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坐以待毙
    能够在电影院看到男神!!!

    签名照、背影照、侧脸照纷纷出炉,比对了季白现有的照片,大家惊愕的发现,她们家小白鸽暗搓搓的去电影院溜达了。

    想要近距离接触偶像吗?去电影院吧。

    想要拿到偶像的签名照吗?去电影院吧。

    想要看到男神萌哒哒的儿砸吗?去电影院吧。

    抱着这样的心理,涌向电影院的观众人数激增,连加了好几场票都售罄,让没买到票的人跳脚,看着那些买到票洋洋得意的人气得直磨牙。

    奈何跳脚都没用,没票就是没票,饮恨止步于前。

    而制造这场混乱的当事人,这会儿正带着儿子去儿童咖啡厅一双眼睛看着麦麦在**池玩,手里握着手机,眼中含笑。

    “都是李导你执导的好,我能有今天也是多亏了李导你的教导,”恭维的话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李子健听了忍不住开怀大笑,“能够跟李导你合作,是我的福气。”

    不管这些话是真是假,在李子健眼里,季白确实很识趣。能够跟识趣的人合作,本身就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再者季白不仅识趣还很有灵气,他不介意下一步作品依旧跟季白合作。

    三言两语的打发了李子健,还没来得及收起电话,抬头就瞧见自己周围不远不近的坐了一圈的小不点,最远的不过是半条腿的距离。

    他这是被小不点给围攻了?!

    还没等季白反应过来,离得最近的一个小女孩揪着他的裤腿站起身来,扒拉着他身上的衣服,奶声奶气地冲着他喊:“抱”

    季白瞬间就被俘虏了,抱起扒拉着他衣服的小萝莉,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贝贝啊”

    被萌出一脸血的季白,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怪蜀黍,在诱拐别人家的女儿回家。

    有一就有二,见季白如此和蔼可亲,小不点们快步冲着他跑去,没一会儿就围了一堆的小萝卜头,等麦麦从滑梯上下来寻找爸爸时,就发现自己专属的位置被人霸占了。

    而孩子的妈妈们纷纷拿出手机把着稀奇的一幕拍下来分享给身边的宝妈们,乐呵呵的看着季白出糗。然而一向霸道的麦麦如何能忍,扒拉着两条小短腿,拼命往人堆里扎,像颗小炮弹似的,那势头把季白吓了一跳。

    “啊啊!”着急的麦麦,挤进孩子群里,用手扒拉着在季白怀里的小萝莉。

    被拉了一把的小萝莉差点摔倒,还是眼疾手快的季白扶了一把才险险护住,扭过头厉声道,“麦麦!”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爸爸这么严厉的声音,正扒拉着别人衣服的麦麦,僵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小萝莉的母亲见状,连忙上前将自己的孩子抱走。

    “不好意思啊,我儿子性格有些霸道。”季白包含歉意的笑笑,将孩子递到她面前。

    “没关系,小孩子嘛。”小萝莉的母亲干笑两声,看着季白那张精致的面孔,在心底暗自嘀咕着到底是哪个女人那么好命能找到这么帅气的老公。

    不过这人好像好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就地解散了儿童兵团的季白,板着张脸,冷酷的看着委屈的儿子,不说话。

    而生平第一次被爸爸呵斥的麦麦,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委屈的不要不要的。这还是爸爸第一次凶他,还是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要是麦麦能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估计这会儿得质问上了。

    为什么要抱其他的小孩?为什么要对其他小孩笑?!

    围观的人群里发生了骚动,没来得及训斥季白就抱着委屈不已的麦麦先一步离开了儿童咖啡厅。

    “呀!那是季白——”

    “真的是季白啊,我还以为认错了呢。”

    “没想到居然能遇到季白,今天超级幸运呢。”

    “我家娃居然跟大明星玩了好一会儿,真是难以置信。”

    感慨着自己好运气的妈妈们,更多的是他另一半的殷羡,能够舍弃自己光鲜亮丽的身份回归普通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毅力。更何况,看季白照顾孩子那么熟练,想必在私底下没少照顾孩子,比起她们这些宝妈的另一半,类似于季白这样的奶爸简直就是天使的存在。

    “怎么了?!”严博扭头看了一眼,“是不是惹你妈生气了?!”

    一上车就把麦麦塞进安全座椅里,黑着长脸,无视了麦麦叫喊的季白瞪了他一眼,“我是爸爸。”

    哪里来的什么妈妈,他是男的好不好,“都怪你!”

    想到麦麦的所作所为他就来气,都怪严博这个当爹的尽把那些不好的基因遗传给了麦麦,年纪那么小就那么霸道,怎么得了。

    听了季白的阐述,惨遭连坐的严博只能抱着被妈妈嫌弃的麦麦,跟他小声嘀咕道:“你妈怀了妹妹,你别惹他生气知道没。”

    似懂非懂的麦麦摆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趴在他的肩膀上,眼睛追随着季白的身影

    网上进行的人肉任凡进行的如火如荼,甚至还挖出了他被包养的丑闻,在技术帝po出来的证据面前,任凡找不到一句可以反驳的话,那些都是事实,包养他的那个女人还是有夫之妇,不管站在什么角度,他都是不道德的。

    很快,敬业的警察蜀黍们拜访了他,再一次进局子的任凡享受了众人鄙夷的目光。网上那些事情,他们都有所了解,而这一次任凡是以故人杀人被逮捕进局的。

    任凡被带走的那一刻,网上干脆的来了个现场直播,直播的那个微博账号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被他甩了好几个巴掌的助理,有了退路,谁还稀罕在任凡身边当哈巴狗。

    有了实时的视频,整个网络都炸了,气愤填膺撸着袖子准备再干的网友们纷纷拍手叫好,像他这种两面三刀、无事生非、造谣生事、恬不知耻的人早就应该回炉再造了,忍到现在才出手真的太便宜他了。

    “不知道我犯了什么法,需要你们那么大的阵容来接待我。”任凡看着眼前这阵势,心底发虚,强颜欢笑故作不知。

    负责审问他的警察蜀黍鄙夷的瞧了他一眼,将手里的资料夹搁在他面前,“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沉默?呈堂证供?

    粗略的扫视了放在他眼前的资料夹一眼,任凡的瞳孔骤然放大,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似的,一把将资料丢出去,尖叫着,“不——我没有做过,你不能污蔑我!不能,我要找律师,你们这是像屈打成招,我要找律师。”

    看着散落在地的资料,警察蜀黍讽刺的笑容,“任先生,你怕是高估了自己了,还律师,你大可试试哪个律师敢接你的案子。”

    “我不信,我要打电话。”任凡激动的拍了拍桌子,做垂死挣扎。

    那些白花花的纸张上面写的东西太触目惊心,哪怕他曾经做过都不能认,一但承认就不仅仅是身败名裂那么简单,那可是要命的事。他做事一向稳妥,不可能出现疏漏,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身边的人出卖了他,继谭晓晓之后,再一次被背叛。

    可恶,有利可图的时候就惦着脸来舔他的脚趾头,如今落了难想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他身上,哪有那么容易。

    在候审室焦灼的来回走动,咬着唇时不时望向那扇紧关的大门,每一分每一秒都甚是煎熬,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不能坐以待毙,不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