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0一针见血
    “所以您的意思是,不要让他干家务活了?!”

    面对黄伯隐讳的提醒,季白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精致的碗,坚定的摇了摇头。

    家务还是要做的,谁天生生下来就会做事啊不都是靠后天的训练学习学会的啊,大不了最坏的结果就是重新换一批碗罢了。他不想让麦麦变成那种娇养长大的孩子,所以教育从严博的身体力行开始,再说了,他就算再穷也不会掏不出买碗的钱。

    季白打定主意要给麦麦上人生教育课,黄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吩咐人把厨房常用的那些易碎品换成了结实的环保用品,很快,黄伯就会为了自己这个明智的决定而点赞。

    等严博从浴室里面出来时,厨房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就连碗筷的那些残骸都被佣人收拾干净了,而季白正夹着电话跟麦麦一起剥豆子。

    “电影?!暂时没有考虑。”

    电话是高茜云打过来的,自从她怀孕之后,季白干脆就不接工作,因而他们几个人都处在了闲置的状态,冷不丁的接到高茜云的电话他还是很意外,在追问她身体状况时,没想到会听到接演电影的消息。

    “暂时还没有敲定具体的故事情节,只是李导那边亲自给我打电话,一定要你当男主角。”

    “李导?!”边说边冲麦麦竖起大拇指的季白,看了一眼在他一旁落座的严博,“之前的庆功宴没有听他说新剧本的事啊。”而且,就算有新的剧本,季白也没有打算接,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小崽子,谁都不会放心他到处乱跑的。

    “具体的还在洽谈,只是先定下你的角色而已,毕竟李导的剧本很难得,有机会的话可以冲击一下金棕奖的最佳男主角。”高茜云也晓得季白的身体状况,不会盲目的给季白安排工作,能够提出来的都是经过多方考虑之后才开口的。

    “那成,具体的等剧本出来之后再详谈。”

    “嗯,我知道了。”高茜云应了一声,督了坐在自己没多远的司空弘,“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坐坐,吃个饭?”

    “吃饭?!”季白不明所以的反问。

    严博听到这两个字,眼皮动了一下,继续给儿子添乱。

    “对啊,我这不是第一次怀嘛,有些事情想咨询一下你,但是在电话上面也说不清楚,所有约你出来坐坐,取取经。”高茜云笑了笑,“我怎么着也算是高龄产妇了吧,尤其我这个高龄产妇还是第一次当妈。”

    “我知道了,你把时间跟地点发我手机上。”

    挂断电话后没多久,高茜云发来了时间跟地点,还再三强调季白一定要出现不能放鸽子,颇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既视感。

    相比起季白的镇定自若,严博的眼底却闪烁着不明的光芒,能够通过高茜云来约季白的除了死皮赖脸的留在荔城的司空弘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看破不说破的严博,收敛了外泄的情绪,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司空弘的事也是时候解决了。

    假期第二天,一家三口浩浩荡荡的赶到了一品轩,跟随服务员的身后走进包厢,不意外的瞧见死皮赖脸的某人。

    “所以今天是鸿门宴?!”

    从他们进门开始,司空弘的目光就再也没有办法送麦麦身上移开,面对季白的质疑也没有多在意。严博那张脸怎么瞧都让人心生厌恶,反倒是缩小版的麦麦,在他眼里什么都是好的,一看就是他们司空家的种。

    “什么鸿门宴,就是自家人坐着一起吃个饭。”高茜云有些尴尬的笑笑,心里却摸不透季白是什么意思,毕竟他们一家子人她一个外人杵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待会儿趁着去点菜的时候,偷偷溜掉,免得里外不是人。

    打定主意要离开的高茜云笑容更是灿烂了几分,招呼着季白等人坐下,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肚子绕开了桌子,“我去给你们点餐,你们聊!”

    菜其实来之前已经预定好了,高茜云说要去点餐只是借口,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随着高茜云的离开,包厢里面陷入了诡异的气氛里面。

    懵懂的麦麦打量了司空弘一会儿,没什么兴趣的别过头,掰着季白的手指头就想往嘴里塞,最近他后面的那几颗开始冒头,牙龈痒的狠,见着什么东西都想咬几口。

    他特地上网查了一下,说什么上侧切牙、下侧切牙什么犬牙、尖牙什么的,太多专业术语看的他眼晕,看到最后眼里就只有一个重点,没关系,这是正常的发育状况。

    揪心的傻爸爸还是带着麦麦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牙齿,见医生说的跟他网上查到的几乎一致,这才放下心来。

    “麦麦不咬,爸爸手脏。”说着,从包里抽出一包撕开的手指饼,硬巴巴的拿来给麦麦磨牙正好。

    拿到饼干的麦麦迫不及待的塞进自己嘴里,用力咬着,没一会儿手指上就沾满了口水和饼干屑。

    司空弘看的津津有味,巴不得将麦麦抱过来,实际上他下意识就将自己想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让我抱抱。”

    严博闻言,冷嘲似的说道,“呵,你今天约我们来就是为了抱孩子?!”

    他要的是速战速决不想跟他有任何过多的交集,他不否认司空弘跟他媳妇儿的血缘关系,可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让他接触孩子。

    “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你们心里应该有数,”司空弘愣了愣,有些遗憾地望了麦麦一眼,他这个做舅公的还没有抱过曾外甥呢,“我的目的也很简单,我希望季白可以认祖归宗。”

    司空家就只有他很芙蕖两个,如今芙蕖就只剩下季白这么一个血脉,他这个做舅舅的不能任由他流落在外。就算他跟严博结婚已成定局,好歹他们两人吵架的时候还有他这个娘家人可以依靠。

    “如果我不呢?!”季白头也不抬的说道。

    “说真的,认祖归宗对于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我也没有阻止过你跟严博在一起,当然我也没有立场阻止,”司空弘摊了摊手,颇有自知之明的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我只是不希望芙蕖的孩子流落在外,也不希望你成为无家可归的孩子。”

    “他有家!”严博瞪了他一眼,彰显自己的所有权。

    一旁的季白拍了拍严博的手,算是安抚,但眼神里迅速划过一抹深思。

    某种程度而言,司空弘说的是实话,尽管这样的实话会令严博不高兴,但确实是事实。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是怎么刁难小白的,不就是看他没有家世没有背景,又是孤儿又是演员,觉得他没出息能出名都是靠的你们严家的势力。”

    理所当然的想法,让伊芸对季白十分看不上,这也是为什么严博要带着季白出来生活的原因。至于严广航,看在季白为严博剩下继承人的份上不会对他有过多的意见也不会对他施与援手。因而,季白在严家的地方十分尴尬,如今到了不到比不得己不回严家老宅的地步。

    “”严博。

    一针见血。

    “那是我们的家事。”严博硬气道。

    这下轮到司空弘讽刺他了,“家事?!我们司空家在国内确实是没有你们严家势大,但我们家的人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

    说到这里,司空弘的气势骤然爆发出来,哪里还有刚进门时那温和有礼的模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