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3思想教育课
    “不去!”季白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什么音乐唱典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就一个演员你说什么金羊奖的那样的颁奖典礼还说得过去,参加歌手的典礼,去被啪啪打脸吗?!

    “可是,你的唱片入选了最受欢迎单曲啊。”

    what?!他没听错吧,他的唱片入选了最受欢迎单曲?!开神马玩笑,他一个五音不全的演员应粉丝要求出个唱片还能入选什么奖项,这是要打多少歌手的脸。不行,坚决不去。

    “可是”

    “既然他说不去那就是不去了。”严博开口,总算阻止了张云也接下来的可是。

    被严博一瞪,立马消音,然后抱着手机麻溜的离开了。

    而充当雕塑的严六见话题有转移回小兔身上,下意识的打量了她好一会儿,然后有些意味深长的提议道,“老板,我建议还是带她去检查一下身体状况为好。”

    话,点到即止。

    季白惊觉,下意识的站起身来,伸手去掀开小兔后背上的衣服,印入眼帘的赫然是青紫一片的后背,甚至有些地方肿的老高还泛着血丝。

    还是人吗?!那么小的孩子居然能下得去手,也不怕遭报应!

    “报警吧。”怒气已经到了临界值的季白,没有失去理智,毕竟他对小兔再怎么另眼相看始终也是外人,掺和进去始终站不住脚,再者他的身份很敏感不适合出面处理这样的事情,搞不好还会给小兔带来不可磨灭的心灵创伤。

    严博点了点头,示意严六去安排,这才将麦麦送他身上撕了下来。

    被亲爹嫌弃的麦麦从沙发上滑了下去,快步走到季白身边抱着他的腿,奶声奶气地喊道,“我的!”

    要不是那五短的身材破坏了他的气势,小兔肯定会被唬住,可是身高是硬伤。

    无奈的看着护犊子一般的儿子,季白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麦麦,不能这么没礼貌。”

    这霸道的性子完全跟他爹一模一样,再过一段时间等他肚子里的这个生下来之后,麦麦是不是也会跟现在一样各种的对他不顺眼?!

    像是为了让季白放心似的,麦麦的小手搭在他的大腿上,使劲的踮起脚喊道,“妹妹啊”

    麦麦每天都要念叨好几次‘妹妹’季白对这两个字都免疫了,这小机灵鬼从小就是芝麻馅的,那小脑袋里面也不晓得装了什么东西。

    反倒是孩子他爹的眼神里迅速划过一抹满意的神情,在心里暗自感慨着他教育的成功,不枉费他花时间在麦麦身上教导的厚黑学,初见成效。

    小兔云里雾里的瞧见眼前这一家三口,实在是想不通这里除了她哪里还有女孩子,哪里还有‘妹妹’这一人物?

    细想无果的小兔干脆就将这个疑问压在了心底,跟在季白身后进了局里,从他们出面带小兔去医院验伤,得知前因后果的警察蜀黍们气愤不已,本就对那男人十分厌恶的警察蜀黍们更是不齿。

    “不要怕,张哥哥陪着你去,警察蜀黍也会保护你的。”因着身份特殊,季白不好出面,基于不放心小兔一个人前往,干脆就让絮絮叨叨的张云也前往,免得他老在他耳边念叨什么颁奖典礼。

    小兔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拉着张云也的手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目送着小兔离开,季白有些疲惫的扶额,“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顾忌我。”

    就严博恨不得拴在裤腰带上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接近他,说不得是查到了什么好让他吃个教训,对于严博,季白有着谜一样的自信。

    “你都猜到了?!”

    凑上前去将媳妇儿搂在怀里亲了亲,心疼不已,却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他再怎么强大也会有疏忽的时候,尤其他还在娱乐圈那样复杂的环境里工作,稍有不慎被人算计了也不晓得怎么回事。

    他不是信不过媳妇儿的智商,只是人都有弱点,很显然媳妇儿见不得孩子伤心,也见不得孩子受苦。正如小兔,当日在遭受辱骂时,挺身而出,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有多敏感,他的这种善良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

    “我又不是傻。”只是很多时候,懒得动脑子,宁愿当一条米虫罢了。

    而陪同小兔去医院检查的张云也在瞧见医生出具的权威报告时,也不免露出惊愕的表情,从小就被疼爱着长大的张云也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衣服掩盖下的皮肉,没有一块好地,青紫一片,有些地方甚至还发紫发黑。

    为什么这世上会有虐待自己孩子的人呢,既然不喜欢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来?!

    张云也气红了双眼想去质问,想要狠狠的痛骂他们,为什么要虐打孩子,既然不被期待为什么还要生下来?!可是,想起自己的立场,就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

    他没有资格去面对、去质疑。

    眼睁睁的看着小兔被警察蜀黍带走,张云也气馁的趴在方向盘上久久不动,不晓得过了多久,才拿起电话拨通了张云川的电话。

    “怎么了?这个点不是应该呆在你季哥身边表现的吗?”接到自家弟弟电话的张云川夹着电话,审视着手里的照片。

    心大的张云川显然没有留意自家弟弟明显低落的心情,嘴里嘟嘟囔囔说着有趣的事,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听着电话那头一如既往爽朗的笑声,张云也吸溜了两下鼻子,这几天他也知道自己怎么了老是在哭鼻子,明明都是出来社会工作的人了,“哥”

    听着张云也这迥然不同的声调,张云川放下手里的照片,收敛了笑意,“出什么事了?你是不是哭了?”

    “我有点难受。”这下吸溜的声音更大了。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说着,便起身往外走。

    挂了电话的张云也趴在方向盘上,鼻涕跟眼泪都糊在上面了。按照自家弟弟提供的地址到达目的地的张云川环视了一圈,找到了他的车子。

    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了过去,走到车门边,就瞧见张云也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敲了敲车窗,在他抬起头的瞬间,张云川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又哭了,跟个小奶狗似的。

    打开车门让哥哥上了车,张云川抽出一旁的纸巾胡乱擦了擦脸,带着鼻音道,“哥,我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心里难受就自个儿坐在车子里哭?!“发生什么事了?”吐槽归吐槽,未免自家的蠢弟弟钻牛角尖,张云川早就做好了知心哥哥的准备。

    “就是遇上了一个小菇凉,可惨了”

    张云川的话音一落,车子里的气氛有些古怪。

    看着哭的双眼浮肿的张云也,他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家的蠢弟弟。夭寿哦,难道老妈在生他的时候把所有精明的细胞都遗传给了他,所以遗传给弟弟的都是次品,故而他才会有这么一个又蠢又萌的弟?

    这个答案无解。

    “你就没想过这可能是一个局?!”

    见自家的蠢弟弟的脑子转不过弯来,忍不住出声提示道。

    “什什么意思?!”

    张云川静静的坐着,直视着张云也的双眼,郑重而严肃地提醒道,“我的意思是,这可能是个局?!”

    看着他的表情瞬间变成错愕,实在是无力吐槽,“你现在跟在季白身边做事,凡事都要留个小心眼,少说话多做事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你不用动脑子。让一个莫名其妙、身份不明的人接近季白,这本身就是你的失职,在那个小菇凉出现的时候,你就没有想过要去查一下她的身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