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计
    公认为好脾气的季白,这会儿也拉下脸来阴沉的可怕。拍摄现场的气氛瞬间凝滞,所有工作人员都下意识的放轻了呼吸,生怕自己喘口气的空隙踩了雷。

    呼了口气,到底是雇主,季白调整好心态主动上前。

    “我觉得我们的拍摄主题要改改,”说着,主动将自己的想法阐述出来,“这个系列彩妆的精髓是什么,我要怎么做才能演绎出它的亮点。”

    不管那摄影师的表情如何难看,季白自顾自的说着话,由被动转为主动,只是说得越多那人的脸色就越难看,最后忍不住打断了季白的话。

    “你这黄皮monkey知道什么,你懂什么艺术你懂什么灵感你懂什么摄影。”

    面对摄影师蹩脚的语言,季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中酝酿着怒气,跟眼前这位带有明显种族歧视的摄影师对视着。

    如果可以的话,季白真的想打开这位满口喷粪的摄影师的脑子看看里面塞的是不是全都是屎,难道他的眼睛长着是用来出气的吗?没有瞧见在他咄咄逼人的气势下,在场的工作人员脸色都变了?还是他仗着自己的身份,所以肆无忌惮。

    “你这只猪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季白怒极反笑,“我还不乐意拍了呢。”说完,直接走人。

    被人奉承惯了的摄影师惊愕的看着离开的季白,连咒骂的话都噎在喉咙里愣是吐不出来,见季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十分硬气的喊道:“耍什么大牌,有你回来求我的时候。”

    面对这样的污蔑,季白连开口说话的**都没有,直接给高茜云打了电话,三言两语跟她交代了一下事情的情况,离开了拍摄现场。

    而离开的季白没有预想到的是,那位摄影师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疯狂的吐槽起季白这个人,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一些‘卖屁股博上位’的老生常谈,被黑出翔的季白已经是破罐子破摔,脸搭理他的**都没有,直接上车去找儿子去了。

    而接到季白电话的高茜云,鼻子都快气歪了,丢下手里的笔打小报告去了。

    至于打小报告的对象是谁?!很显然不会是严博。

    负气离开的季白到了中信楼下扑了个空,严博没在公司反倒是原本远在国外的严磊抱着困顿的麦麦出现在他面前。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正抱着麦麦的严磊,笑的一脸猥琐,整个人乐呵呵的,“前两天回来了。”被侄子膈应了那么长时间,终于找着机会抱他,严磊的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看着麦麦那张跟严博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小脸,越看就越觉得可爱,那张肥嘟嘟滑不溜丢的小脸蛋,还有这跟天使般的睡颜,简直要把他那颗心给融了。至于跟他同一张脸的严博,哼,怎么看都是神憎鬼厌。

    想到再一次被坑的自己,严磊的气就不顺,转而想到自己被坑回国的原因,立马扭过头去瞧季白尚且平坦的腹部。

    严磊的目光太过于炙热,季白想忽视都难。颇有些不自在的转移他的注意力,下意识的用手去捂自己的腹部,“他有没有说去哪儿了?!”

    “说是算账去了。”见季白不自在,严磊识趣的转移自己的视线。

    算账?算什么账?

    季白疑惑的看着他,脑子有些转换不过来。

    “去收拾那个叫什么任的,名字太渣不记得了。”见麦麦动了动,严磊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生怕吵醒了好眠的麦麦。别看这个小家伙才那么丁点大,那嗓子比扩音器还厉害,要不是严博事先把他哄睡了,压根就不敢上手。

    “任凡?!”

    “好像是这个名字。”

    严磊捏着麦麦的小手,愣了愣,回道。

    严博亲自去收拾任凡了?他不是一向都很不屑于跟任凡打交道的么?怎么这次会亲自过去收拾,不符合常理啊。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他不晓得的事?!

    不能怪季白多想,实在是因为任凡的劣迹斑斑的行为,实在是罄竹难书,能够让严博放下身段亲自去收拾,肯定又做了什么让他无法容忍的事情,而这些事关乎到他的安危。

    知道了严博的去向,季白也没追问,点点头算是回答。

    相比起季白的淡定,被收拾的任凡要显得狼狈许多,可以说是疲于奔命。

    严博的手指里夹着烟,看着擂台上进入尾声的拳击比赛,缓缓喷出一口烟,“只要你赢了他,不仅以往的事既往不咎,我还给你五百万,送你出国。”

    说着,台上的胜负已分,一脸是血的男人奋起一拳砸在对手的太阳穴上,被砸中的那个人轰然倒地,场上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就差没把房顶给拆了。

    很快,就上来三个人,将倒地的拳手拖了下去,沾染了血迹的地板被擦拭的一干二净。

    看着台上仅剩的那位拳手摇摇欲坠的站着,胸前起起伏伏在剧烈的喘着气,任凡的眼中迅速划过一抹狠厉,“你说话算话。”

    目光在他脸上一扫而过,严博自然看出他眼中的恨意和不甘,却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漫不经心的抽着烟,俨然不想跟他谈论这些毫无意义的话题。

    闹哄哄的场子因着任凡不自量力的行为变得更吵闹,所有人叫嚣着要让不自量力的任凡好看,几乎是被压着走上台的任凡,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凝如实质的血腥气刺激着他的嗅觉。

    害怕吗?自然是害怕的,可以称得上是养尊处优的任凡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甫一上场腿都软了,可是严博的那番话一直在他脑海里不停的重复重复。他的所作所为,再加上严家的势力,足以让他在里面呆上一辈子,就在他绝望之际,严博居然给了他希望,哪怕这希望渺茫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万一成功了呢?!

    五百万、出国、既往不咎,就这三点,足以让他冒险。

    看着连站都站不稳的对手,任凡舔了舔干涩的唇瓣,眼神中闪现出一抹疯狂与势在必得。

    在任凡眼中不堪一击的对手,正靠在栏杆处休息,期间有个服务员凑上前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尚未消散的煞气更浓厚了些。

    “我知道怎么做了,你让贵客放心。”说完,狞笑着看着任凡。

    “贵客说了,不要小瞧了你的对手。”

    点到即止,能够在这里混的都不是傻子,得了好处在感恩戴德之余也要尽力完成好任务。尤其是特意提醒了不要小瞧对手,既然贵客都这么说了,自然要防备对手。

    “快点上啊——”

    “倒是开打啊,愣着干啥?”

    “上啊,上啊,快上。”

    台上的观众纷纷起哄,言论一片倒,没有人站在任凡这边,毕竟他那副小身板完全不抗造,那大块头一个拳头下去,不死都没了半条命。

    任凡眼里的阴郁更浓,手握成拳压抑着心中即将喷涌而出的恨意。

    在裁判的哨声下,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脸上尽是不死不休的怒意。

    很快,两人就交缠在了一起,什么格斗、拳击什么的,任凡没有接触过,靠的无非就是心中的那股狠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