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舆论效应
    就在季白享受着酸辣汤的美味时,网上爆出了一则小视频,画面模糊不清,但隐隐可以辨别出视频里的主人公是当红小生季白。

    视频里的场面十分吵杂,瞅着像是在餐厅里面,辱骂的字眼跟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的往外冒,就在观众不明所以时,一个神似季白的人出现了。

    无视了周围所有人异样的目光,牵起了孩子的手,把她带到自己的座位上细心的替她擦掉手上跟脸上的脏东西,还让同伴给她买饭,他的举动让不少白鸽粉们感动不已。

    她们没有粉错人,她们的偶像在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不愧是她们所爱戴的偶像。

    视频底下涌现了一群自豪的亲妈粉,对季白进行了暴风雨似的称赞,一脸荣辱与共的模样。

    拍摄完整视频的两人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人提前曝光了部分内容,将材料递交上去之后就眼巴巴的等着判决。

    “所以,这个视频能播?!”

    “征求过当事人的意见,视频可以播放,前提是把属于严二少的那部分给切掉,”忙碌的主编连头都不抬轻飘飘的说着,“如果发现任何有关于严二少的视频流传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两人点头如捣蒜。

    “后续的播放我已经交代下去了,任务完成的不错,继续努力。”

    “谢谢主编的夸奖”

    “谢谢主编的夸张,我们先出去忙了。”

    等他们两人离去,忙碌中的主编抬起了头露出一张严肃刻板的脸,随即浮现出若有所思的面容来

    拥有招黑体质的季白,怎么会少的了黑子的喷,这不,视频一出,期待依旧的黑子蜂拥而上,迅速霸占了大半壁江山——

    “呵,又是那个季白,怎么所有好事都被他给遇上了,炒作吧。”

    “自导自演不要太丰富了,什么辱骂什么帮助,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想红想疯了吧。”

    “呵——花了多少钱请了那么多群演啊,不明所以的还以为是真的呢。”

    “别把自己给炒糊了,动不动就是热门动不动就是什么好人好事,这世界做好事的人那么多,也没见过他那么爱出风头的。”

    默默窥屏中的季白看着千律一篇的语言,有些意兴阑珊,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没点新意。就连最开始紧张兮兮的张云也也变得淡定起来,连信息都懒得给他发了。

    正如张云也所言,不管黑子怎么喷怎么抹黑,反正季哥在下一秒都会以无比高大的形象反击回去,那种被啪啪打脸的滋味不要太爽。

    网上的舆论酝酿的差不多的时候,一向严谨的国家台忽然了季白本人,并且还发出一则令人遐想的微博——“今晚八点锁定国家台《爱回家》栏目,你们要的真相尽在此。”

    国家台、《爱回家》那么高大上的栏目,居然会跟季白这么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小艺人联系在了一起,怎么回事?!

    有了节目预告,口水战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下意识的守在了国家台的频道上,哪怕距离播放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哪怕不得不忍受那又臭又长什么经济论坛,对八点的节目的期待值足以让他们忍受常日不能忍的东西。

    三个小时,是那么的长又是那么的短,吃完饭洗漱完休息一会儿,节目就正式开始了。

    《爱回家》是国家台策划的一辑寻找被拐卖儿童、留守儿童的节目,自从节目开播以来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好评,尤其是节目的真实性赚足了观众的眼泪,让更多的人加入了打拐行动之中,在无形之中减少了儿童被拐卖的风险更是加大了寻找被拐卖儿童的机会。

    而有季白处境的这一集节目,讲述的是留守儿童的生活环境,阐述了他们在失去父母照看的环境下如何成长的写实记录片。当然大多能作为题材播放出来的都是励志的,前期一般阐述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后期是什么一家人团聚之类的狗血情节。

    节目一开始,就浮现出一抹瘦弱的身影,穿着单薄破旧的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料子的衣服端着一晚黑乎乎的东西小心翼翼的走着。

    “爷爷,该喝药了。”

    那小女孩在门槛处放下碗,先迈过去,紧接着转身去端,生怕把碗里的东西洒出一丁点。

    “咳咳小兔,你今天怎么没去上学?!”

    昏暗的房子里响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随后是一阵索索索的摩擦声,等摄像头跟随着那个叫小兔的小女孩进入房间时,这才看清里面的一切。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残破的桌椅,上面的划痕彰显了它们经历的年代,偌大的房间里面除了一套桌椅就只有一张灰扑扑的木板床,床上半躺着一位消瘦的老人,一双浑浊的眼睛深深陷在眼窝里面,头上的头发已经灰白,伸出来的手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要不是起伏着的胸膛,还以为是一具尚未包裹的木乃伊。

    小兔把碗递到他嘴边,那双担忧的眼神始终没有移开,对他询问充耳不闻。

    “哎”

    老人发出悠长的叹息,就着小兔端碗的姿势将碗里黑乎乎的药汁一饮而尽,没一会儿灰白的脸上有了红润的色泽,而小兔这时才露出笑容。

    “小兔,你是不是有背着我去挣钱了。”

    握着小兔的手,低头一看,那双尚且稚嫩的手掌布满了伤痕,甚至还露出了粉色的肉,这哪是一个孩子该有的手?!这哪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生活?!

    小兔的双眼红彤彤的像极了小兔子,“爷爷,我该去上学了,你在家好好的,等我下了学回来给你做饭。”

    说完,也不等爷爷反应,抽回了自己的手,把碗抱在怀里快步走了出去。她离开不久后,一个佝偻的身影缓缓出现在门栏边上,费尽的扒拉着门板,望着小兔离去的背影喉咙里迸发出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咳嗽,随后从指尖里流出暗红色的血液。

    他的时日无多了,可是小兔怎么办?!

    节目进行到这里,守在电视机前面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都难免红了双眼,尤其看到说去上学的小兔背着一个破旧的小书包沿着公路的垃圾站里翻找着可以回收的纸皮跟金属片,然后跟小蚂蚁搬家似的,把东西都拖到废品回收站出售,那熟练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个孩子。

    小兔走后,摄制组的人采访了废品回收站的老板,这才得知小兔的身世。

    在一次工地事故中,她失去的父亲,母亲带着父亲的救命钱离开了这个家,一夜之间失去儿子又惨遭儿媳背叛的老人终于扛不住倒在了床上,家里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这个尚且不满7岁的小女孩身上。

    没有劳动力,没有收入,爷爷的病需要长期的药物调理,如何生存生为了小兔目前的难题。为了爷爷的病,她干脆辍学了,每天都背着她的小书包外出捡废品,一天下来的收入只有那么一两块钱,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放弃过为爷爷治病的愿望。

    跟季白的相遇纯属于意外,只因村里的人告诉她在外面的大城市里面能够有更高的收入,为了爷爷的药钱,年幼的小兔独自走上了前往城市的道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