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看你帅啊
    因脸上的痴汉表情让粉丝产生怀疑的季白,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痴迷的望着鹤立鸡群的严博,跟小迷弟似的巍然不动。

    “看什么呢?!”

    “看你帅啊!”季白想也不想,就这么脱口而出。

    被媳妇儿称赞的严博,抿着嘴,整张脸都柔和了下来,明显是被季白的话给取悦了。

    “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不生你气了。”

    季白听到严博的话,抬眼跟他四目相对,“我发现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话特别多。”跟老妈子似的,完全跟他以往的形象不符。

    “但是我喜欢你唠叨我的样子,”还不等严博说话,季白就笑眯眯的结果他手里的餐盘,“你所有的样子,我都喜欢。”

    “嗯哼。”严博傲娇了。

    很久没有二人世界的夫夫二人,在人声鼎沸的餐厅里相对而坐吃着饭,也不晓得是不是季白刚才的表现让周围的人产生了幻觉,愣是没有一个人上来寻求真相。

    很快,吵杂的声音引起了季白的注意力。

    一个女孩,全身脏兮兮的女孩出现在了餐厅里面,在接二连三的靠近之后遭到了辱骂。

    “哪里来的乞丐啊,臭死了,没看见我们在吃饭啊,滚远点!”

    “怎么回事啊?这么高档的地方怎么会有乞丐啊,老板你还想不想做生意啦,赶紧把人赶走,还让不让人吃饭啦,真恶心。”

    “好好的胃口都给破坏了”

    “离大爷我远点听见没有!”

    恶劣而又粗俗的话语从那群衣冠楚楚的社会精英的嘴里说出,那一张张彰显着成功人士的脸庞瞬间变得尖锐而刻薄,自诩高人一等,其实在别人眼里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群叫嚣着自我高贵的可怜虫。

    季白的动作停住了,扭头去看,眉头蹙得死紧。

    随后在严博不满的眼神底下,站了起来,快步走到被驱赶的小女孩身边,牵起她那只脏兮兮的手,柔声说道,“别怕,跟我来。”

    许是遭受到辱骂,小女孩像一只惊弓之鸟,望着季白的眼神里带着微微的惊恐。

    “别怕。”

    无视那群叫嚣的精英人士,将孩子带到自己的位置上,抽出纸巾沾了沾水,细心的给她擦着手跟脸上的脏东西,“我帮你擦一下脸跟手,然后吃点东西,我再送你回家。”

    “”严博挑了挑眉,放下手里的餐具,起身去给媳妇儿捡来的小姑娘叫餐去了。

    被严博的动作吓了一跳的小女孩瑟缩了一下,就差没扑进季白的怀里求安慰。

    “不要看那位蜀黍凶,其实他人很好的,”季白翻过她的手背,细心的擦拭着黑色的污迹,浑身都散发出‘母性光辉’,“你待会儿就能吃上蜀黍给你买的东西了,你住哪儿啊?!”

    有了麦麦之后,季白觉着自己的心是越来越软了,看不得这样的场面,总会预想着未来的某一天麦麦不小心跟他们走散了,会不会遭遇到这些?想到这里,季白就无比的心疼,望着小女孩的眼神就越发的轻柔。

    “你记不记得你爸妈的电话号码?”季白询问道。

    摇摇头,握着勺子的手紧了紧,有些忐忑的望着面前的儿童餐。

    “那你知道自己住哪儿吗?!”季白。

    她再次摇了摇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

    季白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没事,你吃吧。”看来,就只能把她送到局里去了,毕竟孩子走丢了当父母得多着急啊,设身处地想想,季白都觉得害怕。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小鬼。”严博将季白的饭菜推到他面前,示意他吃,另一只手摸向裤兜随即僵住,状作若无其事的收了回来。

    媳妇儿怀孕了,不能闻烟味。

    右手无意识的摩挲着食指跟中指,忍耐着突如其来的烟瘾。

    “送局里吧,孩子丢了看她的样子也吃了不少苦,孩子的父母都找疯了吧。”

    垂下头正在吃东西的小女孩有些内疚,抬起头偷偷督了他一眼,嘴里吧嗒吧嗒的吃着东西,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从眼角的余光里偷偷寻找着什么。

    “吃饱了,我们就走吧。”

    见她吃不下了,季白抽了张纸巾出来,递给她擦嘴,目光落在她那双白皙的小手上,眼神里迅速划过一抹深思。

    似有所感的严博护着季白离开的同时,扭过头瞅了某个方向一眼。

    “走吧,上班要迟到了你。”

    牵着小女孩手的季白催促道,临上车前瞧见玩偶店,还给她买了一个粉哒哒的小兔子,把人送到了局里交代了一下事情的前后经过,便上车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小姑娘,有缘再见。”

    目送着季白他们远去,抱着小兔子玩偶小女孩抿着嘴,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不管怎么哄都不愿意进去。民警很是无奈,只能搬张椅子搁在门口阴凉的地方,让她坐着

    很快,跟小女孩相遇的事情就被他抛之脑后,回到摄影棚之后投身于紧张的拍摄工作当中。而那小女孩,在被送去局里没多久就被跟在她身后的团队接了回去。

    “没想到我们的运气那么好,第一期就能撞上季白。”策划一脸不真实的看着屏幕里正在播放的未经过任何剪辑的视频,不断的在心里感慨着季白的善良。

    跟踪拍摄的摄影师认同的点点头,跟策划一样不断发出赞叹的声音。

    原来他们是国家台的工作人员,目前正在做一档有关于儿童成长的节目,自开播以来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为了让节目的内容更为真实有效,也为了寻找新的素材,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不过,季白身边的这个人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啊?!”

    闻言,策划眯着眼凑上去认真的瞅了好几眼,随后露出惊讶的表情,“着啊,那是中信地产的老板,严家的二少爷,之前还上过我们台的经济频道来着。”

    严家二少爷严博!!!怪不得刚才他们两个遍体生寒,能跟严家二少爷打交道的季白果然不是普通人,他俩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摄影师迟疑的开口询问道,“既然这样那还播不播?!”

    站在她的立场上肯定是想播的,可关键在于领导的意见,看他俩的行为举止带着暧昧,关系肯定很不一般,如今不是他们要不要播的问题,而是严家二少爷愿不愿意给他们播的问题。看着摄影机里面的场景,觉得十分不舍,真的不播?!

    “要不给主编决定?!”

    这本来就是他俩的任务,不提里面出境的人物是谁,但确实是他们两个精心策划安排的,是他们两个的心血,要是在这里就被推翻他们暂时也找不到什么好的题材,还不如吧这个头疼的问题交给主编,反正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播不播什么时候播那都是领导需要烦恼的事情。

    摄影师的话点醒了他,两人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扬起手在空中合击,响起来响亮的巴掌声。

    相比起他们两人的激动,抱着玩偶的小女孩要显得镇定很多,望着季白的那双眼睛黑亮黑亮的,甚至能在她眼中看出熠熠生辉的光彩。

    从他牵起她的手的那一刻,她的人生开始绽放光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