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爱心基金会
    “你的意思是想要成立爱心基金会?”

    “嗯,这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很多,我能做的是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更多的人,”季白摸了摸腹部,“我的能力有限,除了演戏之外其他的一窍不通。”

    话说到这个份上,严博还能不懂季白的意思么?

    “不要妄自菲薄,”弯腰将强打起精神的媳妇儿抱起,塞进被窝里,“只要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

    被塞进被窝里面的季白泛起了迷糊,咕哝几句,在严博的怀里睡了过去。

    正等着下文的严博,低头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媳妇儿,冷峻的面孔瞬间柔和了下来,哪里还有素日里的冷漠。

    既然媳妇儿想做,身为丈夫的他自然要身体力行,当晚就给余成发了信息让他准备好注册公司的资料,第二天他要用。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的余成,被老板一个电话留在公司里面苦逼的加班,身为万年单身狗的余成咬牙切齿的为老板准备资料。

    “我为什么会变成万年单身狗,我为什么会找不到女朋友,就是因为万恶的资本主义者的压迫,我没有时间去找!!!”

    想到三姑六婆的唠叨,父母的神助攻,余成的头一阵阵的疼,工作那么忙他哪有时间谈恋爱。再说了,那些女人一听见他实在中信地产当总经理助理,明里暗里打听的都是他家老板的情感史,很明显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次数多了他也懒得去自讨没趣。

    有这么一位魅力四射的老板,身为下属的余成也很烦恼,毕竟他的婚姻状况莫名其妙的跟老板挂了钩,还一路坎坷。

    于公,严博是个好上司,对他也是十分信任,偌大的公司说交给他就交给他,半点都没有怀疑过;于私,严博确实不是一个好友,见色忘友,一个劲儿给他挖坑越挖越深,就他这24寸的大长腿怎么都跳不上来的那种。

    第二天吃中饭的时候,季白就拿到了余成熬夜的成功,一沓厚厚的文件,标题是加粗过的,成立爱心基金会的章程。知晓严博成立基金会的目的,余成做的很用心,季白也看的很用心,每一字每一句都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琢磨了一下是否存在什么语言陷阱,会不会给别人造成什么误解。

    成立爱心基金的目的很单纯,只是想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群,并不存在盈利的目的,他也不想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玷污了这个基金会。

    “不愧是余成,想的比我还周到。”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了所有的章程,不得不佩服余成的能力,一晚的时间就能完成那么艰巨的任务还完成的那么出色,难怪严博那么倚重他。

    完全被赶鸭子上架锻炼出来的余成,瞧见老板娘满意的神情差点没有泪奔,称赞他没有问题,可是也要注意一下场合,没有瞧见话出口的瞬间,老板的脸刷的一下就变黑了么?!

    “基金会的名字就叫守望者吧。”

    当初麦麦的小名不就是因为那本叫《麦田的守望者》的书么,既然是这样也不需要多纠结什么名字,反正这些东西以后都会留给麦麦,叫守望者正好。

    严博警告性的督了余成一眼,收回自己的目光,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余成金牌助理的名头不是吹嘘得来的,点头通过了章程后,当天下午就接到了基金会成立的通知。

    基金会的法人写的是季白的名字,基金会的注册地址就选在了中信地产所在的大厦里,跟中信地产的办公楼相对而视,中间仅仅是隔了一条走廊。至于那里曾经属于谁的办公司,早就不在严博关心的范围内了,想到未来跟媳妇儿一起上下班的日子,他的心里特别美。

    时间在忙碌中过的飞快,基金会办公室的装修也暂告一段落,就等着揭牌开业。至于公司负责人,季白果断的将季子杰给挖了过来,连带着还有季子安那个小屁孩。暂时没有剧本的季白,干脆把张云也也叫了过来,他跟季子安年纪相仿也玩得来,正好给张云也找点事做,免得他天天在网上瞎晃悠。

    “季哥,有个小菇凉找你。”张云也笑嘻嘻的望着他。

    “小菇凉?!知道是谁吗?!”

    最近真的忙坏了,腰上一阵阵发酸,只有扶着腰走才舒服一点。

    “就是之前跟你一起出境过的那个小菇凉啊,叫什么兔来着。”季白的动作引起了张云也的注意,眼睛落在季白的腰上,认真、仔细的瞅了瞅,似乎比之前胖了点,有了小肚腩。

    “好,我知道了。”

    说完,在张云也疑惑的眼光下,撑着自己的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两步,顿住了,“你把她带上来吧。”

    “哦,好。”张云也走了两步,扭过头劝慰道,“季哥,虽然最近没有什么好的剧本但是你也不能放纵自己对身材的管理。”

    “”顺着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腹部上,正好看见微微凸起的衬衫。

    屁的身材管理,里面是他家崽!

    可是这话他不能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我有分寸,去把人带上来。”

    “真的?!”明晃晃的质疑。

    季白瞪眼,“跟季子安混久了是吧,连我的话都敢质疑了。”

    在嘴巴前面做拉链状的张云也,下楼接人去了。

    没一会儿,抱着玩偶的小兔走了进来,双眼红彤彤的像是刚哭过没多久,同行的还有一位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

    “是出什么事了吗?!”

    请人坐下后,季白笑着有些疑惑的看着抽泣不已的小兔,从坐下开始没多久就紧紧的抱着玩偶也不说话,一个劲儿的在啜泣。

    “那个”中年男人有些迟疑的看着季白,坐立不安的挪了挪屁股。

    “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季白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小兔身上,自然没有留意到那中年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安。

    “小兔爷爷走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看向小兔,“就留下小兔一个人。”

    “什么时候的事?!”

    怪不得小兔的神情那么悲痛,就那双又红又肿的眼睛,看来是没少哭。据他了解,小兔跟小兔爷爷相依为命,如今小兔爷爷走了,小兔就真的成为了无家可归的孤儿了。季白并不傻,不认为小兔能够保住仅剩的那些房产,小兔爷爷的离世注定了小兔的下场。

    “两天前的夜里,”那中年男人是小兔家的邻居,一向对他们爷孙两个照顾有加,只是他家的环境不咋地,他媳妇儿死活不同意领养小兔,“我我”

    想到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他咬着唇,满脸忐忑不安。

    “所以你想把小兔扔给我照顾?!”季白靠坐在沙发上,替他开口。

    “我也不想的!”中年男人急切的开口,“小兔她妈回来了,还带了一个男人跟孩子,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小兔爷爷家里,这种事情你也知道不管走到哪里都不好处理,毕竟那是小兔的亲妈,人家要回来你也拦不住也不能拦啊”

    “摆明了就是要霸占房产,这事你要是捅到局里吧,表面上和和气气的答应了,背地里指不定会怎么折磨小兔呢。再者,小兔她妈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还是个儿子,小兔在那个家里地位很是尴尬,我也是不忍心,所以才”

    后面那些狗血的情节,季白大约能猜得到,把小兔送出来确实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可是小兔亲妈那样的女人,却不得不放任不管,要是着的要把小兔留在身边,祸害还是得早日去掉为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