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6粉丝
    面带欣喜低声啜泣的不止一人,大部分坐在台下的大部分观众无一不泪眼婆娑,专注地望着台上风光无限的偶像,哪怕背着个孩子都无法掩盖他万丈光芒的偶像。

    看着周围一个个闷头抽泣,一副感谢上苍的模样,嘴角直抽。

    首映的现场也爆发了一个小**,主持人在现场随即抽出了两个座位号码,选出了两位幸运观众上来互动。结果上来的两位小姑娘的表现让人有些错愕,这满脸泪痕的模样算是怎么回事?喜极而泣?!

    “欢迎两位,请问你们这是”主持人有些尴尬的看着她们两个,颇有手足无措的既视感。

    无独有偶,给随即抽取出来的两位幸运观众,恰巧都是季白的粉丝,这会儿能够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偶像,在心疼之余,内心更是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眼看着两个小姑娘捂着嘴,哭的稀里哗啦的,季白很是不忍,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纸巾是为麦麦准备的,没想到这会儿能派上用场。

    抽了两张出来递到她们面前,“擦擦眼泪吧,妆都糊了。”

    因着季白体贴的行为,两位粉丝哭的更凶了。

    “哎,你们别哭啊,别哭啊”

    从未哄过女孩子的季白有些慌乱,完全不晓得怎么办,甚至头皮有些发麻,这好好地怎么说哭就哭了呢,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他欺负她们呢。

    “你们再哭下去,我要被你们的眼泪给淹死了。”

    纯粹是被偶像的行为暖哭的小姑娘破涕为笑,手里紧紧攥着纸巾,打定主意要把这张纸巾带回去裱起来,这可是偶像给她们的纸巾。

    “我们我们这是太感动了。”不仅感动于偶像伤势的痊愈更是感动于偶像的贴心。

    主持人尴尬不失礼貌的接过话题,“确实,能够这么近距离的接近自家爱豆,心情激动也是能够理解的。”

    哭得双眼发红的两位小姑娘有些羞涩的点点头,频频望向季白的目光带着好奇和探视,尤其是他身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包子,更是想探过头去瞅瞅到底男神的儿子像不像男神。

    心不在焉的配合主持人互动,眼神频频望向自家儿子,为此,季白也很是无奈。

    “你们再看,我儿子都快被你们的眼神烧出一个洞来了。”

    被男神当面揭穿的两位小姑娘,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连忙解释道,“不,不是的,我们只是想看看男神的儿子是不是长得跟男神一个模样。”

    缩小版的男神肯定很可爱、很萌,圆嘟嘟的小脸蛋,大大的眼睛,天真无邪的看着她们,想想都觉得很激动。怎么办?只要光想象喉咙里就压制不住的想要尖叫出声,要不是顾忌着场合不对,肯定要狂跑几圈来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那股冲动。

    “真有那么好奇?!”握着话筒的季白,宠溺一笑。

    场下立马尖叫起来,不顾脸上的妆容是否糊了,也不管身边的人的目光如何看待她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犯规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奇”

    有些压抑的气氛在这一刻得到肆放,尤其是看到季白脸上宠溺的笑容时,更是达到了**。什么好不好奇,什么看不看,在这一刻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

    得到粉丝热切回应的季白,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想看啊?!我偏不给你们看。”

    “粉转黑!”粉丝众口一词。

    抛下平日的伪装,此时的季白显得格外的俏皮,但这种俏皮让粉丝对他的好感更上一层。明明还没恢复,明明脸色还那么的苍白,却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安慰她们,用俏皮的态度来打趣她们,好让她们放心,这样的偶像她们没有粉错人。

    欢乐的宣传时光总是易逝的,挥别了依依不舍的粉丝,电影的序曲也渐渐拉开了帷幕——

    火焰的脸被放大,那双满是杀意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泽,随后被那寒冷如雪的杀意所掩盖,那只白皙而又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那把黑色的枪,指着前方,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荧幕,占据了大半壁江山。

    随后,伴随着枪响,那张红艳似火的唇瓣在下一刻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像是嗜血的妖姬露出他那口尖锐的牙齿,泛着冰冷的光泽

    刚开场的一个镜头,就让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枪响的那一刻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再次睁眼时,所有人的背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在那一瞬间,她们以为自己真的会死。甫一开场,季白的演技把她们震撼到了,所有的注意力都停留在了荧幕上,生怕错过了什么故事情节。

    而早早退场的主演们,这会儿正在后台的休息室里围着刚睡醒的麦麦,连连发出惊叹声。

    “小白,你儿子真乖啊,睡醒了一点都不会闹,”左映轩惊讶地看着不哭不闹乖乖坐着自己吃东西的麦麦,跟打量稀有动物似的,“我堂哥那个整天哭,除了睡觉是天使,其他时间都是恶魔。”

    之前满月的时候,特地去瞅了瞅,被侄子那响亮的哭嚎弄得耳膜发疼,只一面就让他对婴儿这种生物望而却步,故而他妈老是催他结婚生子,他都是百般推脱。不说自己工作的特殊性,光是孩子这点就足够他头疼的了。

    比起哭闹不已的侄子,麦麦简直就是天使中的天使,像季白这样的人生赢家,生个娃都比别人家的懂事,简直让人嫉妒到双目发红。

    要是他以后也能有这么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人生就圆满了。

    “真想把你儿子抢回去。”左映轩看着麦麦勺起碗里的粥,满满的一大勺,还没到嘴里就撒了一大半,剩下那点还不够他塞牙缝,即使是这样,麦麦也只是皱着眉头,像个小老头似的拼命扒拉着自己那个小碗,看的他十分揪心。

    季白白了他一眼,“你不怕他跟你拼命,你尽管抢回去好了。”知道左映轩只是开玩笑,季白也没多在意,要是这话当着严博的面儿说,估计这会儿这货不知道在那个旮旯里躺着了。

    想到季白神秘的那口子,左映轩耸了耸肩,讨好似的凑上前去,“麦麦,叔叔喂你好不好啊?!”

    听到这话的麦麦,吃饭的速度加快了些,生怕有人跟他抢似的。

    “慢点,小心呛着。”看着漏的比吃进去的还多,季白也没有喂他的意思,反倒是左映轩比他这个当亲爸的还要揪心。

    “他这样不会饿着?!”

    说着,就想上手。

    反倒是被担忧的麦麦,挥着小手,把左映轩的手被拍开,把碗放在自己的腿间,挪动着自己的小屁股,直接转了个身,背对着左映轩,开始了新一轮的吃饭之旅。

    周围响起了闷笑声,被膈应的左映轩无辜的摸了摸鼻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好歹他也是风靡全国的俊朗青年,怎么到了这儿就那么不受待见呢?!

    陷入自我魅力怀疑的左映轩怎么都不会想到,麦麦除了他爸季白之外所有的雄性动物都十分膈应,不仅仅针对的是他一个人,就连他爹严博也是这个待遇,但相对来说比他好点,也仅仅是好了那么丁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