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3丑闻
    有了官方的正确引导,网友无端的猜疑总算是消停了,转而关注被取名为高层门的这起恶劣事件,随着事件的流逝,牵扯出来的艺人越来越多。上到大咖下到小透明,几乎半个娱乐圈的艺人都被牵扯了进去,甚至还有好几个被辉煌包装成清纯玉女形象的艺人。

    站的越高跌的越重,从事发到现在,不是没人抱有希望,只是在现实面前她们都无能为力。

    张潇潇(艺人):“当年的那些事不堪回首,每日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我心里都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所有的不公会从我身边离开,等待了那么多年,在我即将绝望之际,迎来了希望。正如警察蜀黍所言,做了错事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被辉煌打压的张潇潇哪里还有以往风光的模样,整个人被生活折磨的苍老了好几岁,可是巨额的债务跟永无休止的报复,让她疲于应对。就在她想要以死来抗议辉煌的暴行时,辉煌娱乐却出事了,追着她索要报酬的那些人见后台倒了生怕连累他们纷纷找门路逃走。

    就在她绝望之际,迎来了希望的曙光。

    见官方发声寻找证人,张潇潇义无反顾的去了。她被打压了那么多年,身边的朋友渐渐疏远了她,就连双亲都对她失望透顶,对外宣称没有她这个女儿。想起这些年经历过的人情冷暖,她孑然一身,无所依倚,不就是做个证人吗,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不仅提供了证据,还将当年跟她一起受过迫害的艺人吐露了出来,这种做法确实很令人不齿,可是既然有机会能够扳倒他们,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跟我同期出道的艺人长得好的基本上都遇到过这些事,”张潇潇垂着头,缺少保养的头发变得干枯毛躁,原本白皙柔嫩的双手也变得粗糙,“据我所知,虞某、黄某等都遭受过此类事情”

    见她们如今的地位,怕是没少花费心思在上面,以身谋取资源在辉煌不是稀罕事,真正能做到一干二净的娱乐公司很少,就她所知,天玄娱乐在那方面把控的很严。

    “一开始只是借着面试是什么的吃一下饭喝一下酒,慢慢的就演变成那个交易,”张潇潇回忆起当初的事情,也是一阵心悸,要不是她留了一个心眼,或许早就名节不保,她喜欢演戏却不想玷污这份被她视为神圣的工作,“我反抗过,原以为经纪人妥协了没想到他背着我再一次把我卖了,要不是我觉着他的神情不对,就真的”

    那样下作的手段,辉煌娱乐不是第一次用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基于对经纪人的信任不少的艺人中了招,等清醒过来之后,米已成炊只能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张潇潇是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在躲过了皮rou生意后没能躲过辉煌的迫害,辉煌娱乐长期养着一群无赖混混专门对付不听话的艺人,从签入辉煌娱乐那一刻就是噩梦的开始。

    警察蜀黍看着好好的小姑娘被迫害成这样,也真是可怜,“你放心,我们会尽快查清事实的真相还你们一个公道。”

    目送着张潇潇的离开,他才摇了摇头,“这都什么风气,以后打死都不能让我小孩混娱乐圈。”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那些王八蛋连小孩子都不方便,简直就是社会的渣滓。

    有一就有二,继张潇潇之后不少大牌艺人相继被请到了局里问话,娱记只要在门口守着就能拍到不少当红艺人进出,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如今的麻木,深觉辉煌娱乐的水真深。

    身为幕后黑手的严博,督了一眼,就丢到一边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跟我坦白一下!?”哄睡了儿子的季白捧着热牛奶瘫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望着他。

    “你需要我坦白什么?!”

    “比如任凡的死,又比如辉煌高层的换血,”一口饮尽,嘴边残留着一圈白色的牛奶胡子,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你不觉得需要跟我讲讲?!”

    严博的眼睛望着季白舔嘴边的牛奶,暗了暗,“确实是需要跟你交流一下。”

    但是在交流之前他需要收取一点利息,抱着这样的念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了过去,一把扣住季白的后脑勺啃了上去,直到季白差点窒息才松开扣住他后脑勺的手。

    因着严博的动作而脸颊泛红的季白,瞪了他一眼,“我们在说正事。”

    “我是在做正事啊,”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严博,看着媳妇儿娇嗔的模样,心里有些发痒,正对上季白有些不悦的眼神,干咳两声,“我就在背后推了一把,是他们自己内部利益分布不均被我钻了空子。”

    说的轻巧,但真正做起来很难,从知晓季白被设计之后他整整布局了一年,一环扣一环才有了今日的场面,个中的艰难不需要提,而且他也不想季白费神。

    身为丈夫父亲,首要责任就是保护自己的妻儿,外面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就由他去处理。

    “明天要去复查,早点休息,”压着季白回了房,替他盖好被子调好房间的空调温度,“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想到明天的检查,季白点了点头,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想到自己肚子里过分乖巧的孩子,季白下意识的蹙着眉,“你说这胎怎么没点动静呢?!”

    怀麦麦的时候那个折腾劲儿,别说是到处走穴了,就连家门都出不去。如今,时不时还能接个广告,时不时还能带麦麦出去玩会儿,换做以前这样的日子想都不敢想。

    也庆幸季白出现的场所大多都是非富即贵,若不然按照他现在的人气,没走多久就会被粉丝堵个正着,更别提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了。

    “我觉得挺好的。”至少他不用担心受怕,尤其是季白那副差点要把心肝脾肺肾都吐出来的模样,看着都觉得心疼不已。

    看在他那么乖的份上,严博不介意多留他一段时间,只要结果一出来,就是决定他去留的时刻。当然,这个决定没有经过季白的同意。

    “麦麦当时真的太闹腾了。”一看就是他的崽。

    听出他话外音的严博也只是挑了挑眉,“这不是你期望的?!”

    季白但笑不语。

    确实是他所期望的,生一个跟严博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看着缩小版的严博一点点的长大,满足了他那颗想要参与严博以往生活轨迹的心。

    不是他对麦麦纵容,而是看着他那张跟严博相似度达到百分十九十九的脸,愣是气不起来,这样的心情严博很了解,所以才会对麦麦如此的严厉,甚至可以说是苛刻。归根结底就是妒忌季白对麦麦的格外宽容,他这是当父亲的在吃儿子的醋。

    “儿子的醋都吃,幼不幼稚。”季白有些迷糊了,打趣道。

    几个月后等孩子降生,季白很快就能体会到严博的心情了,也跟严博一样吃起了孩子的醋,此乃后话了。

    严博亲了亲他的眼睑,“睡吧,我陪着你!”

    回应他的是季白睡得香甜的睡脸,唇角含着笑,似乎做了一个美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