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甩他爹巴掌
    “所以,我这是检查完了?!”抱着麦麦的季白露出茫然的表情,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不能怪他全程都在睡,实在是被折腾惨了,到现在他的脸色还有些发白,一双腿软的跟面条似的站都站不稳。起床的时候还有点印象,怎么到这里什么时候检查完的,一点记忆都没有。

    望着一大一小懵懂的脸,严博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发痒。

    觉着手指发痒的不仅是严博,就连伊哲琛都忍不住揉捏着自己的手,生怕自己一个冲动就走上去,趁着自己还忍得住时,干咳两声,“咳——检查完了,报告的话晚点会送过来。”

    季白点点头。

    “医生说了,胎儿的发育不错,就是你的身体弱了些,不过没关系”

    胎儿?弱?

    听到并不陌生的字眼,季白连忙打断他的话,蹙着眉,“你刚刚说什么?!”

    正在侃侃而谈的伊哲琛愣了愣,“让厨师安排药膳,有什么不对吗?!”

    “上一句。”

    “上一句?!你的身体弱了些”

    “不对,再上一句。”

    “胎儿发育不错。”伊哲琛傻乎乎的任他摆弄,看不明白他脸上为什么会出现恍惚的表情,难道他连自己怀孕这事都不晓得?!

    他,又怀孕了?!

    “几个月了?!”并不是不喜欢孩子,只是麦麦还小,再加上这段时间的事情太多,都无暇去顾及其他。要是知道自己怀孕了,肯定不敢乱来,什么以身作则什么自动送上门这些事都不可能存在。

    严博拧着眉,“一个半月。”

    一个半月,也就是说,他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哪怕他毫不知情,却无法抹杀这个事实。

    “别乱想,那不是你的错。”

    见他的神色有异,严博连忙开口,打断他的思绪,“你别胡思乱想,孩子很好,不好的人是你。”

    被迫面对严博的季白,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那些负面情绪同统统散去,眼里只有严博,以及他瞳孔里面满脸依恋的自己。

    “调整好心态,不要影响到肚子的孩子,”这还是严博第一次拿孩子来劝慰季白,他发现只要季白犯拧,抬出孩子这个大杀器,不管他怎么倔怎么拧,最后都会屈服。

    虽说很不爽,但为了季白的身体着想,严博不得不接受现状。

    季白的情况特殊,可以说在各大医院里都找不到一宗案例,因而严博才如此的紧张。尤其是唐汉国成了可疑分子,于轩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无暇顾及太多,他不得不提心吊胆的带着他媳妇儿出来冒险。

    通过加急出来的报告显示季白的身体状态还算可以,当然参照的标准都是在女性基本水平上下浮动,没有偏离太多。

    得到确切的检查结果后,总算是稍稍放下心来。除了需要补充营养以外,身体状况还算不错,听到医生的话,季白这才动身跟严博商量之后的工作问题。

    “你还要去拍戏?!”严博挑眉。

    擦了擦麦麦吃的脏兮兮的手,季白的脸色不变,“那是我的兴趣爱好,而且我也没说现在一定要去,只是跟你商量,最起码电影的开幕式你得让我去参加吧。”

    导演能体谅你,那是导演大度,但身为主演的他不能这么做,知道的人说你是因为受伤才不出席,但是在有心人眼里他那个就是恃宠而骄。要想在圈里混,必须要会做人,别说你只是受伤,只要你没死那都得发光发热。

    严博侧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尽是不赞同的神色,“非去不可?!”

    季白理都不理他。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他身上那些鞭痕逐渐好转,连什么发痒啊、结茧啊那些步骤都省略了,要不是看到身上那些粉红色的印子,他还真的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虽说要在家休养,但不代表他不出席什么商业活动,也不需要他蹦蹦跳跳,只是在活动现场站上一会儿说说话,就有那么困难?!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李导处处维护我,于情于理我都不能不去,”季白侧过头去看他,他迫切想要跟他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他不能接受自己任何一次的失败,就算走的再怎么辛苦再怎么累都好,他都能咬牙坚持下去,“想要成功,就要付出。”

    说着,右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坚定地望着他,“我相信我们的孩子也是一样的。”

    能够在他百般折腾的情况下保存自身,还发育的这么好,怎么看都不会是普通的孩子。他不想什么事都依附在严博的羽翼下,让他解决,他要的从来都是同舟共济。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从来都不是空话。

    想要说服的严博反被他给说服了,不但答应了季白的请求,还主动提出让他接戏,当然接戏的前提是他的身体必须调养好。

    因着绑架事件,剧组的宣传方案不得不重新修改,好在事件发酵的热度不减,连带着对电影的期待也空前高涨。身为导演的李子健果断决定让这部电影提前上档,什么宣传啊什么综艺节目啊全部否决掉。

    他的做法很大胆,但成功的话,收益也是巨大的。

    接到李导的电话时,季白正跟严博窝在沙发里看电影,偶尔会对电影评头论足一番。

    “李导的电话?!”

    把手机丢在沙发上,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跟软骨头似的。

    “嗯,说是后天首映。”

    把玩着季白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摩挲揉捏,“带麦麦去?!”

    “嗯。”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不管这里安不安全,他都没办法放下麦麦一个人在家里。那次的时间后,跟有个后遗症似的,只要麦麦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总有些发慌。“我让黄伯跟着去。”

    严博不语,望着前方的影片出神。

    本就忙的焦头烂额的严博自是抽不出时间陪他参加什么首映,尤其是收购了季氏集团之后,光是要安顿、分配那些人也够他忙得了,还要准时准点下班回家陪媳妇儿吃饭,这样下来工作量都堆积在那儿,跟座小山似的。

    参加首映的当天,伊芸不分由说的带走了黄伯,连借口都懒得找。

    想起伊芸临走前那抹示威似的眼神,季白不屑于跟那种人计较,要不是看在他是严博目前的份上,他连大门都不想让她进。

    知晓黄伯被伊芸强硬借走,严博也晓得她心里打什么小九九,对季白亲自带着麦麦上阵这事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还有些高兴。

    带着孩子去参加首映相当于向全世界宣告,他眼前这个男人已经结婚了,是有主的。

    “我晚点去接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亲了亲季白的眉角。

    从桌子上拿起耳麦给麦麦戴上,正在季白怀里兴奋着的麦麦,仰着小脑袋疑惑地看着严博,罩在他耳朵上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声音传过来?!

    很显然,麦麦很喜欢耳麦这个东西,晃悠着小脚,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只有他自己能懂的话,一脸享受。

    给麦麦戴上帽子,扯了扯向上蜷缩的裤脚,满目柔情地拽着严博的领带,拉下他的头,献上了自己的唇。

    正自我享受隐约的麦麦被两位爸爸挤在中间,随着两位爸爸的靠近,把他挤得生疼,实在忍受不了的小朋友扬起手给了他爹一巴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