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闹别扭
    理清了自己的事,忙碌的两人这才想起车上还有其他人。

    摄影师尴尬的笑了笑,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小兔,不好意思,饿了没,要不要吃点东西?!”

    叫小兔的小女孩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已经习惯小兔性格的两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见她没有喊饿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就撇开不提,把孩子送回了位于郊区的家。

    小兔紧紧抱着完全跟她身上衣服不相符的玩偶,迈着小短腿,推开了老旧的木板门,推开的瞬间发出沉闷的声音。“吱——”

    那小小的身影迈过门栏,被那苍凉的的环境给吞噬了进去

    完成一天辛苦拍摄的季白,这会儿正抱着麦麦在浴缸里泡澡,至于孩子他爹则委屈的像个200斤的大胖子,蹲在一旁给媳妇儿做脚底按摩。

    一进水里就化身小胖鱼的麦麦,拍打着水面,水珠溅了他爹一头都是,偏偏还乐此不疲的挑战他爹的底线。

    “臭小子,找打是吧。”

    被严博捞在臂弯里的麦麦小胖鱼,扭动着胖乎乎的身体,冲着季白大喊,“麻麻,酒涡”

    “让你淘气,让你不听话。”手掌落在他的臀部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见怪不怪的季白只是抬了抬眼皮,随后靠在边沿看着父子俩耍花枪。

    被打多了变得皮实的麦麦也不哭,嘴里念叨着只有他自己能听得懂的话,“噗噗噗,拔拔坏蛋”

    武力值不够,麦麦直接就模拟出了放屁的声音,严博拍一下他噗一下,让季白哭笑不得。

    “哪里学来的坏习惯,”季白无奈的从严博手里接过小胖鱼,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如愿的瞧见他笑的一脸灿烂的脸,“不能这样知道没。”

    “麻麻”麦麦紧紧抱着季白的脖子,黏糊糊的喊着,在他脸上涂口水。

    “你还小吗,都要戒奶的人了还抱着麻麻要奶喝啊。”

    不等麦麦反应,直接把他从季白的身上撕下来拿起一旁的浴巾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抱了出去,只剩下神色愕然的季白坐在浴缸里面,看着这突如其来的醋意,哭笑不得。

    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是最后一次,暂时没有工作安排的季白,老老实实的在家窝着,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抱着麦麦下了楼,坐等投喂。

    怀孕期间喝了整整三个月的药膳,再好吃的东西如今看着都觉着反胃,看着桌子上满满一大桌菜,没有一样是他想吃的,原本有些饥饿的肚皮,拜倒在了现实中。

    他也不是那种挑食的人,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就算饭菜里面有一股子药味他都咬牙咽了,只是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医生也说了他的身体状况良好,为什么就不能吃点除了药膳以外的东西呢?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现实是,他没有胃口,一点都吃不下,甚至还有点想发脾气。

    “怎么不吃?!”严博看着他媳妇儿对着饭菜发呆,担忧的询问道。

    “没胃口,”季白无奈的看着桌子上的菜,摇了摇头,“不想吃。”

    严博看着怀孕之后没有涨过几两肉的媳妇儿,要显得忧心忡忡,这两年拼命喂养死活不涨一两肉,幸好他看起来瘦好歹也算不上单薄,严博也没有过分强迫他长肉。怀孕后的身形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腰腹粗了一些,以前的衣服勉强还能穿得下,再加上麦麦在前,很多衣物都可以翻出以前的来穿,自然省了出门购物的必要。

    扒拉了两下菜叶子,季白实在是没胃口,严博瞅了瞅他媳妇儿明显有些发白的脸色,干脆把麦麦的蛋羹挪到了他面前,“吃吧。”

    这是要他抢儿子的口粮?!

    就算再怎么馋,他还不至于会跟儿子抢饭吃。

    严博扒拉了两下头发,见自家媳妇儿真的吃不下饭,问题就大发了,连忙叫黄伯开火给季白做饭,“你想吃什么,让黄伯给你做。”

    “酸辣汤。”

    说起这个,季白的唾液开始急速分泌,心痒难耐。

    酸辣汤那种东西,黄伯肯定不会做,就算是会做也不会弄给季白吃,对于季白的营养餐,他可是把控的很严。

    “我就想吃这个。”

    季白的眼神饱含着期待,亮晶晶的望着他,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最后,只能叹息着妥协,“只此一次。”

    说完,上楼换衣服给自家媳妇儿去买那叫什么酸辣汤的玩意儿。别说什么酸辣汤了,就算是龙肝凤髓只要他媳妇儿吃的下,他上天入地都给他弄来。

    车子疾驰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来自马达的高速转动而发出轰鸣的声响,印衬了严博冷酷的脸面下那颗急切的心,没有媳妇儿在的时间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尤其是媳妇儿还饿着肚子的时候。

    偏偏心情越是急躁,寻找酸辣汤这玩意儿就是越艰难,好不容易遇着一间,售罄了,连材料都没有;再往下一间,倒闭了像是在跟他作对似的,出门快一个小时了愣是什么都没买着。

    更为巧合的是,严博出门没多久,伊芸就上门了,指名道姓要求和季白谈谈。

    “我先和你谈谈。”

    给麦麦弄辅食的季白微微一愣,眼神里迅速划过一抹错愕,随即点了点头,“我们去书房吧,麻烦黄伯您给麦麦弄一下辅食。”

    想说些什么的黄伯抱着麦麦,被伊芸的眼神给逼退了,只能目送着他们上楼转身消失在楼梯扣处。

    偌大的书房里只有伊芸很季白两人,半个小时之后,伊芸哄着眼眶离开了,除了当事人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里面谈了什么,黄伯旁敲侧击的两句,却被季白不轻不重的打发了。

    “不要跟他说,夫人来过的事。”按照严博的性子,要是知道伊芸趁着他没在家单独来找他,指不定怎么闹呢。

    “可是”这样真的合适吗?!

    “为了家庭的和睦,这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面对季白坚毅的眼神,黄伯沉默不语,心里很是清楚季白的决定是对的,但是情感上没有办法认同季白的选择。

    “我知道了。”

    等严博拎着外卖回来时,一进门就能感觉到家里有些奇怪的气氛,一向对季白和颜悦色的黄伯居然板着张脸,就差没有在脸上写着谁谁谁惹我不高兴了。

    憋屈的黄伯看着严博手里拎着的外卖盒,终于找到了发泄的途径,指着他手里的外卖盒怒斥道,“二少,孕夫不懂事你难道也不懂事吗,明知道这些东西跟药膳的药性冲突你还给他买,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呃”

    莫名其妙被炮轰的严博拎着外卖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也不晓得黄伯怎么了,出门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跟大姨夫来的似的见人就喷。

    知晓前因后果的季白摸了摸鼻子,装作什么都不晓得别开了脸,独属于酸辣汤酸不溜丢的气味争先恐后的往他鼻子里钻,见黄伯说的起劲,季白摸了摸有些造反的肚子,满脸无辜的喊道,“要不先让他把吃的给我,您在继续?!”

    被季白这么一打岔,黄伯剩余的话就这么堵在胸口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看着严博那双深邃的眼睛,无奈的摆了摆手,“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少给小白吃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食品,下不为例知道不。”

    从小看着严博长大的黄伯自然有说他的权利,甚至黄伯的话比身为母亲的伊芸还要好使,这不,等到了赦令,严博拎着东西快步离开了‘案发现场’生怕黄伯反悔似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