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8小报告
    让严磊更为意外之外的是,季白居然当着他的脸,跟严博打小报告。

    “麦麦他爹,大哥说我们会离婚。”

    “!!!”严磊。

    刚从浴室里出来的严博头发上还滴着水,怀里抱着被热气蒸腾的脸红扑扑的麦麦,听到这话立马将儿子塞进媳妇儿怀里,伸手揪住严磊的衣领,一把拽了起来。

    “咳咳咳咳冷静点冷静点,我可以解释的。”猝不及防被勒了一下的严磊,差点没岔气。

    严博松开了手,居高临下的望着跌坐在沙发上干咳的严磊,“既然大哥你那么清闲,干脆就坐镇公司好了。”

    坐镇?开玩笑的吧?严磊瞪大了眼睛,眨着希冀的眼睛看着严博,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讨好的话,哪里还有身为兄长的威严。

    “弟啊,我可是你亲哥,你就那么忍心把我扔进水深火热里煎熬?!”

    “可以体会双重的成就感,多好。”严博不为所动。

    对于严磊这种一出声就自带光环的人来说,他会稀罕那什么双重的成就感?他稀罕个屁的稀罕,想到那些堆积成山的文件,严磊的脸立马就拉下来连连求饶。

    “还有没有人权啊,你们两夫夫联起手来坑我。”偏偏他是个傻的,明知道前面是个坑还义无反顾的往下踩,吸取不到教训。

    “谢谢大哥。”季白笑眯眯的接道。

    严磊倒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

    相比起严家的和乐融融,刚到荔城的司空弘肺都要气炸了。好不容易找着机会接近自家外甥,偏偏手底下总会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狗东西冒出来破坏他的好事,真以为他的脾气就那么好是吧,真以为他没脾气的是吧。

    “那个叫aaron的不是不想拍吗,那就永远都别拍了!”司空弘讽刺道,“这世上能拍照的又不止他一个,我没记错的话他还是种族歧视吧。”

    圈里的世界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要想在圈里混出名堂除了本事还要有人愿意捧,而那个叫aaron的摄影师是最近冒头的一个新锐摄影师,本事还是有的,但窜上来的速度太快人有些浮了,难免有些得意忘形。

    平时有些小毛病,看在老板的面子上能忍的都忍了,可是今天他当着所有工作人员的面甩季白脸,仗着自己‘受宠’目中无人。

    季白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季白是谁钦点进来的,又是谁主动将这个代言给他的。aaron没眼力见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只能说他窜红之后太过于嚣张跋扈以至于其他人下意识的选择了摒弃他。

    项目的负责人拿着手帕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在心底不断咒骂aaron那个没眼力见的家伙,自己倒霉也就算了还要连累他被老板训斥,真的以为自己有点技术所有人都要捧着他似的。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下场,就是永无翻身之地。

    “荔城不是有一位摄影师技术不错吗,就‘疯时尚’的那个首席摄影师,”司空弘忽然想起季白之前跟段继峰拍摄过的杂志封面,“把他请来。”

    “知道了,老板。”

    “没有下次。”临走前,司空弘的眼神跟刀子似的,将他凌迟了一遍。

    “是”

    司空弘的气势太过于强盛、目光太过于凌厉,把他压迫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司空弘离开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才发现自己身上出了一身的汗,腿更是抖得跟帕金森综合征病人似的。

    绕了个圈处理了作妖的员工,司空弘这才给严博打了个电话,让他出面把季东给处理了。但话里话外都透露一个讯息,这次过来,认亲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我知道了。”

    假装听不懂司空弘的话外音,挂断了电话,放下手机时季白正好将他丢在房间各处的脏衣服收拾好,那副贤惠的模样,看得他心痒痒。

    翻出以前怀麦麦时用的衣服放进洗衣篓里,抬头便瞧见严博正用炙热的目光打量着自己,脸蛋微微泛红,满目柔情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呢?一脸不怀好意。”

    “看我贤惠的媳妇儿。”

    他贤惠还不是比出来的,家里三个都是大小老爷们,他不做难道还指着麦麦那个小老爷们来做?!

    至于严博?一看他就不是那种居家型的男人,不帮倒忙就算是帮忙了。当然这个想法并没有什么歧义,甚至可以说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方式。

    男主外女主内,虽说他不是女的,但外面的那些纷纷扰扰都被严博如数挡在外头了。

    “累了一天了,赶紧去洗漱休息。”

    房内的灯光十分昏暗,大床上相互纠缠着的两道身影在灯光的投射下,朦胧而又温暖,时不时传来一声声压抑的声音,暧昧而温馨。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季白已经昏睡过去,被汗浸湿的头发贴在他的额头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好不可怜。

    看着床上一脸疲惫昏睡过去的媳妇儿,严博的心情明显好转,利落的下了床去浴室防水。水流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季白的好眠,哪怕被他抱着去洗了个澡再抱回床上,那双眼睛始终没有睁开分毫。

    看着好眠的媳妇儿,严博从床头的柜子里翻出药膏,挤出一坨在自己的手掌心上揉开,随后覆在季白的肚子上,仔仔细细的揉搓着,之后才转身进去打理自己,出来时,严博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翻身上床将季白搂紧,睡了过去。

    天擦亮,季白在一身酸疼中清醒过来,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侧门亮着橘黄色的灯光,伸手去摸隔壁的床位,余留着渐凉的温度,看来严博起来有一会儿了。

    跟摊尸似的躺了一会儿,他试着伸展自己的身体,稍稍用力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议,那种感觉就像是从来没有运动过的人被强压着打了一天的球似的,疯狂的叫嚣着。

    被折腾狠了,有点起不来身的季白磨着牙,恨不得在严博身上咬上几口以泄心头之忿。

    “醒了?!”给儿子换了尿布喂了奶的严博,拿着与他气质不符的奶瓶走了过来,见床上躺着的季白睁开了眼,眉头轻蹙,“我吵醒你了?!”

    “没有,”季白摇摇头,没敢用力,身体就像生了锈的机器人似的,动一下都会发生格拉拉的声音,“自然就醒了,麦麦睡回去了?”

    “嗯,喝了早餐奶又睡了。”放下手里的奶瓶,走到床边掀开季白的被子,将他翻了个身,宽厚的手掌按压在季白酸疼不已的四肢上,舒缓使用过度的肌肉。

    正享受严氏牌按摩的季白,接到了高茜云的电话。

    季白微微蹙眉,忍下喉咙里即将迸发出来的痛呼声,“怎么了?!”

    “lotus打电话过来致歉,完了问你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高茜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之前那个摄影师被解雇了,这次请了个老熟人。”

    “老熟人?!”

    他认识的人里面做摄影的也就只有‘疯时尚’那边的首席摄影师,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是普普通通的那种,也但不上多熟,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外,私底下从未联络过的啊。

    “还有,那个aaron还在网上散播了一些对你不利的消息,不过鉴于他种族歧视的特性,我就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当然,也不希望季白在任何的社交平台上发声。

    “我知道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