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0风波
    传说中的麦麦?!

    闻言,季白的嘴角有些抽搐,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见麦麦伸手拍向季子安,奶声奶气的喊道,“奏凯。”

    猝不及防被拍了一下的季子安有些懵,难以置信的看了看麦麦又抬头看了看季白。

    “不好意思,麦麦的脾气不太好。”

    季子杰踢了踢蹲在一旁发怔的季子安,接到,“确实不好。”一看就知道了是严博的翻版,想到前段时间跟严博的会面,再瞧瞧麦麦那张跟他如出一辙的脸,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给严博记上一笔。

    都是他的错,把孩子遗传成这样。

    无辜躺枪的严博坐在办公室里,打了个喷嚏。

    被麦麦那个小豆丁呼了一巴掌的季子安站起身来,看着他跟小大人似的‘哒哒哒’的一个劲儿往前冲,刚还有点郁闷的季子安这会儿也顾不上郁闷了,饶有兴趣的围着麦麦打转。

    看着都快成年了还一副天真性子的季子安,身为兄长的季子杰也不晓得说他什么好,想要教训他几句,随后想到族里压抑的气氛,默默的咽下了嘴边的话。

    这样也好,以前的那些事跟他没关系,他只要活的开开心心就好。

    难得得,季子安居然没有因为麦麦的性格而不悦,反而兴致勃勃的带着他玩。没有同龄玩伴的麦麦,在自来熟的季子安的带领下,麦麦也有些兴奋。

    “麻烦你带麦麦玩会儿,我跟你哥谈点事。”

    正愁没人看麦麦,季子安就送上门来了。当然还有充当季白腿部挂件的张云也,他跟季子安很有话题聊。

    被当场捉了壮丁,季子安也不恼,笑眯眯地应了,拉着麦麦就坐在一旁的地毯上,不晓得从哪儿搜罗出一大堆玩具,堆在麦麦面前,兴致勃勃的跟他讲解了起来,张云也凑在前去也跟着嘀咕了几句。

    跟一个不满一岁的小豆丁还说的那么激动,看来季子安真的是闷坏了。

    “子安在这里闷坏了,不要介意。”无奈的看着自家弟弟幼稚的行为,季子杰是好气又好笑,但更多的是心疼。

    半大的孩子整天被关在这里,虽说这里的设备先进也有什么健身房休息室娱乐室,到底没有同年人跟他一块生活,也是难为他了。

    季白笑笑,“没关系,子安是个好孩子。”

    能够保持一颗赤子之心的人已经不多了,他不喜欢这里的人但并不代表不喜欢季子安,这个在岛上过着与世隔绝一般生活的少年,有着对生活的憧憬。他的恨意再大,也不能一棒子打死,他才16岁,长辈犯下的错误跟他没关系。

    季子杰给他倒了杯茶,笑笑,“今天要你过来是想跟你谈谈子安的问题。”

    “这些你要跟严博谈。”

    他不管事,也不想管事。

    “我想把子安放到你身边待上一段时间,”季子杰没有理会季白的话,淡淡的说道,“过几天我就要出国了,我最担心的是子安,他从小在岛上长大没有见识过社会的险恶,我的交际圈有限”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季白也没等他说完,直接拒绝了。

    他此次前来,不仅是因为要赴他的约,更多的是想看看这群人有什么作妖,能不能适应外面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会不会拖累他,仅此而已。

    “为什么你非得要把自己伪装的那么面目可憎呢?”

    督了一眼杯子里的茶水,季白漫不经心的抬起头,“伪装?你才第二次见我,对我的认识还很片面,你怎么就敢肯定我是在伪装?!”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是那样的人。”

    面对季子杰的夸赞,季白只是笑笑不予置评。

    “让子安做你的助理吧,他年纪小又不经事,我不在也不晓得那群老家伙会怎么折腾,”季子杰侧过头去看了一眼跟麦麦他们玩得正欢的季子安,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就当是多了一个小弟,随便使唤。”

    说是说随便使唤,但按照季白的性格,行事都有分寸不会太过。再者,他离开季氏之后,季子安也有人照顾,顺势也能出去见见世面,省得老是待在这暮气沉沉的季氏等死。

    季白没接茬,“我听说这里有人接了不该接的私活,这是真的吗?!”

    此话一处,季子杰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当然他黑脸的对象并不是季白而是他话里那个‘有人’。本来就寄人篱下仰人鼻息,还上赶着给自己找死,都不晓得他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不介意让我看看他的活儿吧。”见季子杰的脸色发青,季白也不在意。

    “当然,我去拿给你。”

    所谓的活儿,全都记录在纸上,收录在文件夹里。打开一看,里面清清楚楚事无巨细的将委托人、报酬、需要做的事宜登记了下来,看到那薄薄的a4纸上熟悉的id,季白的嘴角忍不住勾起讽刺的弧度。

    在粪坑里面打灯笼,找shi。

    不能怪季白如此粗俗,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被人渣缠上了,恶心的还是自个儿,当初就应该果断一点,把他给解决了。

    “还有最新的一条新闻,看你这个模样应该还没来得及看。”说着,就把手里的ipad递到了季白面前。

    还未接过,屏幕上红色加粗的一行字吸引了他的目光——

    ‘昔日艺人任凡横死街头,系仇杀?还是带累?’

    配图的是任凡那张猪头脸,瞪大着的眼睛,空洞的望着天空的方向,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死了?!

    季白蹙眉,忽然想起昨天严博的失踪,难不成是他干的?杀人可是犯法的,严博不至于会为了这些事痛下杀手,顶了天就是给他找些不自在罢了。那么到底是谁动的手?!

    但不管是谁,在事情还没有明朗之前,他的嫌疑是最大的。毕竟任凡之前跟疯狗似的一直咬着他不放,好不容易流言平息了,没想到这档口任凡就横死街头,这样原本就相安无事的季白瞬间变成了首要嫌疑人。

    正跟季子安玩的正欢的张云也接到高茜云的电话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随后黑着脸咒骂道,“死了还出来恶心人,艹!”

    一向软萌的张云也居然爆粗了?看来情况不容乐观,现在他很庆幸季白没有去拍什么广告,要不然这会儿肯定被那些狗仔堵在门口,戳着肺管子胡言乱语。

    “幸好今天季哥临时有事没去拍广告,要不然得被那些狗仔堵在门口不可。”

    也不晓得电话那头的高茜云说了些什么,张云也收敛了自己的脾气,一边应着一边乖巧的点着头,脸上的怒意清晰可见。

    “我知道的,待会儿我们直接回去,保证不乱跑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张云也就瘪着嘴,可怜巴巴的凑了过去,连玩都顾不上了,吸了吸鼻子,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季哥”

    “怎么了?!”

    “高姐说让你不要乱跑,也不要上微博,更不要发表任何言论,”张云也想起以前遭受的一切,哼了哼,“真的是祸害遗千年,死了都不安生。”

    “云也,口德。”

    就算任凡以前再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人死如灯灭,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他的离开而消散,他很忙没有时间去揪着以前的过节不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