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找死
    看着自己面前那一盘小个的草莓,再瞧瞧于轩面前那跟大拇指一般大小的,季白忍不住嘀咕道,“好歹我也是曾经的少族长,你就拿这些来忽悠我啊。”

    正在被于轩剥葡萄皮的季文跃瞧了瞧季白两者之间的对比,狰狞的脸上浮现出了犹豫挣扎的表情,“要不,给你两个?”

    说这话时,抬起眼来瞧了季白一眼,“三个!就三个,不能再多了。”

    “”于轩。

    “”季白。

    吃他一颗草莓跟割他一块肉似的。

    “别闹了,小白又不是别人,吃点草莓怎么了?”说着,主动把自己面前那盘草莓推到季白面前,将原本在季白面前的那盘子移到了季文跃跟前。

    “你中午都没吃几口饭”

    “行了,就他是孕夫啊。”季白不雅的翻了翻白眼,再瞧了一眼于轩高高凸起来的肚子,“谁还不是孕夫怎么地。”

    季白这么一说,季文跃才恍然想起季白跟于轩一样也是身怀六甲人士,顿时脸上讪讪的闭上了嘴巴,专心给于轩剥葡萄。

    “你这都几个月了,怎么还不见显怀啊?!”于轩轻轻拍了怕自己的肚子,最近是被肚子里的孩子闹腾的不行,乍一见季白可以称得上是苗条的身型,羡慕不已。

    “腰围比之前涨了点,要不是医生说正常,我还以为自己怀了个假孩子,”季白摸了摸肚子上明显硬硬的一块,有些发愁,“宽松的衣服挡一挡,看不大出来。”

    人家的胎儿大了愁,他是太小了发愁,明显的在吃的分量上直线上升,一是因为饿而是因为胎儿太小,怕他营养不够。

    “其实胎儿的大小没什么关系,只要发育健全营养跟的上就行,不需要太担心,”于轩瞟了季白的肚子一眼,羡慕的神情溢于言表,“而且胎儿小,你生产的时候会更顺利些。”

    哪怕季白生过一胎了,但能少受点哭就少受点,总比他现在被孩子压迫到神经整夜睡不好来的好。

    季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在于轩羡慕的眼神底下,点了点头,“这一胎怀的太安分了,弄得我有些惶恐不安。”

    太闹腾了,辛苦。太乖巧了,担心。

    季白觉着自己怀孕之后越来越像女人了,就连那所谓的母性光辉都跑出来‘福泽大地’了。幸好在粉丝面前还端得起男神的形象,要不然男神一夜变女神恐怕会成为娱乐新闻的头条。能接受生孩子这一设定,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变成女人的季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让于轩紧张不已。

    “是不是冷了?怎么好好的打冷颤了呢?!”

    季白摇了摇头,坚决不承认这是被女性化的自己被吓着了,整个人都变得忧心忡忡的。会生孩子的男人跟女人有什么区别?!除了多了一个女人不该有的物件、少了哺乳能力外,似乎也没什么区别,最起码女人独有的优势他都有。

    “没,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季文跃给于轩剥好了葡萄,进了厨房倒了两杯牛奶出来,其中一杯递给了季白,随后搂着于轩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充当人肉垫子。

    能够让季文跃如此作态,于轩在他心里的分量肯定不一般,就他那古怪的性格能在他面前表现的如此亲密,绝对是不一般。

    能够瞧见于轩脸上幸福的表情,季白很是欣慰,也没有表刻意拿捏自己的身份,一来是因为大家熟悉,二来是因为没有必要。

    寒暄了好一会儿之后,季白也习惯了季文跃另类的表现。

    瞧着季白那张精致的脸,季文跃越发觉得配严博那种禽兽不如的家伙真的是亏大发了,颇有自己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既视感。

    “我越看就越是觉得小白配严博亏大发了。”

    “”于轩给了他一个无语的表情,“你该庆幸严二少这会儿不在这里。”要不然,被揍成什么样都不好说。

    刚接通电话的季白惊愕的望着季文跃,随后低头瞧了瞧自己手里显示通话中的手机,犹豫着望了于轩一眼,“我现在挂电话还来得及吗?!”

    完了,完了,完了。被严博听见了,按照严博瑕疵必报的性格,季文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季文跃耸了耸肩膀,完全没有体会到于轩焦灼的心情。

    而季白则是握着手机,耳边萦绕着,“给我等着。”这四个饱含怒意的字萦绕在耳边,哪怕他的怒意不是冲着他来的,难免头皮发麻。

    “我说的是实话。”季文跃不怕死的念叨着,“小白又不是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为什么非要在他那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听到这话的季白也不晓得该哭还是该笑,在他眼里严博什么都好,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不堪。

    气急败坏的严博来得很快,尤其是听见季文跃怂恿季白离开他的话更是恨不得自己的后背上能够插上两根翅膀变成鸟人飞奔而去,第一时间赶到季白面前,狠狠地将妖言惑众的季文跃给揍一顿。

    见严博隐忍着怒气走来,不怕死的挑拨道,“这样吧,小白你跟他离婚,我重新给你找一个更好的。”

    于轩没见过上赶着找死的人,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另一半。

    严博狞笑着,握了握拳头,“你刚刚在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受到挑衅的季文跃正想着起身跟严博好好切磋切磋,却被于轩死死的压住,企图阻止这场血腥事件的发生。

    生怕他们打起来的季白连忙拉住严博的手,顾忌着媳妇儿没敢用力,顺着他的力道坐在了沙发上,双眼怒视着无事生非的季文跃。

    安抚性的拍了拍严博的手背,目不转睛的看着身边坐着的男人,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他很好,对于我来说,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严博的好,不需要任何浮华的词语来阐述。

    他不需要罗列出严博究竟有多少优点,在他身上花费多少心思对他有多么的好,只一句,他很好,对于我来说,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就足以囊括所有的感情,对严博的感情。

    季白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三个男人都怔愣在原地,尤其是严博受到的强烈的情感冲击。

    严博震惊的眼眸里面蔓延出来的情感足以把季白淹没,这是他认定了要过一辈子的人,而正是眼前的这个人为他孕育了两个孩子,是他所有情感的托付。

    他不是第一次听见季白说,可是没有一次让他如此感动,没有惊天动地的海誓山盟,也没有缠绵悱恻的甜言蜜语,也没有费尽心思的场景布置,可却让他的那颗心在瞬间融化成水。他这辈子再也没有听见‘对我来说,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更让人心动的人。

    不管他有多少毛病,不管他的脾气有多么的不好,在媳妇儿的心里,他都是最好的,无可替代的

    这一句不是煽情胜似煽情的话,让他感动到无与伦比。

    男人之间的情感,更多的是朴实,没有花言巧语没有鲜花钻戒没有俗套的情节,一旦认定了,便是一生!

    “嗤——真傻。”嘴里说着嫌弃的话,但脸上却挂着笑容,俨然一副很满意的模样。

    季白笑了笑,不在乎从季文跃嘴里吐出来的话,傻就傻吧,这辈子谁没犯傻过,权看傻的值不值得。

    被季白的话取悦到的严博露出了傻里傻气的笑容,也不在乎季文跃刚才那一番话,把手搭在季白的腰上,得意的冲着季文跃挑了挑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