上楼,避而不见。

    “他是我媳妇儿,我儿子他妈,我不袒护他我袒护谁,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陪护?!”严博冷笑道,“就凭她虐待我儿子,就罪无可赦。”

    被噎了一下伊芸,虚张声势地质问,“不是不严重吗?!”

    “不严重?!在我眼里我儿子掉了一根头发那都是国家大事,”更别提她故意让麦麦吃垃圾、掐他胳膊这些事情了,难道在她眼里面子比自己的孙子还重要?!“要不是我发现的早,你的宝贝孙子还能好好的待在这儿!?”

    被讽刺的伊芸张了张嘴,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跟儿子说,她的面子比孙子还重要?!先不提严广航的态度,光是儿子都够她喝一壶。

    “如果你今天过来是来指责我媳妇儿的,那么你可以离开了。”连敬语都懒得用的严博下令赶人,要不是看在她是自己母亲的份上,严博早就把人给轰出去了。

    见严博脸色不愉,被当面赶走的伊芸也不好继续,“不管怎么说麦麦都是我的亲孙子,我不会害他。”

    呵——不会害他,就她如今这个态度不管谁看了都不会信,而且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她在他们面前已经没有了信誉值。自此以后别说是照顾麦麦了,就算是要看一眼都必须有人盯着,在这个立场上,严博一点都不想挑战季白那根敏感的神经。

    “呵——”

    听到严博的嘲讽,伊芸正想说些什么,余成就敲响了房门,捧着一大堆文件侧身而入,装作不晓得伊芸也在,“老板,这些都是最近堆积下来的文件,麻烦您尽快处理!”

    “”被当场打断的伊芸,阴沉沉的督了余成一眼,转身离开。

    为了自家老板遭受无妄之灾的余成垂下头,暗自在心底为自己抱不平,做助理做成他这样的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除了替老板解决公司上的事物,还要替老板解决的母后大人的暗箭,真的为自己鞠一把同情泪。

    见余成假惺惺的抹着眼角,严博头也不抬地说道,“行了,少在我面前演戏。”

    “”故意在老板面前演戏的余成。

    “加百分之十的薪水,满意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