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走后门
    孙玥有些心虚的看了季白一眼,见他想开口说话,眼角的余光正好瞧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冲他们这边走来,忙道:“那人是不是来找你的?!”

    下意识的扭过头,瞧见严博迈着急切的步伐向他走来。

    “等很久了吧,”走近,立马就揽着季白的肩膀,宣示自己的主权,用警告的眼神望着孙玥,直到她移开自己打量的目光,“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先等等,我答应她要请她吃饭的。”季白询问了一下孙玥的意见,见她不回答,便自作主张给她点了点东西,结了账这才在保镖的拥簇下,离开了咖啡厅。

    而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孙玥打量着他们两人周围散发出来的粉红色泡泡,以及麦麦那张跟严博相似度达到999的脸,心底隐隐有了猜测。

    可能么?!

    越想就越怀疑的孙玥,咬着唇,神情有些复杂,心底有种家里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错觉。

    “这位女士,这是刚才离开的那位先生给你点的晚餐,请慢用。”

    坐立不安之际,孙玥等来了服务员的送餐,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肉糜粥,眼睛微微湿润,刚端起碗就瞧见下面压着的小字条——

    “工作再忙也要好好吃饭,身体是自己的,别让未来的你为现在埋单。”

    孙玥捂着嘴,感动的热泪盈眶,强势如她这会儿也像个小女人似的,给一碗粥弄得两眼泪汪汪,哪里还有平时那副凶巴巴的模样。

    儿砸,我是你亲妈:“此时此刻的我捧着一碗粥,哭成了傻逼。”

    底下的小萌新纷纷留言,追问她怎么了,为什么要哭?

    为什么哭?因为她儿砸乖啊,不仅给她签名还给她订餐,要知道在咖啡厅里面吃上一碗暖呼呼的热粥是多么的不容易,哪怕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都不能改变她要将这碗粥含着泪喝完的决心。至于减肥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自电影院、儿童咖啡厅偶遇偶像后,蹲守季白的地点又多了一个,各大咖啡厅人流量激增,大多都是年轻的小姑娘,纷纷叫嚣着要在这里等儿砸。

    而有幸能够让季白请吃饭的孙玥,则是在微博上发表了自己激动的心情——

    姑娘永十八:“下班之前得知今晚加班,在诅咒老板为富不仁时,居然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里面遇见了季白,还跟季白有了简短的交流,没有什么比今天更幸运的了,感谢为富不仁的老板让我可以遇见季白。”

    底下配图的是一碗煮的软烂的肉糜粥,还有一张有季白签名的笔记本,还十分嘚瑟的在底下宣告,粥是季白给她买的。

    一连几天网上就po出了偶遇季白的照片及签名照,这让白鸽粉们陷入了偶遇季白的疯狂境遇,线下有不少的粉丝为了一睹季白的阵容,千里迢迢赶到荔城蹲守在各大场所,为的就是季白这个人。

    对自己的知名度缺乏认知的季白,带着麦麦招摇过市,接连几天各大新闻平台报道的都是季白的八卦新闻。

    “怎么不带人就出来了?!”

    刚才要不是有保镖跟着,季白别想那么轻易的离开咖啡厅,而且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看着季白的眼光怎么就那么的不舒服呢。

    “不是想着正好能赶上你下班吗,”季白笑得一脸乖巧,“谁让你提前下班没给我打电话。”

    好吧,没有提前通知他确实是他不对。

    “那女的怎么回事?!”又是签名又是微笑,最后还要给她买碗粥?

    “一个粉丝,”说起这个,季白猛然想到临走前她那一声‘儿砸’,难道他看起来又那么小吗?被一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叫儿子,莫名的觉得有些羞耻,“她把自己的晚餐给麦麦了,所以我就赔了一份给她。”

    既然是自家儿子有错在先,严博也不好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想吃什么?!”

    说起吃,季白摸了摸自己发瘪的肚子,“我想吃重口的东西。”最近一直在喝药膳,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媳妇儿期待的目光太过于热切,以至于无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

    车子打了个右转弯,顺应了媳妇儿的意思,带他去吃重口味的东西。只要媳妇儿开心,别说是重口味的,就算是现在要他下海给他捞鱼,他都无二话。

    “季氏那边怎么样了?!”

    给麦麦盛好饭菜,季白的筷子果断伸向那红彤彤满是辣椒的酸菜鱼里,吃的满嘴喷香。

    殷勤给媳妇儿布菜的严博,见他吃的那么豪爽,食欲大开。

    “有所求的基本上都分配出去了,天玄跟我爸那边都分了些人过去,目前正在安排人给他们培训。”

    说是培训,基本上可以说的上是洗脑了,毕竟他们都是季白的族人,身上隐藏的秘密暴露了,季白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男性怀孕生子这个千古难题,在神隐族这个族群面前就跟吃饭喝水那么简单,要不是这些年族里的生育率直线下降,他们也不会想到还有季白这样一个人物。

    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对季白默默无闻二十六年之后,还想着他能够无私的将自己奉献出来做生子工具,想的不是一般的美好。

    就凭着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宽宏大量到答应他们冷血无情的族人做他们的生育工具。

    而且季白也不是那种怜悯众人的圣父,别看他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似的,其实背地里还是十分在意的,也就是俗话中说的口是心非。

    “一切有我,别担心,”既然能收购季氏,那么严博也有了心理准备,本来中信地产就足够他忙活的了,如今又多了一个上市公司,工作量骤然增加。

    不提余成整日在他面前喊着要休假,就连他也有些吃不消了,最主要的还是加班时间太长,没办法准时准点回家陪媳妇儿。他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季子杰让他周游列国而不是留在季氏继续发光发热。

    之前替麦麦检查的时候于轩说了一嘴,说季文跃这段时间都在找工作,只是他的外表是在是太过于彪悍,以至于面试频频受挫。

    于轩在他面前提起这个,无非就是想让他安排适合他的岗位,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毕竟在这件事上,他始终都是站在他这边为他考虑,于情于理季白不能视而不见。

    “我记得你爸那边有一间保全公司是吧。”没记错的话,天玄娱乐的所有保全都是从那边雇佣过来的,身手还不错,应变能力也强,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让季文跃去。

    “我安排好了,明天就让他们去报到。”

    那间保全公司是专门训练安保人员为天玄服务的,塞点人进去并不影响他的初衷,再者把人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在安全不过了。就算季白不开口,他也打算将季文跃安排进去,既然媳妇儿提了那就顺他的意,照着安排就是了。

    吃的嘴巴红彤彤的季白,停下了筷子,慢悠悠的喝了口茶,“那季东呢?!”

    身为罪魁祸首的季东一直都没有露过面,不仅是他就连那个自称为是他舅舅的司空弘也跟凭空消失一般,了无音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