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妹妹啊
    为了儿子的奶粉钱,粉丝自觉组成了奶奶团,在季白的微博下叫嚣着要给孙子寄东西,弄得季白哭笑不得。

    捏了捏儿子的小胖手,“麦麦,你看有多少阿姨疼你啊,得乖乖听话知道不。”

    应答如流的麦麦点点头,“乖啊。”说完拍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膛。

    季白带娃的这段时间,成功的让麦麦的语言进步神速,时不时说出来的话让他这个当爸的哭笑不得。这不,刚夸完自己,立马就指着他爹,皱着两条小眉毛,憋了许久,“坏啊。”

    被儿子指责的严博只是挑了挑眉,板着一张臭脸,看着他,“有种再说一遍?!”

    扭了个身的麦麦,搂着季白的脖子,没有理会他爹瞬间变黑的脸,指着严博所在的方向,跟他爸投诉,“坏啊。”那响亮的声音跟气愤的表情,让季白哭笑不得。

    这下捅了马蜂窝,正在处理公务的严博丢下手头上的工作,径直走来,强硬的将麦麦从季白怀里撕下来,反抱着让他趴在腿上,宽厚的大掌‘啪’的一声落在了麦麦的屁股上。

    这下,又轮到麦麦不乐意了。

    在他爹腿上挣扎着要离开,却被死死的按住,感受到落在自己臀部上的巴掌越来越密集,终于忍不住瘪着嘴,下一秒就嚎啕大哭起来,“哇——”

    儿子哭了,严博也只是皱着眉,手下的动作也没停,反倒更用力了一些,“身为男子汉,整天只会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说完,又落下了一个巴掌。

    看着儿子被教训,季白也不着急,站起身来躲了出去。他不着急归不着急,但是看着儿子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到底还是会心疼的。只是最近麦麦有些娇宠过头了,他舍不得下手,也只好让严博这个当爹的来下这个黑手。

    而且,严博的话也没错,一个男孩子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确实不太好,至于年龄什么的,季白下意识的给忘了。

    房内是儿子哭嚎的声音,门外的季白蹙着眉,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强忍着下了楼给儿子弄点东西吃。

    “你哭也没有用,你妈不会来救你的,”严博在私底下对着儿子都是把季白叫成妈,以至于麦麦长大之后固执的认为季白是他妈,怎么改都改不过来,“你什么时候不哭了,什么时候就可以见你妈。”

    把儿子拎起来,搁到角落里,面对着墙壁,“给我站好了!”

    麦麦快1岁了,相对于同龄人来说,语言也稍微迟缓些,但运动方便简直不要太发达。别说是爬了,就连走都跟一溜小跑似的,时间虽然短可是爆发力强啊。

    晃悠悠掉着金豆子的麦麦,哭嚎的声音小了些,也不回头去看他爹,一边哭一边看着白花花的墙壁,站久了晃悠了两下跌坐在地上。

    哭声被打断了,摔倒的麦麦干脆就不哭了,睁着一双兔子眼看了看自己的小脚,伸手去抓脚上的鞋子。使劲扒拉了两下,那双小皮鞋被他揪了下来,完了转身扔向他爹,“坏啊”

    鞋子因为力道不足,在半路熄火了。

    挑了挑眉,没搭理他。

    不晓得适可而止的麦麦,很快就将另外一只鞋子扒拉了下来,故技重施。

    狠心丢下麦麦的季白,刚踏进厨房就被黄伯恭恭敬敬的请了出去,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尤其是得知季白再次有孕时,黄伯那张满是褶子的脸都舒展了不少,整个人都显得朝气蓬勃,每天带着麦麦去那个什么儿童乐园能玩上大半天。

    “一品轩送了点汤过来,我晾了一会儿,正好能喝。”不分由说的压着季白去了饭厅,偌大的饭桌上那孤零零的炖盅格外显眼。

    天天喝药膳汤的季白,闻到那股药材味的季白,胃里就开始反酸,一点食欲都没有。

    季白的这一胎怀的很轻松,一点都不折腾人,也没有出现什么反胃啊、恶心的症状,吃嘛嘛香。要不是吃的分量要比以前多得多,季白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怀上了。

    一鼓作气将那盅汤喝了个干净,擦了擦嘴,摸了摸肚子,没饱。

    察觉到季白的动作,黄伯笑的一脸慈爱,“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一会儿该吃饭了。”

    为了保证每天都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保证药膳的营养不流失,严博干脆就把一品轩的掌勺大厨亲自上门给他做饭,至于会不会影响一品轩的声音,那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范围。

    每天派司机早晚接送,做完饭把人送回一品轩,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饭市的最高峰,见人回来了伊哲琛也没说什么,月底发工资的时候多给师傅一个月的薪水,当做是他那么辛苦为堂嫂做饭的辛苦费。

    “我先上楼看看麦麦,”哭嚎声停止了,有些按耐不住的季白快步上楼,站在门口支着耳朵偷听他们父子俩说话,也不晓得是不是隔音太好,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没声音?!”

    房内的严博和麦麦两人正面对面的进行父子间的交谈。

    “你是要当哥哥的人了,怎么能动不动就撒娇哭鼻子,以后怎么照顾弟弟?!”

    面对亲爹指责的三头身,懵懂的看着他,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弟弟两个字他听懂了,这段时间黄伯经常在他面前念叨这两个字,“妹妹啊”相比起弟弟,麦麦更喜欢妹妹两个字。

    “是弟弟。”

    “妹妹啊”

    “是弟弟。”严博强调。

    “妹妹啊”倔强的麦麦愣是不改口,一味的认定是妹妹。

    “好吧,妹妹就妹妹吧,”严博举起手投降,“你有妹妹了,是不是该有哥哥的样子。”

    这下麦麦“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打铁趁热的严博给他列了无数条不合理要求,也不管他能不能理解能不能听懂,一股脑的塞进他的脑子里,哔哔叨哔哔叨个没完没了。

    哔哔叨的重点对象麦麦仰倒在沙发上,抓着自己的小脚摇晃着,打了个呵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而偷听墙角许久的季白,听到严博裹脚布那么长的不合理要求时,嘴角直抽。

    “行了,你说那么多他也听不懂。”走近,见麦麦脚下的鞋子跟袜子丢了一地,捡起地上的鞋袜,给麦麦穿上,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走吧,我们下去吃饭。”

    被严博洗了脑的麦麦小朋友,牵着季白的手,指着他平坦的肚子,大声喊道,“妹妹啊”

    一个踉跄,差点被自己的右脚扳倒的季白,惊恐不定的扶在沙发边沿,他身后是紧张兮兮的严博,搂着他的腰让他站直身体。

    “里面妹妹。”说着,举起手拍了拍季白的大腿。

    “麦麦,这话谁教你的?!”虽然对着麦麦询问,但是目光却是落在严博身上。

    给儿子灌输了好一会儿哥哥论调的严博,耸了耸肩膀,无辜地望着媳妇儿,拒不承认。“我只跟他说是弟弟。”就他们两个大男人,生孩子本来就是一件奇葩的事情,要是生出女儿来,尤其是跟季白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儿吗,他做梦都能笑醒。

    季白瞪了他一眼,“孩子还小,不要老是给他灌输一些不着调的东西。”

    好像是媳妇儿要求他纠正麦麦某些不好的行为的吧,怎么这会儿倒打一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