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9死磕
    “有那么可怕吗?!”

    左映轩惊愕地望着淡然自处的季白,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商场上的大白鲨耶,能用可怕这个词语来形容严二少爷怕也是低估了他的能力。”

    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见对严博的另类夸赞,季白要显得兴致勃勃一些,脸上也不自觉的也带上了笑容接连追问了几个问题。

    “为什么你们都不怀疑严博跟我的关系呢?!”明明他们的举止很亲密的说。

    听到这问句,左映轩望着季白的眼神跟望着神经病病人似的,“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你能跟严博有什么关系,你能看上他什么?!”

    “???”

    “你傻啊,严博那方面不行那都是大家公认的秘密了,可以说他就是和中看不中用的草包,”生怕别人听见他在说严博坏话似的,眼珠子到处乱转,“你又不是见钱眼开的那种人,何必跟严二少扯上关系,更何况你都结婚了跟他更是八竿子打不着。”

    严季白二夫人震惊地望着左映轩,不晓得该不该向他解释严博行不行这个问题。就严博在私底下表现出来的那股子彪悍,怎么会传出那些没有事实根据的流言。

    “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什么啊误会,是真的。我听说之前有好几个艺人就长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那种的大美女,在他面前光溜溜的舞骚弄姿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颇为可惜的阐述着,神情里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羡慕,“女人不喜欢,那就男的上。各种各样的手段轮番上阵,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后来有人瞧见他去看男科,还真以为他是柳下惠坐怀不乱呢。”

    你说归说,但语气跟神情里面的羡慕嫉妒是怎么回事?羡慕严博坐怀不乱?!

    “搞不好严博只是没有遇上对的那个人,”想起严博那对幽深的眸子,季白的脸上迅速浮现一抹绯红,“再说了,你那副羡慕嫉妒的语气跟表情算是怎么回事。”

    远远见严博端着餐盘走过来,左映轩立马坐正身体,严肃地反驳道,“什么羡慕嫉妒?没有这回事严总,幸会,我是左映轩。”

    “嗯。”冷淡的应了一声,将餐盘放在季白面前,“多吃点。”

    坐在一旁的左映轩全程目睹了严二少如何投喂季白,两人周围泛着粉红色的泡泡,但凡长点眼睛的人都能瞧出他们两个的关系不一般,只是没有人会往他们两个是夫夫上面去联想。唯一的念头就是:我去,季白为了红居然勾搭上了严二少爷,也不晓得用了什么狐媚手段。

    不管季白用了什么方法勾搭上了严博,对于李子健来说,有了严博这座靠山,他下一部戏的资金就不需要发愁了。有了票房保证,李子健如今要追求的是那个导演界至高无上的奖项,为了冲击那个奖,李子健付出了很多,如今就差临门一脚了。

    而这最重要的临门一脚,他在季白身上看到了希望。

    演技,季白有;资金,严博有;剧本,他有。至于季白那快要被黑出翔的名声,李子健一点都不在乎,是非曲直都会有公论,空口白牙毁掉一个人那都是狗仔跟喷子惯用的伎俩。李子健不会傻到把一个优秀的演员往外推,更何况这个演员还能自带资金跟流量。

    想到这里,李子健的心里一阵火热,不管不顾的拉着制片人嘀咕了起来,望着季白的视线越来越火热,想让人忽视都难。

    如坐针毡的季白食不下咽,扔下手里的叉子,擦了擦嘴巴,“我们走吧。”

    “哎这么快就走来,我还有好多事想要问你呢。”左映轩愣了愣,见严博走在他身旁,不敢上前去拦人。

    摆了摆手,季白跟李子健打过招呼之后,提前离场。

    中信的周年庆,严博很大方的给全体员工放了七天假,财大气粗的将员工塞到飞机上全部打包送到了国外度假,至于什么年会等全体员工旅游回来后再择期举行。余成全权代表了他去张罗行程,而他这个真正管事的人反倒留守在荔城了。

    望了老长时间等到这次旅游的员工哪里管老板参不参加,接到通知后,立马回家打包行李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旅游去了。

    站在候机室张望了好长时间,都听到登记提示的余成,看着全体员工都到了,愣是没有把那冷漠覇酷拽的老板盼来。直到上了飞机,余成都不敢相信,严博就这样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他身上,“我好想把老板给灭了怎么办?!”

    “余助啊,你这是想要谋逆啊。”财务总监打趣道。

    “少看点狗血宫廷大剧,有空多看看书。”

    财务总监没搭理他那茬,笑眯眯的看着他,“情感上我是支持你谋反的,但理智告诉我你的道行还差的远。”

    余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屁的谋逆、屁的谋反,无非就是想陪媳妇儿所以不愿意掺和这些麻烦事,所以把他推出来挡枪。余成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故而这辈子要忍受严博的磋磨。

    “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季白坐在他们父子俩面前,有些惊讶地望着严博,在抬头瞧了瞧时间,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平时这个点严博应该坐在办公室里面工作了啊。

    “公司年会,员工都出国旅游去了。”身为掌权人的他,自然而然留下来陪媳妇儿热炕头,顺便坐镇公司。

    “全部?!”

    “嗯。”

    季白羡慕的说道,“你们公司的福利待遇真好。”他要不要参照中信的福利待遇,让‘守望者’也弄个什么周年庆,然后大家一起出去走走呢?!

    想到自己囊中羞涩,季白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

    “你也可以来我这儿上班,”严博挑了挑眉,“我这儿有一个职位特别适合你。”

    “什么?!”

    “总经理夫人,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什么的。”说着,耸了耸眉。

    恼羞成怒的季白瞪了某人一眼,嗔怒道,“既然你放假了,以后家里的家务活你包了。”

    对于自家媳妇儿嗔怒的模样,严博耸耸肩,装作没瞧见,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

    媳妇儿恼羞成怒的模样,真美!

    吃了早饭,一如既往地先抱着媳妇儿让他睡个回笼觉,自个儿带着麦麦,卷着袖子,在黄伯揪心不已的视线底下,粗手粗脚的开始洗碗。

    水龙头的水一直哗啦啦的流着,碗在水槽里面发出一阵阵脆响,看的黄伯心惊胆战。严家二少爷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干过家务活,居然一上来就要挑战那么高难度的洗碗,季白是一点都不担心严博把碗都砸了?!

    对严博抱着蜜汁信心的季白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层面,等晚饭时间瞧见陌生的餐盘时,才晓得三大五粗的严家二少爷,把碗筷全砸了,唯有麦麦那个不锈钢碗幸免于难。

    不出黄伯的意料之外,没一会儿厨房里面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地上一大滩水渍,水槽周围一片混乱,甚至碗筷的残骸都清晰可见,光是这幅阵仗比他们做满汉全席还要夸张。

    黄伯连忙上前,阻止了严博的行为,“你还是放着让佣人来吧。”

    严博侧头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打算继续跟这堆碗筷死磕到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