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1反转
    不管他如何魔怔,光是他发出去的那一条微博就够引起轰动。什么睡自己手底下的女艺人,什么拉皮条,光是这两条都足够网友反感。尤其是在季子顺指出,当初季白之所以会离开辉煌不再续约,皆因任凡将他‘卖给’了一个高层,季白不愿在打伤他之后才得以脱身。

    这事在圈内人尽皆知,只是碍于辉煌的威势无人敢说罢了。

    为什么季白会黑的那么惨,不管是影视作品还是参加什么综艺都好,底下一水都是喷子,无非就是不屑于与那样的人为伍才离开的。

    因着季白的不配合,任凡怀恨在心,散播不实谣言,再被拆穿时,被辉煌所抛弃,不敢跟他们对上就把所有的账都算在了季白头上。

    什么耍大牌啊什么表里不一啊,那都是为了抹黑季白。如果他真的是一名尽职尽责的经纪人,为什么季白会在脱离了辉煌之后才爆红,按照他的实力跟样貌,早就位列一线。

    如今的季白还只是二三线的知名青年演员,从天玄最近的动作就能看出,季白有这个实力缺少的只是机会,从《登仙》开始到最近的《火玫瑰》,季白的实力大家都有目共睹。

    任凡说出口的那些话,到底是否可信圈里人都心里有数,只有傻乎乎的圈外人被他的花言巧语骗的团团转。也不是没有人在他的微博底下叫嚣,说他污蔑什么阳光小王子,看到那些小萝莉不分青红皂白的狂喷,带着各种生殖器官的辱骂,季子顺不气反笑。

    他的粉丝骂的越狠,别人对他的感官就越差,反正决定跟任凡打擂台的那一刻起,季子顺就不会指望能听到一句好话。

    凡凡是小太阳:“我才不相信凡凡是那样的人,无非是想要掩盖自己的罪行倒打一耙。”

    阳光王子小凡凡:“无中生有,胡说八道,你说这话的时候你的不会疼吗,替我问候一下你的”

    誓言依旧:“什么拉皮条,你才拉皮条,你全家都是拉皮条的。凡凡那么善良,什么乱搞?是你在嫉妒凡凡才出言污蔑。”

    看着自己微博评论里因为辱骂字眼被变成号的句子,季子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果然偶像是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粉丝,这智商真的太感人了。

    跟季子顺一样同样欢乐的还有季白,看到张云川发给他的截图,冷笑连连。

    表面上看上去,貌似是任凡占据了上风,实际上呢?所有有理智的人下意识远离了他,生怕被他反口一口,虽然不疼但是膈应啊。

    跟疯狗似的张嘴就咬,如今说是一致对外,可之后呢?!

    要是被季白咬死了还好,可如今的风向正慢慢的转向他那边,而且到目前为止,季白都没有正式出面,针对他的所有阴谋诡计都无法实施,只能在微博上面跟季子顺辩驳。

    同是姓季,他们是不是有所关联?还是说,任凡之前的捎带,惹恼了他,让他不遗余力的追着打?!

    无解。

    唯一可解释的是,风向在他的把控下慢慢转移着,对季白的谴责也慢慢转变为对任凡人品的剖析。一旦产生了怀疑,泼在他身上的脏水会逐渐变成毁灭他的证据,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生根发芽,不需要费心去谋划。

    端坐钓鱼台的季白,看着敌方阵营里自相残杀的人,但笑不语。

    随后,他的注意力被麦麦所转移,看着冰冷的手机再看看儿子满是期待的小眼睛,季白果断丢下手机,陪儿子玩耍去了。

    而等待任凡的也不仅仅是谣言,根据季子顺提供的消息,余成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了身怀六甲的谭晓晓,面带笑容的递上一张票面金额为两百万的支票,笑得一脸纯良,“事成之后还有重赏。”

    衡量一下利弊,将支票抢夺在自己手里,紧紧攥住,“说话算话?!”

    “当然。”面对她的质疑,余成面不改色。

    就算她现在不答应也没有关系,他有的是方法让她答应,至于到时候有没有什么好处,那可就说不准了。他相信谭晓晓是个聪明人,该怎么选择也不需要他多说。

    事实上,在余成摆出中信地产这个金漆招牌时,她心里已然有了决断。对严家二少爷那么不留余力的花那么大力气去黑任凡,也没有过多的考虑,只要她能继续享受富裕的生活就足够了。至于任凡?!呵,在诱惑面前,他压根就算不上什么。

    她早就受够了拮据的生活,每个月才那点钱,买个包都不够,要不是肚子里有一块肉,她早就想离开。要不是当初被他发现怀有身孕,哪里需要受这种痛苦,整日窝在这里躲躲藏藏。

    想起任凡之前说过的那些话,穷怕了的谭晓晓咬咬牙,答应了余成的要求。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任凡给甩了,正好她可以母凭子贵巴上那个李总,到时什么样的荣华富贵没有。

    敲定好所有事项,谭晓晓狞笑着联系了一个熟悉的狗仔。

    为季子顺节节败退的任凡洋洋得意的在休息室里大放厥词,几位助理垂头沉默不语,脸上不敢表露出什么不适宜的表情,内心却对任凡的做法十分不齿。而他的经纪人,早在他去樊城宣传之前,就引咎辞职了,很显然他是不屑于与这种人为伍。

    在新人经纪人到位前,任凡的工作暂停,像是遗忘了有这么一位艺人似的,新任经纪人迟迟不到位。

    这事,公司也挺冤枉的,不是不想给他配经纪人,实在是因为他太能作,跟窜天猴似的没有一刻消停,作成这样的艺人不是没有,但男艺人还是头一个。

    想到他前任经纪人的下场,所有的经纪人不分由说纷纷推脱,他们宁愿少挣点也不想给自己找那么糟心的艺人,免得到时候钱没挣到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因而,任凡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不止,其他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连拉一把的念头都没有。

    来自季子顺的反击并没有让任凡等太久,吃个饭的功夫,网上的流言风向立马变了。

    归根结底,是因为最新刊登的一则八卦新闻,新闻的主角赫然是流言中跟任凡有染的那位女艺人,昔日在任凡手底下工作的谭晓晓。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谭晓晓干脆素颜出境,就连偌大的肚子都毫无遮掩,冲着广大人民群众哭诉任凡的暴行。什么被拘禁啊、身怀六甲得不到照顾啊、什么趁着她怀孕时做不轨的事情,说的声泪俱下。

    要不是有心人解救,可能会被折磨致死,哪里还能坐在这里当众揭穿他的真面目。哭得泣不成声的谭晓晓,抱着自己的肚子微微弓下身来,状似无意地露出了标着医院名称的枕头,随后抬起头来双目发红,脸上尽是泪水。

    听到她痛彻心扉的谴责,真真是听者伤心闻着流泪。

    一时之间,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任凡,不是没有人替任凡说清,只是那些声音太小,再加上谭晓晓出现的时机太过于敏感,就算他们有心也阻挡不住那些自诩为大义凛然网友。

    听到助理的汇报,原本阳光灿烂的脸立马变成乌云密布,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终于忍不住甩了助理一巴掌,“贱人!”

    无辜被打的助理,捂着自己被打的那边脸垂下头,眼中划过一丝怨恨,心底已然有了计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