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拍马屁
    自从怀孕之后越来越感性的季白吸溜着鼻子,忍着不哭,可是越看就越是泪眼朦胧,直到教训完儿子的严博回房,抬眼就瞧见在被窝里面哭的稀里哗啦的媳妇儿。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呜呜真的是人间惨剧。”季白在他衣服上抹了把脸,抽噎着,“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可恶的人想到我之前赚的那些钱都进了这些人的腰包里面,就好气哦。”

    “”严博。

    怀孕的人的脑回路都是那么清奇的么?

    抽噎着的季白食指往下划拉了一下,打算继续八卦网上的新闻,鼻子哭的红彤彤的,更别提那双兔子眼了。

    抽出他手里握着的手机,抽出一旁的湿纸巾替他擦了把脸,“你该休息了。”

    “可是我还没看完。”

    严博的动作十分强势,直接把他的手机关机扔进抽屉里面,“睡觉!”

    尚未有睡意季白睁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动摇的严博扯下身上沾湿了眼泪变得黏糊糊的睡衣,光着膀子钻进了被窝里,伸手将季白搂进怀里,下巴抵在他的头上,“睡吧。”

    炙热的胸膛贴在他脸上,感受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在耳边一点点的跳动着,眼皮越发的沉重了起来。

    没一会儿,就传来季白熟睡的呼吸声。

    低下头瞧了一眼睫毛带泪的季白,严博在心底叹了口气,媳妇儿的脾气是越发的古怪了,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他,难道怀孕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

    想到神隐族的身体构造,严博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画风清奇就画风清奇吧,谁要季白是他媳妇儿呢。

    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让季白不胜烦扰,幸好严博这个做丈夫的靠得住,挡掉了不少不必要的询问,只是该来的终究会来,挡也挡不住。

    撇清了被拉皮条的嫌疑之后,季白再一次出入局里,为的就是小兔的归属问题。在左邻右里的帮助下,小兔的亲妈以及继父被剥夺了小兔的抚养权,并且驱离了小兔爷爷所遗留下来的房子。

    “小兔这几天提的最多的是你的名字,故而想咨询一下你”能否收养小兔。

    但后面的那几个字在麦麦的眼神底下愣是吐不出来。

    季白又不是没有孩子,他们这话一说出口,也有种强迫别人收养小兔的嫌疑,不管出于道义还是道德来说,都不应该由他们张这个口,实在是因为同情小兔的遭遇才硬着头发张开口的。

    想了想,大概能明白他们的意思,只是不管小兔的遭遇有多惨多么的值得让人同情,他这个头无论如何都不能点。不管是为了麦麦还是为了小兔,他都不能答应,“这事不成。”

    预料到季白回答的警察蜀黍们脸上难免有些失望,见他拒绝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在感官上对他难免会带有一些异样的色彩。

    “这样吧,我给你们推荐一间孤儿院,”季白蹙着眉想了一会儿,提议道,“虽然远了些,好歹可以让她离开伤心地有个新的开始,那间孤儿院你们也可以放心,我是从那儿出来的,环境设施错不了。”

    一听见季白这话,下意识质问,“既然你都可以推荐你曾经待过的孤儿院,为什么你不能领养小兔?!”

    带着埋怨情绪的话,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下意识的愣住了,有些慌乱的摆摆手,“不好意识我我不是故意”

    “你们可能不理解为什么我宁愿把小兔送到孤儿院都不愿意收养,”季白的脸色有些沉重,抱着麦麦的手紧了紧,随后讽刺一笑,“你们就当做我为富不仁好了,反正我是不会收养小兔引麻烦上身的。”

    说完,在众人惊愕的眼神底下,离开了局里。

    众人面面相觑,原以为会解释的季白直接甩脸子走人,这一变故把所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被思想教育后的张云也明显有了长进,气哼哼的谴责道,“他们这算怎么回事?道德绑架吗?能够将小兔的困境解决已经很仁至义尽了好不,为什么还要强迫你收养小兔?!更何况小兔还有亲妈呢,到时候收养小兔之后,季哥你肯定烦不胜烦。”

    谁说不是呢!?贪婪成性的母亲和狼狈为奸的继父,在得知小兔被季白收养之后,给季白带来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可以说,一但被他们沾染上了,不被吸出骨髓来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季白的。

    如此简单的道理,就连傻白甜的张云也都瞧得出来,难道他们看不出来?!还是他们瞧出来了,但这些跟小兔比起来都无足轻重?

    季白自认为自己是很自私的那种人,不想有任何不安定的因素影响到他如今的生活,为了麦麦的健康成长,他不得不这样做。

    “长进了。”拍了拍张云也有些丧气的脑袋,颇有种慈父的既视感。

    被夸奖的张云也一改垂头丧气的模样,‘嘿嘿’的笑了出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嘿,那天被我哥教训了一顿。”

    原来是张云川在背后指点,就说怎么一下子长进了那么多,“辛苦了。”

    “为了季哥不辛苦的。”

    “我是说你哥辛苦了。”简直把弟弟当成儿子教育,怪不得年龄那么大了还没结婚,不会是因为被蠢弟弟给拖累了吧。

    不得不说在某一种程度上,季白真相了。

    “季哥,你怎么能这样,我也有功劳的好不。”张云也不满的说道,“就算我哥在怎么辛苦教训我,也得我能领悟得了才对不是吗。”

    “确实,你也辛苦了。”拍了拍他凑过来的脑袋,“麦麦都比你能干。”

    坐在婴儿座椅上看书的麦麦听见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冲着季白扬起一抹笑脸,“能啊。”

    “是是是,你能,你能。”季白笑着点了点麦麦的鼻子,一扫刚才的郁闷。

    最近麦麦在学说话,词组丰富了许多,慢慢也能交流了,虽说大部分的时间都不晓得他在说些什么。

    “怎么可以拿我跟一个奶娃娃比,”张云也不满的嘟嘴,在季白的视线转移到他身上时,立马说道,“你不看看麦麦的爸妈是谁,怎么能比,麦麦可是你季哥的儿子。”

    他的话,让季白想起麦麦的另一个爹,看严博那副精明的模样怎么着也是个高智商的精英,麦麦是他的儿子,怎么着智商也不会低到哪里去吧,要不改天找个时间去检查检查?!

    想到检查,似乎很久都没有于轩的消息了,也不晓得他怎么样了。毕竟于轩跟他几乎是同一时间怀孕的,有些专业上的问题咨询一下他还是可以的。至于曾经的另一位主治医生,早就被季白抛之脑后。

    这会儿被季白惦记于轩,正躺在床上享受着季文跃五星级的服务。

    进入孕期的第12周,他的妊娠反应就变得十分的激烈,不仅孕吐而且所有的肉类都塞不进去,一闻到那股子味道就开始暗无天日的呕吐。这让第一次当爸爸的季文跃忧心不已,干脆就请了长假,全心全意照顾于轩。

    两口子中间那二十多年的隔阂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尽数消除,完全就是一副小别胜新婚的蜜里调油状态。

    坐在沙发上的季白有些羡慕的望着忙里忙外照顾于轩的季文跃,嘴里一阵苦涩。

    他这是被人当众喂了狗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