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代言
    依偎在严博怀里的季白,嗅着熟悉的气息,没一会儿就昏昏欲睡,全然不晓得严博正在心里打着的算盘。

    一夜好眠。晨起,打理好麦麦,将东西都收拾好,搁在床上,交代了几句,趁着麦麦被抱去吃早餐的功夫,带着严五偷偷的溜了。

    至于他走了之后,麦麦会如何的哭闹,那都是严博该头疼的事情了。想到昨晚他莫名其妙的那些话,季白仅存的那点心疼烟消云散了。

    轻轻拍了拍自己平坦的小腹,小声嘀咕道:“你可别像你爹。”有麦麦这么一个混世魔王就够了,再来一个,他脑袋估计要炸,当初到底为什么那么想不开死活要生一个跟他一样的孩子?!

    魔怔了吧。

    想到麦麦跟严博那如出一辙的性子,既头疼又好笑,每每瞧见麦麦那张脸气鼓鼓的板着就会不自觉的联想到严博,别说生气了,估计憋笑都要憋死。

    脑子里的画面让季白忍俊不禁,在严五眼里,季白就像个傻子似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完了一个人在那儿抿着嘴偷笑,跟神经病似的。

    当然,诽腹的话他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二夫人,我们到了。”

    尚在幻想当中的季白被严五这一声换回了神智,对于那什么‘二夫人’的称谓,不管听多少遍都适应不良。

    不管季白适不适应,成了严博的另一半就该有心理准备,比起伊芸对他的尖酸刻薄,一句‘二夫人’算的了什么。

    找季白代言的这个轻奢品牌叫‘lotus’,该旗下最出名的就是彩妆系列,当然除了彩妆之外还有定制女装、女鞋之列的,相较而言,这个品牌几乎囊括了所有女性用品,简而言之,就是女性品牌。

    说实在话,‘lotus’的品牌创始人是有多想不开才会请他来拍广告,就只是逐一让他跟产品合影,露出笑容就行了,这么儿戏真的好吗。

    就季白拍摄期间,此次策划的负责人给远在他乡的老板打了个电话,仔细报告了季白的所有行踪,就连脸色红不红润,吃的什么,吃了多少这些小细节都报告的清清楚楚。

    躲在角落里面的严五,支着耳朵全程围观,给严六发了个信息让他帮忙查一下‘lotus’的老板是谁,为什么会如此关注季白的动态。

    全然不晓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被记录下来的季白,正对着摄影机舞骚弄姿,要不是专业素质过硬,估计得羞愧致死。

    任谁拿了上百万的代言费过来拍广告,完了到现场拍摄却发现自己拿着产品摆出指定的动作,然后对着摄像机露出表情。没有剧情、没有环节,纯粹只是拍照。

    ‘lotus’的钱真的那么好赚?!

    要是被以往的代言人听到这话,肯定得糊他一脸。每一任‘lotus’的代言都会被折磨的苦不堪言,代言费不高,可是这个平台好,基本上能够代言‘lotus’的艺人,基本上都能在国外有一定的发展,首当其冲就是影帝段继峰。

    想当初段继峰还只是个新出道的艺人,要不是被‘lotus’相中找她代言,压根就没有机会走出国门,那可是全球代言人而非地区的,也就意味着只要有‘lotus’专柜的地方必然有他的身影。而段继峰也是凭此成功一举进驻国外市场,混的风生水起。

    可以说,每一次‘lotus’的代言各大公司都抢的头破血流,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会主动邀请天玄的季白。

    季白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将拍摄现场的异常转述给严二少之后,严五得到了一句‘不需要理会’的回复,安心充作柱子,目光紧盯着场中央那个清风霁月的人。

    而‘lotus’的老板在接到电话时,交代了两句,这才挂断了电话。隐在黑暗中的脸孔,任谁都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直到有人敲响了房门。

    “boss,已经处理好了。”

    听到下属的回答,他从位置上站起,露出了与他温和气质不相符的杀意,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走吧,送他最后一程。”

    等他走到光亮处时,这才看清他的面孔,俨然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司空弘。

    哪怕在众人面前消失了一段时间的他,对季白的关注不亚于严博,而这种关注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反而对他这个二十多年未见的外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外表不管表现出来多么的纯善,但内里却是芝麻馅的,扮猪吃老虎的伎俩不要太高明,也不晓得严家那个臭小子有没有看出来他的另一半一直在他面前隐藏自己。

    能在孤儿院那种弱肉强食的地方安全无恙的活到十三岁,没点手段没点心计,就凭着他那张脸早就被卖到哪个旮旯,怎么可能等到段继峰去接他。更何况从孤儿院出来之后,凭着出色的样貌跟精湛的演技能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怎么会是一般的人物。

    人前扮演无辜的小白花,内里却是阴暗的食人花,就连任凡也被他耍的团团转,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我有一个好外甥。”司空弘感慨道。

    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可是雷锋同志说的,看来季白将它贯彻的很彻底,这才是司空家的人。

    “他也有一个好舅舅。”

    对下属的恭维嗤之以鼻,“事情结束之后,给我订一张去荔城的机票。”司空弘说完,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是。”而跟在他身后的保镖,停住了脚步,站在那儿警惕的看着四周。

    随后没多久,传出了痛苦的嘶嚎声隐隐还夹杂着些许脏话,看那保镖脸上淡漠的神情已然见怪不怪。他的职责是保护老板,只要老板没出什么意外,其他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半个小时之后,被捆了个严严实实,给拽了出来。绳子的那一头被司空弘握着,像是在遛宠物似的,将他硬拖强拽的拉了出来,嘴巴里塞着臭袜子,一副身心饱受折磨过的模样,哪里还有之前那副成功人士的高傲。

    “唔唔唔”

    将绳子递给保镖,司空弘拍了拍手,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高傲的季东先生,你的好日子可算是到头了,去到那儿可不要太感激我哦。”

    要不是碍于神隐族的特殊性,司空弘是真的很想将他丢进一群有独特爱好的狱友里面,奈何季东的体质特殊,只能作罢。他死了不要紧,可万万不能牵扯到季白,想到这里,司空弘只能作罢。

    鉴于有季威等人在前,严博给他们安排了‘好地方’司空弘也不折腾了,干脆将所有的证据都打包带着人去局里,剩下的事情严博自会扫尾,反正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季东生不如死!

    抱着这样的目的,司空弘领着人匆匆离开,赶往荔城。

    而被他惦念的季白,这会儿还挣扎在拍摄广告的泥潭里。

    这不是季白第一次拍硬照,只是没有那一次会像现在如此痛苦。摄影师的表达语焉不详,季白也不晓得他要表达什么,自然表现不出他想要的意境。

    “停!停!停!”摄影师头疼的喊暂停,脸上是隐忍不发的怒气,碍于季白的特殊身份,愣是憋了回去。

    身心疲惫的不仅是摄影师,就连季白也是苦不堪言,肚子里揣了一个包子被折腾了那么久,这样又不是,那样又不行,佛都有火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