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0争辩
    拍摄完小视频后,专心在家相夫教子的季白跟与世隔绝似的,完全没有理会外面的腥风血雨,要不是每天张云川都会定时向他报告外面的八卦新闻,还不晓得外面发生了什么。

    任凡和季子顺的之间的骂战还在继续,双方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堪称年度大戏。

    一口咬定是季白设局的任凡,在卖惨之余还不忘全力黑季白的人品,说他在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表里不一是个小人,以前担任他的经纪人时,不服从安排自作主张、耍大牌什么的,之所以会跟前公司没有需约皆因太作之类的。

    更甚者,把他自身的所有过错都归结到了季白身上,不管是被解雇还是到现在睡出来的星途大道,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场面。在他的梦想蓝图里面,季白就应该是被他剥削的对象,就应该任他予取予夺的对象,全身心的为他付出。

    季白付出不求回报,在他眼里俨然变成了应该做的事情,先不提他们之间的私人关系,就凭着他手里拿捏着他的资源就应该给他点好处,不然怎么对不起他辛辛苦苦为他拉到的活动。不就是陪睡吗,大家都是男的,睡一晚又不会怀孕,跟他闹什么闹。

    不仅无视了他的请求,还罔顾了领导的命令,闹得满城风雨,让公司的颜面受损,而他成了替罪羊,要不是搭上了那个老女人的船,恐怕他都不晓得自己的下场会如何的凄惨。

    咬着牙,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季白身上,任凡有预感,这次不能将季白彻底踩在脚底下的话,那么他永远都不会有出头之日,他清楚季白的性格,把他惹毛了肯定会下狠手把你收拾贴贴服服,更绝的是别人挑不起一处错来。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输!

    任凡不能输,季子顺一定要赢,不管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季白,这一场口舌之争,他必须要赢。

    像任凡那样的小人,没有资格对别人评头论足,说什么表里不一什么耍大牌那都是他的一字之词,所有认识季白了解季白的人都知道,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那些话,也就是忽悠一下那些单纯无知的网民,什么阳光小王子,听到这个称谓都想吐。

    全身心跟任凡据理力争的季子顺也没闲着,纷纷发动身边的好友证实自己的言论,还特地联系了李子健,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毕竟李导的形象一向都很正面,对季白的关爱也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季白被人污蔑他能出面可以减少网民对季白的误解。

    不意外接到季子顺电话的李导,像是能预测到他的来意,开门见山的说,“子顺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时机不对。时机到了,我自会出面,我还有点事就先挂了。”

    看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季子顺蹙着眉,一脸若有所思。

    早早联系过季白的李子健,将手机丢到一旁,抓起一旁的白棋子,看着棋盘上厮杀着的黑白棋,笑了笑,“还算有点义气。”

    早就季白回来时,就给他发了信息,还特意嘱咐他不要冒头为他澄清,说是什么时机未到,李子健不以为意。可是接到余成电话时,李子健的不以为意就变得慎重,他对季白是很关爱,但这种关爱是建立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

    对于季白的请求,他可以在事后说上一两句似是而非的话,于情于理他都不敢说什么,得罪导演的事季白不会去做,他是很有野心的人。

    可如今情况可不一样了,中信地产的总经理助理余成给他打电话,说是提点他不要做蠢事,实际上是要他为季白发声,至于什么事实该说什么,要他掂量着做。

    没有任何会跟钱过不去,尤其是严家有钱又有势,先不提中信这个金招牌,光是天玄娱乐都足以让他胆寒。别以为严家人那么好惹,要想在圈里混的长远必须清楚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有了余成的贴心嘱咐,李子健衡量得失后,答应了他的请求。

    他也不敢不答应,为了他的前途,就此搭上严家的大船,没什么不好。

    在家休养带孩子的季白,看着李子健发过来的信息,笑了笑,“人啊,就是一种趋利避害的生物。”

    被婉拒的季子顺,瘫坐在沙发上,手搭在自己的眼睛上,遮挡了外界一切的光线,疲惫不堪。吵架、辩驳不是他的特长,可逼迫于严博的淫威之下,身不由己。

    “你还要继续?!”经纪人就坐在他身旁,看着他。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只有他才会傻乎乎的往上冲,闹成这样以后不管怎么发展始终给人的印象不好,对他的星途不利。可不管他怎么说,季子顺愣是要这么做,上层跟瞎了似的,无视了他的所作所为,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时,鸦雀无声。

    安静的室内响起了略显疲惫的声音,“退一步,万丈深渊。”

    不是他想不想继续的问题,而是他无路可退。

    那所谓的绑架事件,任凡和他都心知肚明,一个是为了私人恩怨另一个是为了斩草除根,他的存在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推手。里面所有的弯弯绕绕,都是因为神隐族这个隐世家族而起,归根结底都是什么因爱生恨的狗血戏码。

    季子顺从来都不晓得,他身边居然会有那么狗血的情感大剧,一般不都是在什么都是情感大剧里才能瞧见那样的戏码。身为演员,他也不是没有演过那样的戏码,但那都是瞎编的不真实的。

    “艺术源于生活,这话一点都没错。”

    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经纪人满脸疑问,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拍了拍椅子的把手,“行了,既然做了就不要摆出那副模样,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任凡那个小人,他得罪的人不少,只要肯花力气多许点好处,自然有人愿意冒头抹黑他,完全不需要杜撰什么黑历史,他本来就黑。

    “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他还是经纪人的时候跟手底下的女艺人有过一腿,那个女艺人”挪开手,转了个身,眼巴巴地看着经纪人。

    猛然被点醒的经纪人,大力拍向自己的大腿,“着啊,我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那个叫什么晓来着,还跟季白一起共事过的。”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季子顺狞笑着,对那个女人势在必得。

    不等经纪人说话,摸出手机给余成打了个电话,着重跟他提了一下谭晓晓那个女人。接到季子顺电话的余成挑着眉,有些意外的感慨道,“聪明了嘛。”

    什么意思?!

    握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季子顺有些发怔,什么叫聪明了嘛?!难道他的智商真的蠢得很感人?虽说跟季子杰没法比,好歹也是族里的杰出青年之一,被质疑智商,算什么?

    “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啊!”

    无厘头的冒出这么一句,经纪人都怀疑是不是最近嘴仗打多了,季子顺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了。难道吵架会降低智商?!

    看着神神叨叨的季子顺用力的按着手机,脸上满是怨念,一边按一边念叨着,跟魔怔了似的。

    “什么狗屁经纪人,跟自己手底下的女艺人有染也就算了,为了自己的利益,还干起了拉皮条的勾当,嘴里说的自己那么冰清玉洁,谁还不知道谁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