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贤妻良母
    在没有遇到季白之前,他们几兄弟里面玩得最凶的,要不是遇到媳妇儿收起了那颗浪荡的心做起了良家妇男的典范。原以为也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从那一天开始身上就不沾惹任何的脂粉气,清丽脱俗的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得了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摸了摸鼻子,“我可没你那么好命。”

    出去耍一把,还能捡回一个媳妇儿,完了还有一个娃,不对,是两个,还有一个在他媳妇儿的肚子里。想到季白能够生孩子,光是这点都让他十分的神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物种造就了如此奇特的存在。

    严博低下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还有他怀里那团生物,指尖轻轻划过他那张脸,眼中易一片嵌入骨髓的爱恋。

    忽然想起伊哲琛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更可笑的是,说这话的人到现在还没找到让他情深的人。再者,说这话的人并不懂得这话里的意思,大多都是挂在嘴边,说说罢了。

    直到他遇见怀里的这个人时,那一眼,只一眼,就被他所吸引,纵然他当初跟季白结婚只是因为他能挽救他男性自尊,对他的感觉也还算不错,就顺着自己的感觉走,从未跟别人谈过感情的严博,就这么跟他一步步走来,直到现在,才恍然,原来那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踏出那一步,你永远都不知道有没有。”眼看着儿子的头就要磕到腕表上,严博赶紧伸手去垫,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了。

    不管嘴里多么嫌弃,对于儿子的关爱骗不了人。

    “而且,我是在俱乐部捡到他的。”说这话时,严博抬起头瞅了他一眼。

    伊哲琛咂舌,“什么?不会吧。”在那种地方,捡到的媳妇儿?开玩笑的吧。

    可严博的神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道路上,良久才发出一声感慨,“那我岂不是错过了很多人?!”

    鄙夷的看着某个说风就是雨的人一眼。

    “得,我不说话还不行吗。”伊哲琛那张遗憾的脸绷不住了,自嘲的笑笑,“要是她们遇到我这种人,肯定是上辈子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就他自个儿这幅德行,不需要别人评头论足,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别说是结婚了,就连谈恋爱都嫌弃自己糟蹋别人。

    见严博不说话,伊哲琛耸了耸肩,“得了,不想了,反正到时候我妈会给我塞人结婚,想那么多干嘛,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提起自家母亲,伊哲琛的神色有些黯淡。

    心血来潮的严博破天荒的学会了安慰人,“该来的总是会来,要是遇上了,就试着好好相处,长辈的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不需要你操心。”

    伊珊的事情他也有多听闻,只是他这段时间太忙,没有闲工夫去打听,再者看小姨的游刃有余的姿态,暂时不需要他操心。要是有什么事,直接把严磊那家伙揪出去解决就好了,一家四口,最清闲的就是他了。

    伊哲琛愣了愣,有些意外的笑了笑,这算是安慰?!

    “是啊,长辈的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我掺和什么,”羡慕的看着他们两口子,砸巴着嘴,“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去捡个心肝宝贝回家疼。”

    严博没有理会他,低下头看着一大一小,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俩睡得疼舒服些。

    人这一辈子说长也不长,说短也很长,总会错过很多人很多事,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错过什么,他很庆幸,在自己的人生轨迹里没有错过怀里的这个人。

    “说回正事啊,医院里面人多眼杂,我特意联系了他们院长,给你们单独安排了地方。”

    说到这事,严博终于肯将自己的脸露出来,“嗯。”

    说起来,那个院长也是欠了他妈的人情才愿意这么慷慨,所有的设备都是从国外弄回来最先进的,当然设备款大部分都是伊珊无偿捐赠的就是了。

    “话说,表嫂怎么还在睡?!”驶入医院地下停车场时,多嘴问了一句。

    昨晚把人折腾了一夜的严博,十分自豪的反问,“你说呢?!”

    停好车的伊哲琛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得得得,你厉害你厉害。”躬身从后座上抱起睡得迷迷糊糊的麦麦,熟练的拍了拍他的背,看着他迷迷瞪瞪的小眼睛重新闭上,满满都是自豪感。

    给院长打了电话,三大一小从特殊甬道直接到了单独的的检查室。

    因着季白的情况特殊,院长也没敢安排其他人帮忙,全程都是自己一个人把控,而被检查的季白更是给力,全程都是睡着的,有时候被折腾的狠了会睁着迷蒙的眼睛,这时候只要严博把他搂紧了,没一会儿又睡了回去,屡试不爽。

    见过大风大浪的院长,看到严博怀里的人时,诧异不已,碍于职业道德守则他只能把嘴闭得紧紧的。

    “胎儿的发育不错,只是母体的营养需要补充。”院长就差没指着严博的头教训他怎么照顾人的,要不是瞅见他对季白的关心爱护,他真的怀疑是不是虐待孕妇,不,孕夫了。

    严博蹙着眉,看着季白明显消瘦了不少的脸蛋,在心底琢磨着回去让黄伯弄点什么东西给媳妇儿补补。

    “回头我让人专门给他弄一份菜单,就按照医嘱来弄,保证能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一旁围观的伊哲琛笑眯眯的看着屏幕上那一团,笑的一脸淫荡。

    想到伊哲琛那间小餐馆,了然的点点头。之前怀麦麦的时候也是在那边订的餐,比起半吊子的黄伯,专业的厨子要好一些。而且是伊哲琛亲自交代的,再怎么样老板的吩咐也会尽心尽力的做好,对于他的办事能力严博丝毫不怀疑。

    听到伊哲琛的话,院长点点头,没有对他们的决定横加干涉,“至于其他的指标还得等验血报告出来之后才知道,孕期期间也要适当的喝点奶粉补充营养。”

    都是生过一个孩子的父母了,再怎么手忙脚乱也该有点经验,最起码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心里也该有数了。

    完成自己工作的院长,识趣的离开了。

    而窝在严博怀里睡了大半天的季白终于舍得睁开眼,完了还十分留恋似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唔麦麦呢?!”

    对媳妇儿一睁眼就问儿子的这种行径十分不满的严博,有些气恼的掐了掐他的脸以示报复,“在喝奶呢。”

    本来是没有打算让麦麦跟过来的,一是因为季白不愿意把他扔在家里,二是因为之前麦麦在严宅里受过伤害,为了避免伊芸的胡搅蛮缠干脆就一并带出来。

    按照季白的想法,反正他也要检查身体,干脆就和麦麦一起检查,哪怕于轩在事后替麦麦检查过,但是没有精密的仪器还是十分的不放心。比起以往,麦麦如今的饭量减少了许多,不仅如此,好多东西都不愿意吃了,唯一例外的就是肉,跟他爹一样完全就是个肉食动物。

    “我们这是到医院了?!”坐直了身体,整个人懒洋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并没有因为看到伊哲琛而改变自己的姿态。

    “嗯。”惜字如金的严博牌靠垫,替季白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服,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生生的让围观的伊哲琛打了个寒颤。

    黑煞神变成贤妻良母什么的,真的太可怕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