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失败与交谈
    他怕穷、怕疼更怕死,为了不让自己沦落到那种境地,任凡唯有一搏。

    晃神间,一记拳头落在他的脸颊上,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任凡被击到在地上,脸上瞬间肿了起来。

    击倒在地的任凡脑子嗡嗡作响,下一刻,太阳穴又遭受到了一记重击,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双目充血眼前的一切都像是蒙着一片红雾。

    “二三”

    耳边萦绕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把任凡打倒在地的拳击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欣赏着他的狼狈和不堪,胸膛起起伏伏在慢慢回复自己的体力。

    那几拳只是开胃菜,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任凡居然那么的不堪一击。

    一拳倒地,两拳晕菜,他第三拳下去,任凡会不会就此与世隔绝?!不是他小看任凡,实在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这些,相对于他们这些‘亡命之徒’来说,任凡这种从温室出来的弱鸡简直就是给他送钱。

    想到服务员的传话,拳手的眼中泛着贪婪的目光,望着任凡跟望着死人似的。

    被撂倒在地的任凡,在规定的时间内没能及时爬起来,刚才那一局算拳手胜,中场休息1分钟任凡被拖到柱子边上,自有医生为他紧急处理伤势。

    冰冷的触感让他火辣辣的脸颊得到了缓解,恍惚的神智被唤了回来,即使眼前还是红色的一片,到底是缓了过来。

    “喝点水,放轻松。”

    任凡抬头去看他,有些迟疑的接过医生手里的矿泉水,刚想入口舌头就触及摇摇欲坠的牙齿,侧过头就吐出了一颗牙齿,口腔里满是铁锈味。

    用矿泉水漱了漱口,丧失的力气正慢慢回笼,阴翳的眼神落在对面的拳手上,像一条毒蛇,紧紧缠绕着他,蛇信子正舔舐着对方的脸颊,就等他露出破绽的瞬间,吞吃入腹。

    很快,第二回合开始了。

    “赫”任凡弯腰挥拳上去,打在拳手的胸膛上,拳头像是落在石头上,磕得生疼。

    拳手巍然不动,任由任凡在他身上落拳跟挠痒痒似的,台下唏嘘一片,像是在讽刺他不自量力般。

    事实上,任凡确实是高看了自己。

    下一刻,拳手当面一击,直接将他打晕,脑袋磕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结束了。

    台下的观众唏嘘一片,鄙夷的看着被人拖下场的任凡,嘴里骂骂咧咧的没一句好话。

    显然他们对这场临时加演的表演并不满意,场内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管他们满不满意,就严博而言,这样的结果他是满意的,冲严六打了个手势,意会的退下去办事去了。很快,严六回转,“办妥了。”

    严博不语,面向着擂台站着,久久不动。

    半小时之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敲门进来了,垂着头,“我尽力了。”

    听到这四个字,严博微微挑起了眉,用手指掐灭了烟头,抬脚就往外走。

    严六将一早准备好的东西交到他手里,紧随其后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那名医生捏着手里的东西,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后从喉咙里迸发出骇人的笑声,经久不散。

    尚未走远的严博自是听见了这骇人的笑声,脚步不停,但内心却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车子停在了公司楼下,不意外的见到抱着麦麦的严磊正和季白说着话,他进去时气氛有些尴尬,很明显严磊不是一个很会聊天的人。

    “怎么快就结束了?!”在季白的眼睑处亲了亲,见他的脸色不是太好,拧着眉,“哪个不长眼的欺负你了!”

    严博的语气太过于笃定,让季白感动之余也觉得十分好笑。

    “你就这么肯定是别人给我气受而不是我给别人气受啊。”

    “不一样。”严博心疼的看着季白那张精致如画的脸,气势都收敛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柔和多了。

    不管季白伪装的有多好,他的神情是骗不了他的,很明显今天的季白有些不高兴,而这种不高兴肯定是有人给他气受了。

    自己都不舍得给他气受,他倒好硬是要出去拍戏自找气受,可又能怎么样,媳妇儿喜欢这份工作喜欢这个职业,身为他的伴侣也不好阻止他,只能尽他的绵薄之力为他扫平任何的障碍。

    “怎么一股烟味,又抽烟了?”季白失笑道,不跟他纠结这个话题,在严博眼里他没有秘密,本就没有打算要隐瞒他。

    “嗯。”

    在季白面前严博已经习惯了不抽烟,这个习惯从怀麦麦时就养成了,烟瘾犯了他都会跑出去抽,完了洗个澡才见媳妇儿。这次回来的匆忙,一时之间忘记了,好在季白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太多的反应,看来媳妇儿肚子里的小崽子乖得很。

    “事情都解决了?”

    严博淡淡的应了声,“嗯。”

    很显然他不想跟季白谈论这个话题。

    严博不提,季白也不好追问,从明显不情愿的严磊怀里接过即将醒来的麦麦,给他为了点水,这才舍得睁开自己那双金贵的小眼睛。

    “拔拔。”

    这一声你奶声奶气“拔拔”让原本气闷的季白神清气爽,什么代言什么广告如数抛之脑后,眼里只有怀里的麦麦。

    “哎哟,会叫爸爸了。”

    严磊突兀的声音传来,正趴在爸爸肩上的麦麦扭过头去看他,见他跟他爹长得相似的脸,立马皱着眉头,板起了脸。

    “”严磊。

    他这是被侄子膈应了?!

    显然,他那张自诩俊朗帅气跟严博有四五分相似的脸让麦麦想起了自家那性格恶劣的亲爹,麦麦在季白面前不待见严博的事不是新闻,但凡是照顾过麦麦的人都晓得这个事实。有季白在的地方,不管是谁麦麦都不会放在眼里,季白不在,也就只有严博能制得住他。

    至于其他人?呵,全然不放在心上。

    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严磊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地位,以前一家四口他的地位最低,如今多了季白和麦麦,他的地位也是直线下降,成为了垫底的那个,个中的心酸他也不想再提。

    到家的时候,严博带着麦麦去洗澡,而厚着脸皮赖着不走的严磊凑上前去,“你怎么不好奇他去哪儿了?!”

    “有什么好好奇的,”季白斜了他一眼,“再者,他不说也就意味着我没有必要知道。”

    “你就不怕严博出轨?!”

    说到这里,季白扭过头正视着他,“不管是出轨也好还是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跟我离婚也罢,无论我愿不愿意,该来的总是回来,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不管我如何躲避,该来的还是会来。”

    “来了就坦然接受,发生了就去面对,我不可能为了未来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杞人忧天,这不是我的风格。”

    与其在这里担惊受怕,还不如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做自己该做的,如果真到了非要分开的时候,他也会坦然的接受。

    严磊挑眉,有些惊愕的看着如此坦然的季白,“你不爱他吗?!”

    “爱,可这并不矛盾。”

    “既然爱他,为什么要放手?”爱,应该是占有。

    “因为我希望他能幸福。”如果他的离开能够让他感到幸福,他肯定会选择离开,不是因为他大度也不是因为不爱,只是单纯的希望自己所爱的人能够得到幸福,仅此而已。

    被季白的一番言论震撼到的严磊,久久无语。

    反观当事人本人却异常淡定,从黄伯手里接过温热的汤,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些话是多么的让人震撼,他该夸季白胸怀宽广吗?!不能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