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4后续
    看着张云也茫然的表情,张云川什么都懂了,他家这个蠢弟弟压根就没想到说要做好准备工作才行动,也不晓得他呆在季白身边给他们添了多少麻烦。

    能在他身边呆了那么久不出错,大半是那个叫李秀的小姑娘的功劳。

    “说你蠢你还真蠢上了。”

    被家里人宠的不晓得社会险恶的张云也小萌新,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家兄长,他也不晓得简单的事情里面会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看着他懵懂的眼神,张云川叹了口气,给他掰扯掰扯这件事里面可能牵扯到的各种情况以及可能产生的各种结果,以及这些结果导致的严重后果。

    越听越心惊的张云也,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嘴唇微颤,“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做事的时候带点脑子,好好想想好好琢磨一下,尤其是在季白身边做事,少说话多做事没错,但你遇事多想想,实在想不通的就多问问李秀,别犯蠢。”

    张云山的手指差点没把他的额头给戳穿了。

    捂着自己被戳疼的额头,哭红了眼的张云也只能接受张云川单方面的思想教育课,为他张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浑然不晓得自己的助理在他哥那儿接受思想教育课的季白,这会儿正犯难的看着沾了一身奶油的麦麦,偏偏当事人本人还傻乎乎的冲着他笑,手里还抓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试图往他嘴里塞。

    “麻麻,啊”

    “是爸爸,不是妈妈。”

    颇有些头疼的纠正他的称呼,恨不得在他的小屁股上打上几巴掌,可是瞧见他那张满是奶油的脸正对着他笑的跟小太阳似的,又十分不忍。

    “麻麻,啊”锲而不舍的麦麦举起手,见季白不吃丢开手里的那团,又重新给他抓了颗葡萄,作势就往他这边送。

    瞧见上面黏糊糊的白色奶油,季白什么胃口都没有,到底是儿子的心意假装咬了一口,摸了摸他的脑袋,“麦麦吃。”

    完了,落荒而逃。

    实在是忍不住了,在靠近那颗葡萄的瞬间,胃里就开始汹涌彭拜闹腾,快步走向卫生间,没一会儿就从卫生间里面传来一阵呕吐声。

    进入孕期的25周,季白终于有了反应。

    得知媳妇儿恶心吐的严博紧张兮兮的冲了进去,又是递水又是拍背的,脸上面无表情可是眼神里的担忧暴露了他的内心。

    “怎么好好的吐上了?!”

    恨不得抱着马桶的季白摆了摆手,稍稍解释了一下,下一刻又开始了汹涌的呕吐,恨不得将五脏六腑全部都给他吐出来。

    原以为度过了前三个月就相安无事的严博,实在是没想到这都6个月了才来这么一出,妊娠反应不都是前三个月才表现出来的吗?平时见他好吃好睡,什么都吃得下,睡得也好,这么好好地被一口奶油给恶心上了?

    想到在客厅里面吃蛋糕的小兔崽子,严博恨得牙痒痒,就差没有上手狠狠揍他一顿,看他的神情估计也离得不远了。

    在客厅里面吃着蛋糕的麦麦,浑然不知即将到来的胖揍,两个小手在桌子上来回挥动把奶油抹的哪里都是,时不时发出‘咯咯咯’的欢笑声。

    很快,麦麦就会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不仅被他爹狠狠的揍了一顿屁股,还被打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没有了爸爸香香的晚安吻,取而代之的是他爹黑的能滴出墨来的那张臭脸。

    两看生厌的父子俩,板着同样的一张脸,光看那个架势还是很能唬人的。

    “麻麻”

    一到睡觉时间就会出现的麻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爹,这让麦麦接受不能。

    严博想到在床上躺着的媳妇儿,气不是一般的不顺,冷哼道,“别妈妈妈妈的,你妈今天被你折腾惨了,从今天开始你自己一个人睡,要是被我发现你折腾你妈,小心我揍你。”

    “麻麻”

    很明显,麦麦还不能理解严博话里的意思,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他困了要找妈妈。

    麦麦执拗的性子像极了严博,而严博本人则是头疼的望着还没他大腿高的儿子,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最终还是没忍住,将麦麦翻了过来,在他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巴掌。架势很大,但落在麦麦的屁股上时,不自觉的收回了大部分力道,真正落在麦麦的屁股上却是不痛不痒。

    在严博教训儿子的期间,躺在床上休息的季白反而刷起了微博。

    首先清理了一下自己微博上面快要被挤爆的私信,然后戳开局里的官微关注事态的最新发展。任凡的被捕以及被害,牵扯出了一大群社会蛀虫,辉煌娱乐的股票一度跳水,在这儿风雨缥缈之际不少辉煌旗下的艺人纷纷‘仗义出言’向公众阐述自己曾经的遭遇。

    卖惨博取眼球这样的招数并不新鲜,关键在于卖惨之后得到观众同情及怜悯的他们人气有所上涨,故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卖惨的队伍,各种真真假假在网络上流传开来。

    “真是讽刺。”

    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一边吐槽的季白往下划拉着,俨然成为了一部年度大戏,虽说他也是其中一个角色,可对比起他们这些人来说,他也就无足轻重了。

    让季白大感意外的是,谋害任凡的凶手居然是地下拳击场的一名医生,在任凡受伤期间采取了某种手段让他在痛苦中离世,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任凡曾经的拉皮条的行为,毁了一个花季少女的一生也毁了一个美满的家庭。

    原来那名医生的妹妹当初进过娱乐圈,签的是辉煌娱乐并分配到了任凡手底下拍戏,原以为辉煌这么大一间公司能够让他们放心,没想到确是他们噩梦的开端。

    在某一次活动中,天真单纯的妹妹被下药送进了投资商的房间里,第二天清醒过来的妹妹不忍受辱就在高达二十六楼的酒店里一跃而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接到妹妹的信息医生,瞧见妹妹一跃而下摔得血肉模糊的身体,痛哭出声。她的逝去,想要为妹妹讨回公道的一家人陆续遭受到了报复,先是他无故被解雇,紧接着是父母的生命遭受威胁,更讽刺的是,接手调查案件的同志众口铄金的咬定是自杀。

    是不是自杀,他一个当医生的分辨不出来吗??

    重点不是她身上很明显被虐待、侵犯的痕迹吗?只要敢查,肯定能查出来,蛛丝马迹那么多,只要有人愿意他的妹妹就不会枉死,凶手就不会逍遥法外,他的父母也不会经受不住打击相继离世。好好的一个四口之家,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拆散,从此天人相隔。

    任凡的死是他做的,他也会为此付出代价,可前提是他要亲眼瞧见将当初害他家破人亡的凶手被绳之于法。

    带着那么多年来收集的证据,主动自首的医生,在审讯室里哭的像个孩子。那是经历过绝望之后骤然获得重生的喜悦,也是沉冤得雪后的新生。

    瞧见那跟似的人生历程,季白不自觉红了眼眶,真是人间惨剧有没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