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找茬
    “这事你们村里的干部不出面处理?!”

    那中年男人脸带尴尬,眼睛一直都不敢跟季白对视,“那个小兔”

    “抱歉,我帮不了你。”说着话的时候,季白垂着头,眼角的余光一直打量着啜泣中的小兔。

    “不是,你是大明星那么有钱,为什么就不能帮一下小兔?你手里随便漏一点出来就足够让我们吃香喝辣的了,做人怎么可以那么没爱心,亏你还是什么公众人物呢。”中年男人有些着急了,眼神里迅速划过一抹贪婪。

    “你现在是在道德绑架?!”

    “我不懂什么道德绑架,反正小兔给你,你就得给我们钱,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瞧见这么富丽堂皇的办公室之后,那颗蠢蠢欲动的贪婪的心瞬间就膨胀了起来,媳妇儿说的没错,当戏子的都是有钱人,随随便便上个电视都能拿到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钱,赚了那么多钱分他们一点怎么了?

    只要有小兔在,那些自诩是爱心人士的傻缺自然会捧着钱上门,想到以后的日子,他忍不住咽了咽唾沫,一双浑浊的眼睛爆发出渗人的光泽。

    在一旁旁听的张云也,下巴都要惊掉了。这人的脑子是不是瓦特了,还是把所有人当成傻子了?季哥是艺人怎么了?能赚到钱那是季哥的本事,凭什么就要分给他,有手有脚又正值壮年拿一个孩子当筹码跑过来敲诈,这都什么事啊。

    气愤不已的张云也掏出手机就把中年男人的丑态给录了下来,幸好张云也不放心季白一个人面对他,偷偷的躲在角落里面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

    “叔叔,妈妈让你早点回家不要出去鬼混!”

    正疑惑他态度转变的季白,忽闻小兔的话,才恍然大悟。什么邻居什么无力看顾那都是忽悠人的,目的就是将继女给卖了,好源源不断的要钱。霸占小兔爷爷家的人是他,要赶走小兔的人也是他,就连小兔的亲妈也掺和进来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这么狠心磋磨自己的亲生女儿,不都是说孩子都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吗,怎么就那么忍心伤害自己的孩子。

    “女马的,别在我面前提那个臭女人,”冲着小兔嘶吼着,因兴奋而涨红的脸注视着季白,发出粗粝的呼吸声,“你是艺人,是要注重名声的。”那猥亵的目光落在季白脸上时,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的垂涎。

    被吼了的小兔瑟缩着,浑身紧绷,抱着玩偶的手紧紧的拽着,目光里带着恐惧以及一丝恨意。

    看来是没少虐待小兔。

    “话不投机半句多,请你离开。”季白微微蹙眉,有些担忧的看了小兔一眼。不是不愿意帮她,只是一但这个时候出声,等待小兔的将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见季白不为所动,甚至出声赶人,出乎他的意外之外。在电视上的季白不是很喜欢小兔的么,怎么私底下完全变了个样。

    “什么国民公公,呸!”

    那男人猛然站起身来,要不是隔着茶几,季白很怀疑他会不会冲上来把他揍一顿,以暴力来胁迫他答应这些无理的要求。

    看着情况不对劲,张云也连忙从侧门溜出去,跑到对面中信地产大吼一声:“严总,你媳妇儿被人打啦!!!”

    “!!!”

    “!!!”

    在中信员工惊愕的目光中,他们一向高傲冷艳的严总,猛然从办公室里冲出来,甚至还不顾形象拔腿狂奔,冲到了对面那间新成立的‘守望者’爱心基金会。

    怎么回事?他们老总不是钻石王老五吗?什么时候结婚了?而且老板娘还悄然无声的搬到了他们对面?

    天啦噜,他们最近的表现不就被老板娘看在眼里了?!

    先不论严博的下属会怎么想,就在张云也冲出去喊人的时候,季白从容的在沙发上站了起来,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模仿严博的气势瞪着他。

    “怎么?你还想动手?!”

    听到这话,小兔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连忙走到季白跟前,厉声喊道,“你要是敢动手打我,我就报警让警察蜀黍抓你去坐牢!”

    这些话还是上次季白送她到局里时,听警察蜀黍说的,到现在她还记得牢牢的。在家里她不敢开口,生怕惹来更大的麻烦,可在外面尤其是在季白面前,她什么都不怕。只要他敢伤害季白,就算要被胖揍一顿也不会让步的。

    “小兔崽子活腻歪了是吧,我倒是看出来了你跟你那个妈都是一路货色,”说着,就要冲上来去抓小兔,“看我不揍死你!”

    感动于小兔对自己的袒护,季白下意识的将她拉向身后,将自己暴露在拳头底下。

    严博踢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瞧见这一幕,脚步不停,冲上去将他的拳头给踢开了。随即将季白搂在怀里,上下打量了一番,紧张兮兮的询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而被严博踢飞出去的那个中年男人倒在沙发上,捂着自己的手发出一阵阵哀嚎声,可惜在此时此刻并没有人欣赏他蹩脚的表演。

    反倒是缺心眼的张云也拿着手机对着他,将他的丑态如数记录了下来。

    “嗷嗷嗷我的手断了,手断了,手断了。”捧着自己的手在沙发上耍赖的中年男人,疼的脸色发白,嘴里嘟嘟囔囔的在念叨着‘手断了’‘赔偿医药费’之类的话,可惜没人搭理他。

    “我没事,”季白拍了拍小兔的脑袋,“谢谢你在最危急的时候选择保护我,你是个好孩子。”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小兔刚才的那番动作真的让他很感动,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能够预料到自己会受伤的情况下还愿意挺身而出,小兔的选择让人动容。

    “季白,你长没长脑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顾一下自己!”严博黑着脸,在他身上检查不到伤口,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见季白的话,颇有种不争气的气闷。

    季白想挣脱被严博握着的那只手,奈何严博的力气很大,没有挣脱不说手都被严博捏疼了。

    “我真的没事,不要大惊小怪。”

    看着季白有些委屈的脸,严博的脸色有些发黑,满脑子塞的都是草的蠢媳妇儿,他都还委屈呢,他反倒委屈上了。

    可就算再生气再担心,瞧见季白的模样,严博的心到底还是软了。

    “老子晚点再来收拾你。”说完,放开了季白的手,转过身时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势,看着沙发上的那个男人跟看着一个死人似的。

    严博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居然还能发生这样的事,要是他再晚一点他的拳头就要落在媳妇儿身上了,进而导致的后果不是所有人能够接受的。

    正是因为害怕媳妇儿有什么突发状况他没在身边,干脆就把人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会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即将导致季白受伤,尤其是他身怀六甲的时候。

    “在我的地盘动手打我的人,你胆肥了吧。”严博一把将人从沙发上揪起,跟拎着鹌鹑似的,扔到走廊上,“叫保安,把人扭送局里。”

    捧着手哀嚎的中年男人,躺在地上,“嗷谁怕谁啊,我要告你故意伤人,我要求验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