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首映
    正跟媳妇儿亲热着的严博,冷不丁的被甩了一巴掌,虽说不疼,但还是吓了一跳。

    看着严博发懵的脸,季白很不厚道的笑了,低下头亲了亲麦麦的额头,“哎呦,我的好儿子哦。”

    被儿子甩了巴掌的严博,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一眼,瞧见季白脸上灿烂的笑容,心里升起的那一丝恼怒瞬间化成了无奈,“笑够了没?可以出发了吗?!”

    干咳两声,收敛了笑意,“走吧。”

    下午严博还有个会,本来是打算让张云川来接的,可是严博不同意,把会议延迟了半个小时就是为了送他们到活动现场。

    再磨蹭下去,严博的那个会估计还得延迟。

    到达目的地时,所有人都惊愕地望着季白怀里的孩子,之间是听他说过他已婚这事,可到底没有瞧见他的另一半,没想到今天倒是把孩子给带来了。

    “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事,实在是没人带,所以把他带过来了。”季白满脸歉意的看着他们,把麦麦的帽檐往上拉了拉,露出那张跟严博相似的小脸。

    重见天日的麦麦,抬头看着不自觉围着他的陌生人,板着一张小脸也不哭。

    “哎季哥,你儿子好乖,都不哭。”

    “板着小脸的模样好萌啊”

    “季哥你儿子一点都不像你”

    “真好奇季哥的媳妇儿长什么样,怎么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小孩。”

    就在他们围着季白打转时,姗姗来迟的李子健看着后台明显围绕的一群人,隐隐听到‘孩子’‘可爱’之类的字眼,走近一瞧就发现被围在中央的季白以及一个孩子。

    “怎么都围在这里?!都安排好了吗?”嘴里说着教训的话,但神情却十分放松。

    人作鸟兽散的众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麦麦落入怪蜀黍的手里,眼带谴责的看着李子健对着麦麦上下其手。

    “坏啊!”被惹毛的麦麦,扬手就打。

    一个不觉被打了个正着的李子健,看着被拍的有点疼的手背,“哎呦,这小子脾气还不小。”

    见麦麦的脸被掐的有些发红,季白连忙将人抱回来,拍了拍他的小屁股,“不好意思啊,李导。”

    心疼的看着麦麦的脸,从背包里摸出一瓶水,塞进他嘴巴里,转移他的注意力。

    见季白那副心疼的模样,李子健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啦,哈哈两声,“没关系,小孩子嘛。”

    一点都不像季白,不管是脾气还是样貌,仔细瞅瞅有些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到底像谁。

    就在李子健绞尽脑汁在想麦麦长得像谁时,上台的时间到了。

    给麦麦戴上耳麦,用背带背好,趴在爸爸胸前的麦麦张着小嘴打了个呵欠,眨巴着小眼睛迷迷糊糊,蹭了蹭,没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

    “小白——”

    掐着点出现的左映轩远远冲着他打招呼,当季白回头露出麦麦的半边脸时,惊愕地脚步停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杵在这儿干嘛呢,时间到了,赶紧上台!”

    “哦?哦哦”

    好在左映轩没有犯傻,被导演催促着上台,暂时将心底的疑虑压在心底,在闪光灯亮起的那一瞬间,嘴角瞬间挂起一抹笑容,一边走一边冲着观众朋友扬手。

    台上是热闹非凡的欢呼声,台下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的在狭小的空间里穿梭,哄睡了儿子的季白再次确认麦麦的状况良好,这才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话筒,从容不迫的走上去。

    场上的气氛在季白出现的那一刻升到了最高,所有人尖叫着喊着季白的名字,声浪一波比一波高。

    走上台面对黑压压的观众,季白受宠若惊,一手托着儿子一边躬身向观众表示谢意,“真的灰常感谢大家的到来,很荣幸能够和你们一起参加首映会。”

    看到季白的动作,所有人才意识到他还带着孩子来参加活动,那些娱记像闻到肉味似的,一个个蜂拥而上,话筒几乎都转移到了他那边。

    “请问任凡在网上散播的消息属实吗?!”

    “你怀里的是你的孩子吗?!”

    “你对任凡在微博上的那些话有什么见解?你真的伙同绑匪虐待过他人?你身上的伤不是作秀?!”

    面对娱记一个比一个尖锐的话题,季白脸上始终维持着微笑,耐心地听他们说完,随后在他们期待的眼神中,笑了笑,“对于我跟任凡之间的事情,很快会有定论。至于其他的细节,很抱歉,我无可奉告。”

    “今天带着儿子过来,也是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无奈之下只能带着他过来首映,顺便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大场面,”握着话筒的季白笑着眯起了眼,折射出来的目光却不如他的笑容和煦,这种反差让那群娱记心里打起了鼓,“结果没撑住,睡着了。”

    避重就轻的回答了娱记的问题,也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无视了他们恼怒的眼神,“很感谢导演给我机会让我参与这部作品,火焰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接过话茬的李子健,用警告的眼神督了他们一眼,笑眯眯地冲着观众说道,“你们的男神有儿子了,你们想嫁给他的那颗小心脏快碎成一瓣瓣了吧。”

    打趣着季白的李导,很享受的看着他露出窘迫的表情,乐呵呵地,“说真的,一开始我也曾经怀疑过他的演技,新人、长得还那么好看,要是真的有实力的话怎么可能还停留在二三线。好在当时没有因为怀疑而错过,要不然也不会有今日的火焰。”

    在与观众互动的期间不是没有没眼力见的娱记追问‘被绑事件’的详情,大多都被季白绕了过去,连带着李子健的脸色也有些不善。知道李子健什么脾气的大多数记者,果断闭上了嘴,安安静静地充当花瓶,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这个低级错误的菜鸟记者,很快就被人带了下去。

    观众的目光都停留在主角身上,至于那些什么什么记者,压根就没有留意到他们是否在场。

    “嘤嘤恢复的还可以,脸色纵使有些苍白,最起码精神气还在。”

    “儿子真的好拼,受了伤还要带着孙子来赶场,好心疼,好心疼。”

    “为了挣奶粉钱,真的好拼。”

    “儿砸手上的伤痕浅了不少,看来最近真的很安分的在家养伤。都怪任凡的那个王八蛋,老是在网上传播那些不实的新闻,影响儿砸休养”

    在台上谈笑风生的季白,全然没发现台下的大半观众都是他忠实的粉丝,这次的首映就是为了声援季白而来的,原本对季白的出现不抱有幻想,可是爱豆出现的那一刻,她们那颗心真的要炸裂了。就算季白脸色发白,还带着孩子,也是360全方位无死角的男神儿砸。

    在底下咬着手绢,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诅咒着任凡、扎着小人,一边为季白的出现而感动的热泪盈眶。

    坐下台下的观众两极分化,声援左映轩的粉丝莫名其妙的看着身旁忽然痛哭流涕的妹纸,有一就有二,她们忽然发现自己周围都多了好多神经病,脸上全都是鼻涕眼泪,但是表情却十分梦幻,好像捡到了几百万似的。

    “你没事吧?!”抽空关心了一下坐在身旁的妹纸,把面巾纸递到她面前关切地询问道。

    这下跟捅了马蜂窝似的,喉咙里爆发出压抑地哭声,嘴里含含糊糊的喊着,“他没事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谁没事真的太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